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扯淡的穿越

下载免费读
就在云少阳一干人等进入密室之际,《听雨轩》内却上演着生与死的交锋。
  在未知空间里穿梭的云风渐渐有了意识,发现自己竟然是一缕充满雷电的游魂,只觉得“噼啪”作响的自己像一条没有方向的孤舟在空间乱流里随风飘荡,任随刀剑一样的空间乱流疯狂切割自己的灵魂,那种从未体验过的疼痛难以言表。
  一会儿似匍匐在刀山之上艰难前行,全身上下如泉水般流淌着鲜血;一会儿又似翻滚在火海之中,身体滋滋燃烧起来;一会儿又如坠千年冰窖,刺骨的寒冷几乎冻僵意识。好在身上雷电闪烁,为云风抵抗了部分空间乱流的切割之痛,才使云风没有再次昏迷。
  终于,九死一生的云风发现自己瞬间穿过一具少年的身体,然后停留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四周空无一物,伸手不见五指。
  哦豁,我这是在哪里?
  不是说人死以后,会下地狱吗?我怎么钻进了别人的身体?
  别人的身体即地狱?切,真是扯淡!
  那些鬼魂、奈何桥、孟婆汤、忘川、油锅、刀山……,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有了,似乎有女人嘤嘤的哭声和哀伤的喃喃低语,还有人在一边议论着什么。
  难道鬼魂是看不见的么?可我又怎么感觉得到自己呢?
  云风有十万个为什么在意识中疯狂打转,只觉得那些像蛇一样的雷电已经形成了雷浆电液,在这具少年的身体里蜿蜒游走,似是在熟悉这具陌生的身体,并寻找自己应该停歇的归宿。
  不对,怎么感觉到像是有人在我嘴里放了一颗清香的东西,入口即化。然后,这人又向我嘴里输入了大量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流,引领着那些融化了的药液度入腹腔,沁入毛细血管、淋巴管和细胞组织,又慢慢地涌入心脏。啊!好热,好烫!好像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像要被融化了一样。
就在云少阳一干人等进入密室之际听雨轩内却上演着生与死的交锋在未知空间里穿梭的云风渐渐有了意识发现自己竟然是一缕充满雷电的游魂只觉得噼啪作响的自己像一条没有方向的孤舟在空间乱流里随风飘荡任随刀剑一样的空间乱流疯狂切割自己的灵魂那种从未体验过的疼痛难以言表一会儿似匍匐在刀山之上艰难前行全身上下如泉水般流淌着鲜血一会儿又似翻滚在火海之中身体滋滋燃烧起来一会儿又如坠千年冰窖刺骨的寒冷几乎冻僵意识好在身上雷电闪烁为云风抵抗了部分空间乱流的切割之痛才使云风没有再次昏迷终于九死一生的云风发现自己瞬间穿过一具少年的身体然后停留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四周空无一物伸手不见五指哦豁我这是在哪里不是说人死以后会下地狱吗我怎么钻进了别人的身体别人的身体即地狱切真是扯淡那些鬼魂奈何桥孟婆汤忘川油锅刀山怎么什么都看不见有了似乎有女人嘤嘤的哭声和哀伤的喃喃低语还有人在一边议论着什么难道鬼魂是看不见的么可我又怎么感觉得到自己呢云风有十万个为什么在意识中疯狂打转只觉得那些像蛇一样的雷电已经形成了雷浆电液在这具少年的身体里蜿蜒游走似是在熟悉这具陌生的身体并寻找自己应该停歇的归宿不对怎么感觉到像是有人在我嘴里放了一颗清香的东西入口即化然后这人又向我嘴里输入了大量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流引领着那些融化了的药液度入腹腔沁入毛细血管淋巴管和细胞组织又慢慢地涌入心脏啊好热好烫好像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像要被融化了一样好像这具身体是自己的了有了心脏有了大脑哟呵诈尸了我好像是动了一下那种地狱烈火般的煎熬又再出现云风的一缕意识游走在脑海里似有若无感觉到像是坐在火山口上被炙热的岩浆烤得整个身体都快熟了紧接着又是一阵锥心的痒痛像万千只蚂蚁排着队在体内浩浩荡荡地撕咬竟是撕咬出一条蛇一样蜿蜒曲折的秘密通道在体内缠绵游走不断发出的噗噗声似乎是破开了一层肉眼无法捕捉的膜由此而带来的痛苦让云风痛不欲生此时云风感觉到心中有千万匹草泥马在狂奔啊云风终于控制不住猛地吼了一声却突地感觉到在身上胡乱游走的雷电之力尽数涌入心脏又从心脏里像泉水一样汩汩沁出并沿着血管达向四肢百骸最后流进那条蛇一样的通道安静了下来云风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惊异地发现吸入的空气与地球的空气完全不同竟是充满了奇异的活力让整个身体都像是春草一般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复苏着生命的绿色爽云风再次猛吸了一口浓郁的灵气感觉黑暗渐渐隐去全身似乎沉浸在一片毛绒绒的荧光里呵呵我居然可以看见体内的一切了这或许就是跛师所说的内视吧奇了怪了断了的骨骼可以自行复位而破裂的内脏也是在缓慢地自行修复淤血在清除裂痕在消失真是太神奇了这要是拿到地球上去绝对是令人膛目结舌的超级特异功能云风心中的一千匹草泥马停止了奔跑露出沾沾自喜的神色风儿风儿你醒了吗迷糊中云风听见那个女人又在呼唤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沉重的眼皮睁开了一条缝那缝中是一片温馨的毛绒绒的光明朦胧中一个轮廓美到极致的女人渐渐清晰这是谁是爱妻吗不是绝对不是这女人的穿着打扮与古代的仕女极为相似一双美丽的丹凤眼挂满了晶莹的泪珠散乱的刘海温柔地垂在额前像一片黑色的瀑布乌黑的鬓边斜插着一枝碧绿的绿灵玉珠花更显得高贵典雅悬挂在耳垂上的绿灵玉极品耳环碧绿得令人惊叹一件淡紫色的罗裙罩在蜂腰削肩上更显得仙气十足这分明是仙女一定是仙女救了我既然有仙女那么爱妻和儿子呢仙女抹了一把泪温柔地道风儿你可吓坏娘亲了娘亲云风有些糊涂了我的娘亲早已去世怎么又凭空出现一个娘亲况且我明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已经结婚生子怎么就好像是回到了古代并且成了别人的儿子就在云少阳一干人等进入密室之际,《听雨轩》内却上演着生与死的交锋。
  在未知空间里穿梭的云风渐渐有了意识,发现自己竟然是一缕充满雷电的游魂,只觉得“噼啪”作响的自己像一条没有方向的孤舟在空间乱流里随风飘荡,任随刀剑一样的空间乱流疯狂切割自己的灵魂,那种从未体验过的疼痛难以言表。
  一会儿似匍匐在刀山之上艰难前行,全身上下如泉水般流淌着鲜血;一会儿又似翻滚在火海之中,身体滋滋燃烧起来;一会儿又如坠千年冰窖,刺骨的寒冷几乎冻僵意识。好在身上雷电闪烁,为云风抵抗了部分空间乱流的切割之痛,才使云风没有再次昏迷。
  终于,九死一生的云风发现自己瞬间穿过一具少年的身体,然后停留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四周空无一物,伸手不见五指。
  哦豁,我这是在哪里?
  不是说人死以后,会下地狱吗?我怎么钻进了别人的身体?
  别人的身体即地狱?切,真是扯淡!
  那些鬼魂、奈何桥、孟婆汤、忘川、油锅、刀山……,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有了,似乎有女人嘤嘤的哭声和哀伤的喃喃低语,还有人在一边议论着什么。
  难道鬼魂是看不见的么?可我又怎么感觉得到自己呢?
  云风有十万个为什么在意识中疯狂打转,只觉得那些像蛇一样的雷电已经形成了雷浆电液,在这具少年的身体里蜿蜒游走,似是在熟悉这具陌生的身体,并寻找自己应该停歇的归宿。
  不对,怎么感觉到像是有人在我嘴里放了一颗清香的东西,入口即化。然后,这人又向我嘴里输入了大量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流,引领着那些融化了的药液度入腹腔,沁入毛细血管、淋巴管和细胞组织,又慢慢地涌入心脏。啊!好热,好烫!好像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像要被融化了一样。
  好像这具身体是自己的了,有了心脏,有了大脑。
  哟呵,诈尸了?
  我好像是动了一下,那种地狱烈火般的煎熬又再出现。
  云风的一缕意识游走在脑海里,似有若无,感觉到像是坐在火山口上,被炙热的岩浆烤得整个身体都快熟了;紧接着又是一阵锥心的痒痛,像万千只蚂蚁排着队在体内浩浩荡荡地撕咬,竟是撕咬出一条蛇一样蜿蜒曲折的秘密通道,在体内缠绵游走。不断发出的“噗噗”声,似乎是破开了一层肉眼无法捕捉的膜。由此而带来的痛苦,让云风痛不欲生。
  此时,云风感觉到心中有千万匹草泥马在狂奔。
  “啊!”
  云风终于控制不住,猛地吼了一声,却突地感觉到在身上胡乱游走的雷电之力尽数涌入心脏,又从心脏里像泉水一样汩汩沁出,并沿着血管达向四肢百骸,最后流进那条蛇一样的通道,安静了下来。
  云风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惊异地发现吸入的空气与地球的空气完全不同,竟是充满了奇异的活力,让整个身体都像是春草一般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复苏着生命的绿色。
  爽!云风再次猛吸了一口浓郁的灵气,感觉黑暗渐渐隐去,全身似乎沉浸在一片毛绒绒的荧光里。
  呵呵!我居然可以看见体内的一切了,这或许就是跛师所说的内视吧!
  奇了怪了,断了的骨骼可以自行复位!而破裂的内脏也是在缓慢地自行修复,淤血在清除,裂痕在消失,真是太DM神奇了!
  这要是拿到地球上去,绝对是令人膛目结舌的超级特异功能。
  云风心中的一千匹草泥马停止了奔跑,露出沾沾自喜的神色。
  “风儿,风儿,你醒了吗?”
  迷糊中,云风听见那个女人又在呼唤,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沉重的眼皮睁开了一条缝,那缝中是一片温馨的毛绒绒的光明,朦胧中一个轮廓美到极致的女人渐渐清晰。
  这是谁?是爱妻吗?
  不是,绝对不是。
  这女人的穿着打扮与古代的仕女极为相似,一双美丽的丹凤眼挂满了晶莹的泪珠,散乱的刘海温柔地垂在额前,像一片黑色的瀑布。乌黑的鬓边斜插着一枝碧绿的绿灵玉珠花,更显得高贵典雅。悬挂在耳垂上的绿灵玉极品耳环,碧绿得令人惊叹。一件淡紫色的罗裙罩在蜂腰削肩上,更显得仙气十足。
  这分明是仙女,一定是仙女救了我。既然有仙女,那么爱妻和儿子呢?
  仙女抹了一把泪,温柔地道:“风儿,你可吓坏娘亲了。”
  “娘亲……?云风有些糊涂了,我的娘亲早已去世,怎么又凭空出现一个娘亲?
  况且,我明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已经结婚生子,怎么就好像是回到了古代,并且成了别人的儿子?
就在云少阳一干人等进入密室之际,《听雨轩》内却上演着生与死的交锋。
  在未知空间里穿梭的云风渐渐有了意识,发现自己竟然是一缕充满雷电的游魂,只觉得“噼啪”作响的自己像一条没有方向的孤舟在空间乱流里随风飘荡,任随刀剑一样的空间乱流疯狂切割自己的灵魂,那种从未体验过的疼痛难以言表。
  一会儿似匍匐在刀山之上艰难前行,全身上下如泉水般流淌着鲜血;一会儿又似翻滚在火海之中,身体滋滋燃烧起来;一会儿又如坠千年冰窖,刺骨的寒冷几乎冻僵意识。好在身上雷电闪烁,为云风抵抗了部分空间乱流的切割之痛,才使云风没有再次昏迷。
  终于,九死一生的云风发现自己瞬间穿过一具少年的身体,然后停留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四周空无一物,伸手不见五指。
  哦豁,我这是在哪里?
  不是说人死以后,会下地狱吗?我怎么钻进了别人的身体?
  别人的身体即地狱?切,真是扯淡!
  那些鬼魂、奈何桥、孟婆汤、忘川、油锅、刀山……,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有了,似乎有女人嘤嘤的哭声和哀伤的喃喃低语,还有人在一边议论着什么。
  难道鬼魂是看不见的么?可我又怎么感觉得到自己呢?
  云风有十万个为什么在意识中疯狂打转,只觉得那些像蛇一样的雷电已经形成了雷浆电液,在这具少年的身体里蜿蜒游走,似是在熟悉这具陌生的身体,并寻找自己应该停歇的归宿。
  不对,怎么感觉到像是有人在我嘴里放了一颗清香的东西,入口即化。然后,这人又向我嘴里输入了大量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流,引领着那些融化了的药液度入腹腔,沁入毛细血管、淋巴管和细胞组织,又慢慢地涌入心脏。啊!好热,好烫!好像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像要被融化了一样。
  好像这具身体是自己的了,有了心脏,有了大脑。
  哟呵,诈尸了?
  我好像是动了一下,那种地狱烈火般的煎熬又再出现。
  云风的一缕意识游走在脑海里,似有若无,感觉到像是坐在火山口上,被炙热的岩浆烤得整个身体都快熟了;紧接着又是一阵锥心的痒痛,像万千只蚂蚁排着队在体内浩浩荡荡地撕咬,竟是撕咬出一条蛇一样蜿蜒曲折的秘密通道,在体内缠绵游走。不断发出的“噗噗”声,似乎是破开了一层肉眼无法捕捉的膜。由此而带来的痛苦,让云风痛不欲生。
  此时,云风感觉到心中有千万匹草泥马在狂奔。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