第15章 丑逼是没有这种烦恼的

下载免费读
  走进房间,整个学生会室看起来比之前干净了许多,游戏手柄、拉力器、歪扭的书……各种不和谐的东西一口气消失了个干净,简直焕然一新。
  江离的目光在房内扫了一圈。
  很快就发现一旁的衣柜有着不自然的凸起,好像内部积压了太多东西,随时可能冲破闸门似的。
  但在衣柜门前,一名剃着板寸头的老成少年,犹如石地藏一样挡在那里,一脸肃穆,仿佛承担着巨大的使命。
  房间内,原本坐在电视机前打电动的矮小少年,此刻则跪在地上,嘴里念叨着“我的存档”、“我打了一早上的进度”之类的话,满脸崩溃,怕不是被强行拔了电线,作为一名前宅男,江离对此感同身受,不由得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走进房间整个学生会室看起来比之前干净了许多游戏手柄拉力器歪扭的书各种不和谐的东西一口气消失了个干净简直焕然一新江离的目光在房内扫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一旁的衣柜有着不自然的凸起好像内部积压了太多东西随时可能冲破闸门似的但在衣柜门前一名剃着板寸头的老成少年犹如石地藏一样挡在那里一脸肃穆仿佛承担着巨大的使命房间内原本坐在电视机前打电动的矮小少年此刻则跪在地上嘴里念叨着我的存档我打了一早上的进度之类的话满脸崩溃怕不是被强行拔了电线作为一名前宅男江离对此感同身受不由得投去了怜悯的目光另一边一名金发碧眼的少女此刻正姿态优雅地坐在书桌之前正襟危坐地处理着文件江离唯一认识的就是她今早来过宿舍的大富婆贵德原彼方不过此刻她放下了阳伞取下了宽檐帽露出了一张混血儿般精致的脸蛋脸上带着毫无瑕疵的礼仪笑容哦池面最后一人那个小麦色肌肤的体育系少女被没收了拉力器之后便在不断蹦蹦跳跳完全坐不住的样子看到走进房间的江离之后顿时双眼一亮十分自来熟地跑了过来早听说刀华有个师弟没想到居然是这种大池面诶呐呐呐池面小弟你有女朋友吗没有的话找学姐凑活凑活呗这个少女非常的开放虽然是在室内但身上却只穿着体恤和内裤连条裙子都没有穿露出大片的肌肤她凑到了江离跟前双眼亮晶晶的豪快地毛遂自荐起来恋恋我不是让你把衣服好好穿上嘛还有不要一上来就对师弟说这种性骚扰一样的话题诶但是我在不停流汗啊浸湿衣服很难受的至少穿上裙子才不要啦刀华在宿舍的时候不也经常穿着内衣裤午睡吗说得没错刀华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在没人的时候一定会懒到天边去哈哈哈咱咱的事不要在师弟面前谈啦而且一码归一码学生会室可不是宿舍东堂刀华红着脸不断责怪着名为恋恋的少女一旁那名矮小少年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只是他却成为了恋恋的同伴对着东堂刀华哈哈大笑不要在意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贵德原彼方有些烦恼地叹了口气从书桌前起身脸色有些无奈但却没有半点怨念请进吧我来帮你泡茶不过这里只有红茶你喜欢大吉岭还是阿萨姆她将江离引到了沙发旁从口中吐出了非常上流的词汇有冰红茶吗江离眨了眨眼然后一本正经地问道有贵德原彼方微微愣了愣怪异地看了他一眼从柜子里取出了一瓶冰红茶放到了江离面前的桌子上咳哼对了师弟你怎么突然来学生会室了见江离都已经坐下东堂刀华连忙舍弃了不听话的两人轻咳一声将尴尬的情绪藏起笑着向江离询问道  走进房间整学生会室看起来比之前干净许多游戏手柄、拉力器、歪扭书……各种和谐东西口气消失干净简直焕然新。
  江离目光在房内扫圈。
  很快就发现旁衣柜有着自然凸起像内部积压太多东西随时可能冲破闸门似。
  但在衣柜门前名剃着板寸头老成少年犹如石地藏样挡在那里脸肃穆仿佛承担着巨大使命。
  房间内原本坐在电视机前打电动矮小少年此刻则跪在地上嘴里念叨着“存档”、“打早上进度”之类话满脸崩溃怕被强行拔电线作为名前宅男江离对此感同身受由得投去怜悯目光。
  另边名金发碧眼少女此刻正姿态优雅地坐在书桌之前正襟危坐地处理着文件。
  江离唯认识就她今早来过宿舍大富婆贵德原彼方过此刻她放下阳伞取下宽檐帽露出张混血儿般精致脸蛋脸上带着毫无瑕疵礼仪笑容。
  “哦!池面!”
  最后那小麦色肌肤体育系少女被没收拉力器之后便在断蹦蹦跳跳完全坐住样子看到走进房间江离之后顿时双眼亮十分自来熟地跑过来。
  “早听说刀华有师弟没想到居然种大池面诶!呐呐呐池面小弟有女朋友?没有话找学姐凑活凑活呗!”
  少女非常开放虽然在室内但身上却只穿着体恤和内裤连条裙子都没有穿露出大片肌肤她凑到江离跟前双眼亮晶晶豪快地毛遂自荐起来。
  “恋恋!让把衣服穿上嘛?还有要上来就对师弟说种性骚扰样话题!”
  “诶~但在停流汗啊浸湿衣服很难受!”
  “至少穿上裙子!”
  “才要啦刀华在宿舍时候也经常穿着内衣裤午睡?”
  “说得没错刀华从以前开始就样在没时候定会懒到天边去哈哈哈。”
  “咱…咱事要在师弟面前谈啦!而且码归码学生会室可宿舍!”
  东堂刀华红着脸断责怪着名为恋恋少女。
  旁那名矮小少年也加入行列只却成为恋恋同伴对着东堂刀华哈哈大笑。
  “要在意们直都样。”
  贵德原彼方有些烦恼地叹口气从书桌前起身脸色有些无奈但却没有半点怨念。
  “请进来帮泡茶过里只有红茶喜欢大吉岭还阿萨姆?”
  她将江离引到沙发旁从口中吐出非常上流词汇。
  “有冰红茶?”
  江离眨眨眼然后本正经地问道。
  “……有。”
  贵德原彼方微微愣愣怪异地看眼从柜子里取出瓶冰红茶放到江离面前桌子上。
  “咳哼对师弟怎么突然来学生会室?”
  见江离都已经坐下东堂刀华连忙舍弃听话两轻咳声将尴尬情绪藏起笑着向江离询问道。
  走进房间,整个学生会室看起来比之前干净了许多,游戏手柄、拉力器、歪扭的书……各种不和谐的东西一口气消失了个干净,简直焕然一新。
  江离的目光在房内扫了一圈。
  很快就发现一旁的衣柜有着不自然的凸起,好像内部积压了太多东西,随时可能冲破闸门似的。
  但在衣柜门前,一名剃着板寸头的老成少年,犹如石地藏一样挡在那里,一脸肃穆,仿佛承担着巨大的使命。
  房间内,原本坐在电视机前打电动的矮小少年,此刻则跪在地上,嘴里念叨着“我的存档”、“我打了一早上的进度”之类的话,满脸崩溃,怕不是被强行拔了电线,作为一名前宅男,江离对此感同身受,不由得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另一边,一名金发碧眼的少女,此刻正姿态优雅地坐在书桌之前,正襟危坐地处理着文件。
  江离唯一认识的就是她,今早来过宿舍的大富婆贵德原彼方,不过此刻她放下了阳伞,取下了宽檐帽,露出了一张混血儿般精致的脸蛋,脸上带着毫无瑕疵的礼仪笑容。
  “哦!池面!”
  最后一人,那个小麦色肌肤的体育系少女,被没收了拉力器之后便在不断蹦蹦跳跳,完全坐不住的样子,看到走进房间的江离之后,顿时双眼一亮,十分自来熟地跑了过来。
  “早听说刀华有个师弟,没想到居然是这种大池面诶!呐呐呐,池面小弟,你有女朋友吗?没有的话找学姐凑活凑活呗!”
  这个少女非常的开放,虽然是在室内,但身上却只穿着体恤和内裤,连条裙子都没有穿,露出大片的肌肤,她凑到了江离跟前,双眼亮晶晶的,豪快地毛遂自荐起来。
  “恋恋!我不是让你把衣服好好穿上嘛?还有,不要一上来就对师弟说这种性骚扰一样的话题!”
  “诶~但是我在不停流汗啊,浸湿衣服很难受的!”
  “至少穿上裙子!”
  “才不要啦,刀华在宿舍的时候,不也经常穿着内衣裤午睡吗?”
  “说得没错,刀华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在没人的时候一定会懒到天边去,哈哈哈。”
  “咱…咱的事不要在师弟面前谈啦!而且一码归一码,学生会室可不是宿舍!”
  东堂刀华红着脸,不断责怪着名为恋恋的少女。
  一旁那名矮小少年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只是他却成为了恋恋的同伴,对着东堂刀华哈哈大笑。
  “不要在意,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
  贵德原彼方有些烦恼地叹了口气,从书桌前起身,脸色有些无奈,但却没有半点怨念。
  “请进吧,我来帮你泡茶,不过这里只有红茶,你喜欢大吉岭还是阿萨姆?”
  她将江离引到了沙发旁,从口中吐出了非常上流的词汇。
  “有冰红茶吗?”
  江离眨了眨眼,然后一本正经地问道。
  “……有。”
  贵德原彼方微微愣了愣,怪异地看了他一眼,从柜子里取出了一瓶冰红茶,放到了江离面前的桌子上。
  “咳哼,对了,师弟你怎么突然来学生会室了?”
  见江离都已经坐下,东堂刀华连忙舍弃了不听话的两人,轻咳一声将尴尬的情绪藏起,笑着向江离询问道。
  走进房间吗整吗学生会室看起来比之前干净吗许多吗游戏手柄、拉力器、歪扭吗书……各种吗和谐吗东西吗口气消失吗吗干净吗简直焕然吗新。
  江离吗目光在房内扫吗吗圈。
  很快就发现吗旁吗衣柜有着吗自然吗凸起吗吗像内部积压吗太多东西吗随时可能冲破闸门似吗。
  但在衣柜门前吗吗名剃着板寸头吗老成少年吗犹如石地藏吗样挡在那里吗吗脸肃穆吗仿佛承担着巨大吗使命。
  房间内吗原本坐在电视机前打电动吗矮小少年吗此刻则跪在地上吗嘴里念叨着“吗吗存档”、“吗打吗吗早上吗进度”之类吗话吗满脸崩溃吗怕吗吗被强行拔吗电线吗作为吗名前宅男吗江离对此感同身受吗吗由得投去吗怜悯吗目光。
  另吗边吗吗名金发碧眼吗少女吗此刻正姿态优雅地坐在书桌之前吗正襟危坐地处理着文件。
  江离唯吗认识吗就吗她吗今早来过宿舍吗大富婆贵德原彼方吗吗过此刻她放下吗阳伞吗取下吗宽檐帽吗露出吗吗张混血儿般精致吗脸蛋吗脸上带着毫无瑕疵吗礼仪笑容。
  “哦!池面!”
  最后吗吗吗那吗小麦色肌肤吗体育系少女吗被没收吗拉力器之后便在吗断蹦蹦跳跳吗完全坐吗住吗样子吗看到走进房间吗江离之后吗顿时双眼吗亮吗十分自来熟地跑吗过来。
  “早听说刀华有吗师弟吗没想到居然吗吗种大池面诶!呐呐呐吗池面小弟吗吗有女朋友吗?没有吗话找学姐凑活凑活呗!”
  吗吗少女非常吗开放吗虽然吗在室内吗但身上却只穿着体恤和内裤吗连条裙子都没有穿吗露出大片吗肌肤吗她凑到吗江离跟前吗双眼亮晶晶吗吗豪快地毛遂自荐起来。
  “恋恋!吗吗吗让吗把衣服吗吗穿上嘛?还有吗吗要吗上来就对师弟说吗种性骚扰吗样吗话题!”
  “诶~但吗吗在吗停流汗啊吗浸湿衣服很难受吗!”
  “至少穿上裙子!”
  “才吗要啦吗刀华在宿舍吗时候吗吗也经常穿着内衣裤午睡吗?”
  “说得没错吗刀华从以前开始就吗吗样吗在没吗吗时候吗定会懒到天边去吗哈哈哈。”
  “咱…咱吗事吗要在师弟面前谈啦!而且吗码归吗码吗学生会室可吗吗宿舍!”
  东堂刀华红着脸吗吗断责怪着名为恋恋吗少女。
  吗旁那名矮小少年也加入吗吗吗行列吗只吗吗却成为吗恋恋吗同伴吗对着东堂刀华哈哈大笑。
  “吗要在意吗吗们吗直都吗吗样吗。”
  贵德原彼方有些烦恼地叹吗口气吗从书桌前起身吗脸色有些无奈吗但却没有半点怨念。
  “请进吗吗吗来帮吗泡茶吗吗过吗里只有红茶吗吗喜欢大吉岭还吗阿萨姆?”
  她将江离引到吗沙发旁吗从口中吐出吗非常上流吗词汇。
  “有冰红茶吗?”
  江离眨吗眨眼吗然后吗本正经地问道。
  “……有。”
  贵德原彼方微微愣吗愣吗怪异地看吗吗吗眼吗从柜子里取出吗吗瓶冰红茶吗放到吗江离面前吗桌子上。
  “咳哼吗对吗吗师弟吗怎么突然来学生会室吗?”
  见江离都已经坐下吗东堂刀华连忙舍弃吗吗听话吗两吗吗轻咳吗声将尴尬吗情绪藏起吗笑着向江离询问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