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太会伪装

下载免费读
廷宴廷宴的,喊得那么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才是母子两个呢。
  
  他这个亲儿子,倒是成了一个局外人。
  
  云慎心里有些郁闷。
  
  他真是不知道,母亲到底喜欢萧廷宴什么?
  
  一个老男人罢了,老牛吃嫩草,他也配得上小四?
  
  云慎心里愤愤不已,面上却依旧波澜不惊,平静无比。
  
  他又倒了杯茶水,搁放在了刘氏的手边。
  
  刘氏突然问云慎:“对了,阿珂呢,她在哪里?我有些府内杂事,需要告知她一声,你让人喊她过来。”
  
  云慎避开刘氏的视线,低声回道:“儿子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这就让人,去喊她过来。”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书柜那里,就传来咚的一声响。
  
  刘氏蹙眉:“什么声音?”
  
  萧廷宴的脸色一变,他立即起身,走到了书柜那里。
  
  “声音好像是从书柜里面发出来的?”
  
  云慎站起身来,挡在了萧廷宴的面前,他勾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萧廷宴:“宴王不用太大惊小怪……这书柜那么狭小,能装得下什么?无非是一些耗子之类的,藏在书柜里,正在啃食我的书本呢。”
  
  “也许因为书房长时间没人打扫,所以就招惹了这些东西吧。我待会就会让下人过来,给我书房进行一次大扫除。”
  
  萧廷宴看向云慎的眼睛,一字一顿问:“真的是老鼠之类的东西吗?本王听着这声音,倒不像是老鼠啃咬书本的声音啊。”
  
  云慎抿唇笑笑,坦坦荡荡地回视着萧廷宴探究的眼神。
  
  “宴王这话说的,如果不是老鼠啃咬的声音,难不成还能是人发出的声音吗?”
  
  “我这书柜就那么一点点能放下书本的空间,我又不会变戏法,可放不下一个大活人。”
  
  萧廷宴凝着他波澜不惊的神色,他勾唇,晒然一笑。
  
  “本王不过随口一说,还请大公子别介意。”
  
  刘氏在这时候开口道:“不如让人进来,也翻查一下这个书房吧。虽然说,这书房里不可能藏着什么人,但是为了消除嫌疑,我觉得还是派人,翻查一下为好。”
  
  云慎缓缓的握紧了拳头,有些无奈地扫了眼刘氏。
  
  母亲不了解详情,什么事情都偏帮萧廷宴。
  
  倒让他这个儿子,还挺无奈的。
  
  但他又不能冲着自己的母亲发脾气。
  
  纵使,他心里有怒意,也只得一点点地压下去,冲着刘氏点头:“好吧,为了让母亲安心,那就让人进来查查吧。”
  
  萧廷宴抿着薄唇,没有应声。
  
  他一直在暗暗的观察着云慎的脸色,可他发现,云慎太会伪装了。从他的神色中想要探索到什么,根本就探索不到。
  
  他摆了摆手,吩咐黑羽卫入内,开始探查书房四周。
廷宴廷宴的喊得那么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才是母子两个呢他这个亲儿子倒是成了一个局外人云慎心里有些郁闷他真是不知道母亲到底喜欢萧廷宴什么一个老男人罢了老牛吃嫩草他也配得上小四云慎心里愤愤不已面上却依旧波澜不惊平静无比他又倒了杯茶水搁放在了刘氏的手边刘氏突然问云慎对了阿珂呢她在哪里我有些府内杂事需要告知她一声你让人喊她过来云慎避开刘氏的视线低声回道儿子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这就让人去喊她过来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书柜那里就传来咚的一声响刘氏蹙眉什么声音萧廷宴的脸色一变他立即起身走到了书柜那里声音好像是从书柜里面发出来的云慎站起身来挡在了萧廷宴的面前他勾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萧廷宴宴王不用太大惊小怪这书柜那么狭小能装得下什么无非是一些耗子之类的藏在书柜里正在啃食我的书本呢也许因为书房长时间没人打扫所以就招惹了这些东西吧我待会就会让下人过来给我书房进行一次大扫除萧廷宴看向云慎的眼睛一字一顿问真的是老鼠之类的东西吗本王听着这声音倒不像是老鼠啃咬书本的声音啊云慎抿唇笑笑坦坦荡荡地回视着萧廷宴探究的眼神宴王这话说的如果不是老鼠啃咬的声音难不成还能是人发出的声音吗我这书柜就那么一点点能放下书本的空间我又不会变戏法可放不下一个大活人萧廷宴凝着他波澜不惊的神色他勾唇晒然一笑本王不过随口一说还请大公子别介意刘氏在这时候开口道不如让人进来也翻查一下这个书房吧虽然说这书房里不可能藏着什么人但是为了消除嫌疑我觉得还是派人翻查一下为好云慎缓缓的握紧了拳头有些无奈地扫了眼刘氏母亲不了解详情什么事情都偏帮萧廷宴倒让他这个儿子还挺无奈的但他又不能冲着自己的母亲发脾气纵使他心里有怒意也只得一点点地压下去冲着刘氏点头好吧为了让母亲安心那就让人进来查查吧萧廷宴抿着薄唇没有应声他一直在暗暗的观察着云慎的脸色可他发现云慎太会伪装了从他的神色中想要探索到什么根本就探索不到他摆了摆手吩咐黑羽卫入内开始探查书房四周云慎所不知道的是这探查人员之中早就被萧廷宴安排了一些精通机关之类的人萧廷宴猜测云慎倘若藏了霓凰公主他不可能会那么光明正大的将她窝藏在某个地方的他这书房肯定是有什么暗藏的机关暗室廷宴廷宴喊得那么亲热知道还以为们两才母子两呢。
  
  亲儿子倒成局外。
  
  云慎心里有些郁闷。
  
  真知道母亲到底喜欢萧廷宴什么?
  
  老男罢老牛吃嫩草也配得上小四?
  
  云慎心里愤愤已面上却依旧波澜惊平静无比。
  
  又倒杯茶水搁放在刘氏手边。
  
  刘氏突然问云慎:“对阿珂呢她在哪里?有些府内杂事需要告知她声让喊她过来。”
  
  云慎避开刘氏视线低声回道:“儿子也知道她在哪里。就让去喊她过来。”
  
  话音刚落突然书柜那里就传来咚声响。
  
  刘氏蹙眉:“什么声音?”
  
  萧廷宴脸色变立即起身走到书柜那里。
  
  “声音像从书柜里面发出来?”
  
  云慎站起身来挡在萧廷宴面前勾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萧廷宴:“宴王用太大惊小怪……书柜那么狭小能装得下什么?无非些耗子之类藏在书柜里正在啃食书本呢。”
  
  “也许因为书房长时间没打扫所以就招惹些东西。待会就会让下过来给书房进行次大扫除。”
  
  萧廷宴看向云慎眼睛字顿问:“真老鼠之类东西?本王听着声音倒像老鼠啃咬书本声音啊。”
  
  云慎抿唇笑笑坦坦荡荡地回视着萧廷宴探究眼神。
  
  “宴王话说如果老鼠啃咬声音难成还能发出声音?”
  
  “书柜就那么点点能放下书本空间又会变戏法可放下大活。”
  
  萧廷宴凝着波澜惊神色勾唇晒然笑。
  
  “本王过随口说还请大公子别介意。”
  
  刘氏在时候开口道:“如让进来也翻查下书房。虽然说书房里可能藏着什么但为消除嫌疑觉得还派翻查下为。”
  
  云慎缓缓握紧拳头有些无奈地扫眼刘氏。
  
  母亲解详情什么事情都偏帮萧廷宴。
  
  倒让儿子还挺无奈。
  
  但又能冲着自己母亲发脾气。
  
  纵使心里有怒意也只得点点地压下去冲着刘氏点头:“为让母亲安心那就让进来查查。”
  
  萧廷宴抿着薄唇没有应声。
  
  直在暗暗观察着云慎脸色可发现云慎太会伪装。从神色中想要探索到什么根本就探索到。
  
  摆摆手吩咐黑羽卫入内开始探查书房四周。
  
  云慎所知道探查员之中早就被萧廷宴安排些精通机关之类。
  
  萧廷宴猜测云慎倘若藏霓凰公主可能会那么光明正大将她窝藏在某地方。
  
  书房肯定有什么暗藏机关暗室。
廷宴廷宴的,喊得那么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才是母子两个呢。
  
  他这个亲儿子,倒是成了一个局外人。
  
  云慎心里有些郁闷。
  
  他真是不知道,母亲到底喜欢萧廷宴什么?
  
  一个老男人罢了,老牛吃嫩草,他也配得上小四?
  
  云慎心里愤愤不已,面上却依旧波澜不惊,平静无比。
  
  他又倒了杯茶水,搁放在了刘氏的手边。
  
  刘氏突然问云慎:“对了,阿珂呢,她在哪里?我有些府内杂事,需要告知她一声,你让人喊她过来。”
  
  云慎避开刘氏的视线,低声回道:“儿子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这就让人,去喊她过来。”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书柜那里,就传来咚的一声响。
  
  刘氏蹙眉:“什么声音?”
  
  萧廷宴的脸色一变,他立即起身,走到了书柜那里。
  
  “声音好像是从书柜里面发出来的?”
  
  云慎站起身来,挡在了萧廷宴的面前,他勾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萧廷宴:“宴王不用太大惊小怪……这书柜那么狭小,能装得下什么?无非是一些耗子之类的,藏在书柜里,正在啃食我的书本呢。”
  
  “也许因为书房长时间没人打扫,所以就招惹了这些东西吧。我待会就会让下人过来,给我书房进行一次大扫除。”
  
  萧廷宴看向云慎的眼睛,一字一顿问:“真的是老鼠之类的东西吗?本王听着这声音,倒不像是老鼠啃咬书本的声音啊。”
  
  云慎抿唇笑笑,坦坦荡荡地回视着萧廷宴探究的眼神。
  
  “宴王这话说的,如果不是老鼠啃咬的声音,难不成还能是人发出的声音吗?”
  
  “我这书柜就那么一点点能放下书本的空间,我又不会变戏法,可放不下一个大活人。”
  
  萧廷宴凝着他波澜不惊的神色,他勾唇,晒然一笑。
  
  “本王不过随口一说,还请大公子别介意。”
  
  刘氏在这时候开口道:“不如让人进来,也翻查一下这个书房吧。虽然说,这书房里不可能藏着什么人,但是为了消除嫌疑,我觉得还是派人,翻查一下为好。”
  
  云慎缓缓的握紧了拳头,有些无奈地扫了眼刘氏。
  
  母亲不了解详情,什么事情都偏帮萧廷宴。
  
  倒让他这个儿子,还挺无奈的。
  
  但他又不能冲着自己的母亲发脾气。
  
  纵使,他心里有怒意,也只得一点点地压下去,冲着刘氏点头:“好吧,为了让母亲安心,那就让人进来查查吧。”
  
  萧廷宴抿着薄唇,没有应声。
  
  他一直在暗暗的观察着云慎的脸色,可他发现,云慎太会伪装了。从他的神色中想要探索到什么,根本就探索不到。
  
  他摆了摆手,吩咐黑羽卫入内,开始探查书房四周。
廷宴廷宴的,喊得那么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才是母子两个呢。
  
  他这个亲儿子,倒是成了一个局外人。
  
  云慎心里有些郁闷。
  
  他真是不知道,母亲到底喜欢萧廷宴什么?
  
  一个老男人罢了,老牛吃嫩草,他也配得上小四?
  
  云慎心里愤愤不已,面上却依旧波澜不惊,平静无比。
  
  他又倒了杯茶水,搁放在了刘氏的手边。
  
  刘氏突然问云慎:“对了,阿珂呢,她在哪里?我有些府内杂事,需要告知她一声,你让人喊她过来。”
  
  云慎避开刘氏的视线,低声回道:“儿子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这就让人,去喊她过来。”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书柜那里,就传来咚的一声响。
  
  刘氏蹙眉:“什么声音?”
  
  萧廷宴的脸色一变,他立即起身,走到了书柜那里。
  
  “声音好像是从书柜里面发出来的?”
  
  云慎站起身来,挡在了萧廷宴的面前,他勾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萧廷宴:“宴王不用太大惊小怪……这书柜那么狭小,能装得下什么?无非是一些耗子之类的,藏在书柜里,正在啃食我的书本呢。”
  
  “也许因为书房长时间没人打扫,所以就招惹了这些东西吧。我待会就会让下人过来,给我书房进行一次大扫除。”
  
  萧廷宴看向云慎的眼睛,一字一顿问:“真的是老鼠之类的东西吗?本王听着这声音,倒不像是老鼠啃咬书本的声音啊。”
  
  云慎抿唇笑笑,坦坦荡荡地回视着萧廷宴探究的眼神。
  
  “宴王这话说的,如果不是老鼠啃咬的声音,难不成还能是人发出的声音吗?”
  
  “我这书柜就那么一点点能放下书本的空间,我又不会变戏法,可放不下一个大活人。”
  
  萧廷宴凝着他波澜不惊的神色,他勾唇,晒然一笑。
  
  “本王不过随口一说,还请大公子别介意。”
  
  刘氏在这时候开口道:“不如让人进来,也翻查一下这个书房吧。虽然说,这书房里不可能藏着什么人,但是为了消除嫌疑,我觉得还是派人,翻查一下为好。”
  
  云慎缓缓的握紧了拳头,有些无奈地扫了眼刘氏。
  
  母亲不了解详情,什么事情都偏帮萧廷宴。
  
  倒让他这个儿子,还挺无奈的。
  
  但他又不能冲着自己的母亲发脾气。
  
  纵使,他心里有怒意,也只得一点点地压下去,冲着刘氏点头:“好吧,为了让母亲安心,那就让人进来查查吧。”
  
  萧廷宴抿着薄唇,没有应声。
  
  他一直在暗暗的观察着云慎的脸色,可他发现,云慎太会伪装了。从他的神色中想要探索到什么,根本就探索不到。
  
  他摆了摆手,吩咐黑羽卫入内,开始探查书房四周。
  
  云慎所不知道的是,这探查人员之中,早就被萧廷宴安排了一些精通机关之类的人。
  
  萧廷宴猜测,云慎倘若藏了霓凰公主,他不可能会那么光明正大的,将她窝藏在某个地方的。
  
  他这书房,肯定是有什么暗藏的机关暗室。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