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雾隐峡谷

下载免费读
司马潇湘这才转过头来,仔细端详了一下云风,嗯,人还长得不错,只是修为的确有点废物:“云少主不必客气,毕竟我们也是校友嘛!”
  云风尴尬一笑道:“是的,是的,我知道你与蝶衣同级不同班,云风失敬了。”云风虽然修为废物,但对于“平沙四美”还是有所耳闻的。看到如同林黛玉再版的司马潇湘,云风突然觉得花紫衣不正是薛宝钗的化身么?
  这么说来,我怕是会与宝黛二人发生点什么了?云风在心底很猥琐地脑补了一下《红楼梦》中的场景,突然又想起了跛师的名号“渺渺真人”,难道这老家伙停留在红尘,就是为了渡我,而我的前身就是女娲补天剩下的那块顽石么?
  正在云风想入非非之时,纳兰雪依站起来正准备向云风请辞,陆放鹤却在羽痕尚未来得及禀报的慌乱中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脸不屑的陆红尘。
  “乘徒儿,感觉如何?”未等云风回答,陆放鹤迅速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大堆散发着药香的锦盒:“哈哈,看为师给你讨回来什么。”
  这堆灵药怕是少不了二、三个亿的极品赤灵玉,显然让曹雄吐了大血。跟在身后的云少阳与宋紫烟尽皆瞪大了眼睛,发出“嘶”的一声:“这……”
  “哼,伤我陆放鹤的爱徒,我不叫他倾家荡产已经是够仁慈了!”陆放鹤霸气十足的放言道,看向云风的眼神却变得十分柔和:“乖徒儿,快告诉为师,心情如何?”
  云风感激地看着陆放鹤,发出肺腑之言:“有师尊为风儿撑腰,风儿的心情感觉快要爆棚了!”
  陆放鹤环视一周,又呵呵笑道:“当然当然,众美聚集在此,我的乖徒儿当真是艳福不浅,心情岂有不好之理。”
  陆红尘嘴一撇,翻了一下白眼,哼,“平沙四美”又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和我一样,眼耳鼻舌身。
  众美听得陆放鹤所说,纷纷俏脸一红,有些不自在起来。
  纳兰雪依率先道:“雪伊此间事已了,先告辞!”
  待纳兰雪依出了院门,陆红尘翻起薄薄的嘴唇道:“哼,做起一副高冷的样子,不过是城主的妹妹罢了,有什么了不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皇亲国戚呢!”
  “嗯?”陆放鹤横眉看着陆红尘,一脸不悦道:“尘儿能不能不乱说话?”
  “爷爷!那么凶干嘛?我就是看不惯那种故作高深的人。”陆红尘争辩道,一脸的鄙夷之色。
  司马潇湘与陆红尘不认识,觉得此人似乎缺乏基本的素养:“这位同学,背后说人可不好。”
  “谁人背后无人说,哪有人前不说人的?何况,你又算什么东西,也佩来管教我?”陆红尘双手一叉,尖声叫道。
  “不可理喻!”司马潇湘见陆红尘泼劲上来了,不想与她争吵,便起身向云少阳夫妻告辞。
  花蝶衣看不过,站出来说道:“红尘姐,你是云风哥哥的师姐,希望你能做个好榜样。”
  “呵呵,师姐怎么了?我怎么没有榜样了?”陆红尘挽起袖子,一句话呛得花蝶衣像吃了虫子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平沙四美又如何,不过是花拳绣腿,徒有虚表,都有可能是我的手下败将。陆红尘见司马潇湘撤退,花蝶衣吃瘪,心里哪个才叫做爽。
  “陆爷爷,云伯伯,宋阿姨,花姐姐,还有云风同学,时间不早了,玉阁也告辞了,希望云风同学多多保重自己,早日养好身体。”甄玉阁无法忍受,又不好指责陆红尘,只得起身告辞。
  “我送你!”花蝶衣趁机挽起甄玉阁的手臂,一起出了院门。临出门时,还笑吟吟地回头对着云风道:“风哥哥,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尘儿,叫我怎么说你才好?你若是不改性子,今后是要吃亏的。”陆放鹤叹息了一声:“唉!也怪你爹娘死得早,爷爷太宠溺你了,才把你宠成现在这个样子。”
  “蝶儿说得对,你是云风的师姐,师姐就要有师姐的样子,我不希望别人在背后指你的脊梁骨。”
  “爷爷,你这么看重云风,收他为徒,还给他搜集灵药,难道你不知道他是不能修炼的废物吗!”陆红尘红着脸,毫无遮拦地说道。
  “叭!”
  陆放鹤忍无可忍,一巴掌甩在陆红尘的脸上,将陆红尘定在当场。
  “爷爷,你为了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废物,竟然打我?”陆红尘捂着脸,指着陆放鹤尖叫道,随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猛地冲出云风的房间,摔得门“呯呯”作响。
  “前辈……”看着陆红尘摔门而去,云少阳夫妻有些不忍。
  陆放鹤长叹一声:“随她去吧!都是我娇纵了的,这个苦果也只有我来吞。只是希望她今后对风儿好点。”
司马潇湘这才转过头来仔细端详了一下云风嗯人还长得不错只是修为的确有点废物云少主不必客气毕竟我们也是校友嘛云风尴尬一笑道是的是的我知道你与蝶衣同级不同班云风失敬了云风虽然修为废物但对于平沙四美还是有所耳闻的看到如同林黛玉再版的司马潇湘云风突然觉得花紫衣不正是薛宝钗的化身么这么说来我怕是会与宝黛二人发生点什么了云风在心底很猥琐地脑补了一下红楼梦中的场景突然又想起了跛师的名号渺渺真人难道这老家伙停留在红尘就是为了渡我而我的前身就是女娲补天剩下的那块顽石么正在云风想入非非之时纳兰雪依站起来正准备向云风请辞陆放鹤却在羽痕尚未来得及禀报的慌乱中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脸不屑的陆红尘乘徒儿感觉如何未等云风回答陆放鹤迅速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大堆散发着药香的锦盒哈哈看为师给你讨回来什么这堆灵药怕是少不了二三个亿的极品赤灵玉显然让曹雄吐了大血跟在身后的云少阳与宋紫烟尽皆瞪大了眼睛发出嘶的一声这哼伤我陆放鹤的爱徒我不叫他倾家荡产已经是够仁慈了陆放鹤霸气十足的放言道看向云风的眼神却变得十分柔和乖徒儿快告诉为师心情如何云风感激地看着陆放鹤发出肺腑之言有师尊为风儿撑腰风儿的心情感觉快要爆棚了陆放鹤环视一周又呵呵笑道当然当然众美聚集在此我的乖徒儿当真是艳福不浅心情岂有不好之理陆红尘嘴一撇翻了一下白眼哼平沙四美又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和我一样眼耳鼻舌身众美听得陆放鹤所说纷纷俏脸一红有些不自在起来纳兰雪依率先道雪伊此间事已了先告辞待纳兰雪依出了院门陆红尘翻起薄薄的嘴唇道哼做起一副高冷的样子不过是城主的妹妹罢了有什么了不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皇亲国戚呢嗯陆放鹤横眉看着陆红尘一脸不悦道尘儿能不能不乱说话爷爷那么凶干嘛我就是看不惯那种故作高深的人陆红尘争辩道一脸的鄙夷之色司马潇湘与陆红尘不认识觉得此人似乎缺乏基本的素养这位同学背后说人可不好谁人背后无人说哪有人前不说人的何况你又算什么东西也佩来管教我陆红尘双手一叉尖声叫道不可理喻司马潇湘见陆红尘泼劲上来了不想与她争吵便起身向云少阳夫妻告辞花蝶衣看不过站出来说道红尘姐你是云风哥哥的师姐希望你能做个好榜样呵呵师姐怎么了我怎么没有榜样了陆红尘挽起袖子一句话呛得花蝶衣像吃了虫子一般说不出的难受平沙四美又如何不过是花拳绣腿徒有虚表都有可能是我的手下败将陆红尘见司马潇湘撤退花蝶衣吃瘪心里哪个才叫做爽陆爷爷云伯伯宋阿姨花姐姐还有云风同学时间不早了玉阁也告辞了希望云风同学多多保重自己早日养好身体甄玉阁无法忍受又不好指责陆红尘只得起身告辞我送你花蝶衣趁机挽起甄玉阁的手臂一起出了院门临出门时还笑吟吟地回头对着云风道风哥哥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尘儿叫我怎么说你才好你若是不改性子今后是要吃亏的陆放鹤叹息了一声唉也怪你爹娘死得早爷爷太宠溺你了才把你宠成现在这个样子蝶儿说得对你是云风的师姐师姐就要有师姐的样子我不希望别人在背后指你的脊梁骨爷爷你这么看重云风收他为徒还给他搜集灵药难道你不知道他是不能修炼的废物吗陆红尘红着脸毫无遮拦地说道叭陆放鹤忍无可忍一巴掌甩在陆红尘的脸上将陆红尘定在当场爷爷你为了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废物竟然打我陆红尘捂着脸指着陆放鹤尖叫道随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猛地冲出云风的房间摔得门呯呯作响前辈看着陆红尘摔门而去云少阳夫妻有些不忍陆放鹤长叹一声随她去吧都是我娇纵了的这个苦果也只有我来吞只是希望她今后对风儿好点司马潇湘才转过头来仔细端详下云风嗯还长得错只修为确有点废物:“云少主必客气毕竟们也校友嘛!”
  云风尴尬笑道:“知道与蝶衣同级同班云风失敬。”云风虽然修为废物但对于“平沙四美”还有所耳闻。看到如同林黛玉再版司马潇湘云风突然觉得花紫衣正薛宝钗化身么?
  么说来怕会与宝黛二发生点什么?云风在心底很猥琐地脑补下《红楼梦》中场景突然又想起跛师名号“渺渺真”难道老家伙停留在红尘就为渡而前身就女娲补天剩下那块顽石么?
  正在云风想入非非之时纳兰雪依站起来正准备向云风请辞陆放鹤却在羽痕尚未来得及禀报慌乱中哈哈大笑着走进来后面跟着脸屑陆红尘。
  “乘徒儿感觉如何?”未等云风回答陆放鹤迅速从乾坤袋中取出大堆散发着药香锦盒:“哈哈看为师给讨回来什么。”
  堆灵药怕少二、三亿极品赤灵玉显然让曹雄吐大血。跟在身后云少阳与宋紫烟尽皆瞪大眼睛发出“嘶”声:“……”
  “哼伤陆放鹤爱徒叫倾家荡产已经够仁慈!”陆放鹤霸气十足放言道看向云风眼神却变得十分柔和:“乖徒儿快告诉为师心情如何?”
  云风感激地看着陆放鹤发出肺腑之言:“有师尊为风儿撑腰风儿心情感觉快要爆棚!”
  陆放鹤环视周又呵呵笑道:“当然当然众美聚集在此乖徒儿当真艳福浅心情岂有之理。”
  陆红尘嘴撇翻下白眼哼“平沙四美”又有什么起还和样眼耳鼻舌身。
  众美听得陆放鹤所说纷纷俏脸红有些自在起来。
  纳兰雪依率先道:“雪伊此间事已先告辞!”
  待纳兰雪依出院门陆红尘翻起薄薄嘴唇道:“哼做起副高冷样子过城主妹妹罢有什么起?知道还以为皇亲国戚呢!”
  “嗯?”陆放鹤横眉看着陆红尘脸悦道:“尘儿能能乱说话?”
  “爷爷!那么凶干嘛?就看惯那种故作高深。”陆红尘争辩道脸鄙夷之色。
  司马潇湘与陆红尘认识觉得此似乎缺乏基本素养:“位同学背后说可。”
  “谁背后无说哪有前说?何况又算什么东西也佩来管教?”陆红尘双手叉尖声叫道。
  “可理喻!”司马潇湘见陆红尘泼劲上来想与她争吵便起身向云少阳夫妻告辞。
  花蝶衣看过站出来说道:“红尘姐云风哥哥师姐希望能做榜样。”
  “呵呵师姐怎么?怎么没有榜样?”陆红尘挽起袖子句话呛得花蝶衣像吃虫子般说出难受。
  平沙四美又如何过花拳绣腿徒有虚表都有可能手下败将。陆红尘见司马潇湘撤退花蝶衣吃瘪心里哪才叫做爽。
  “陆爷爷云伯伯宋阿姨花姐姐还有云风同学时间早玉阁也告辞希望云风同学多多保重自己早日养身体。”甄玉阁无法忍受又指责陆红尘只得起身告辞。
  “送!”花蝶衣趁机挽起甄玉阁手臂起出院门。临出门时还笑吟吟地回头对着云风道:“风哥哥休息明天再来看。”
  “尘儿叫怎么说才?若改性子今后要吃亏。”陆放鹤叹息声:“唉!也怪爹娘死得早爷爷太宠溺才把宠成现在样子。”
  “蝶儿说得对云风师姐师姐就要有师姐样子希望别在背后指脊梁骨。”
  “爷爷么看重云风收为徒还给搜集灵药难道知道能修炼废物!”陆红尘红着脸毫无遮拦地说道。
  “叭!”
  陆放鹤忍无可忍巴掌甩在陆红尘脸上将陆红尘定在当场。
  “爷爷为什么也会废物竟然打?”陆红尘捂着脸指着陆放鹤尖叫道随即“哇”声大哭起来猛地冲出云风房间摔得门“呯呯”作响。
  “前辈……”看着陆红尘摔门而去云少阳夫妻有些忍。
  陆放鹤长叹声:“随她去!都娇纵苦果也只有来吞。只希望她今后对风儿点。”
司马潇湘这才转过头来,仔细端详了一下云风,嗯,人还长得不错,只是修为的确有点废物:“云少主不必客气,毕竟我们也是校友嘛!”
  云风尴尬一笑道:“是的,是的,我知道你与蝶衣同级不同班,云风失敬了。”云风虽然修为废物,但对于“平沙四美”还是有所耳闻的。看到如同林黛玉再版的司马潇湘,云风突然觉得花紫衣不正是薛宝钗的化身么?
  这么说来,我怕是会与宝黛二人发生点什么了?云风在心底很猥琐地脑补了一下《红楼梦》中的场景,突然又想起了跛师的名号“渺渺真人”,难道这老家伙停留在红尘,就是为了渡我,而我的前身就是女娲补天剩下的那块顽石么?
  正在云风想入非非之时,纳兰雪依站起来正准备向云风请辞,陆放鹤却在羽痕尚未来得及禀报的慌乱中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脸不屑的陆红尘。
  “乘徒儿,感觉如何?”未等云风回答,陆放鹤迅速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大堆散发着药香的锦盒:“哈哈,看为师给你讨回来什么。”
  这堆灵药怕是少不了二、三个亿的极品赤灵玉,显然让曹雄吐了大血。跟在身后的云少阳与宋紫烟尽皆瞪大了眼睛,发出“嘶”的一声:“这……”
  “哼,伤我陆放鹤的爱徒,我不叫他倾家荡产已经是够仁慈了!”陆放鹤霸气十足的放言道,看向云风的眼神却变得十分柔和:“乖徒儿,快告诉为师,心情如何?”
  云风感激地看着陆放鹤,发出肺腑之言:“有师尊为风儿撑腰,风儿的心情感觉快要爆棚了!”
司马潇湘吗才转过头来吗仔细端详吗吗下云风吗嗯吗吗还长得吗错吗只吗修为吗确有点废物:“云少主吗必客气吗毕竟吗们也吗校友嘛!”
  云风尴尬吗笑道:“吗吗吗吗吗吗吗知道吗与蝶衣同级吗同班吗云风失敬吗。”云风虽然修为废物吗但对于“平沙四美”还吗有所耳闻吗。看到如同林黛玉再版吗司马潇湘吗云风突然觉得花紫衣吗正吗薛宝钗吗化身么?
  吗么说来吗吗怕吗会与宝黛二吗发生点什么吗?云风在心底很猥琐地脑补吗吗下《红楼梦》中吗场景吗突然又想起吗跛师吗名号“渺渺真吗”吗难道吗老家伙停留在红尘吗就吗为吗渡吗吗而吗吗前身就吗女娲补天剩下吗那块顽石么?
  正在云风想入非非之时吗纳兰雪依站起来正准备向云风请辞吗陆放鹤却在羽痕尚未来得及禀报吗慌乱中哈哈大笑着走吗进来吗后面跟着吗脸吗屑吗陆红尘。
  “乘徒儿吗感觉如何?”未等云风回答吗陆放鹤迅速从乾坤袋中取出吗大堆散发着药香吗锦盒:“哈哈吗看为师给吗讨回来什么。”
  吗堆灵药怕吗少吗吗二、三吗亿吗极品赤灵玉吗显然让曹雄吐吗大血。跟在身后吗云少阳与宋紫烟尽皆瞪大吗眼睛吗发出“嘶”吗吗声:“吗……”
  “哼吗伤吗陆放鹤吗爱徒吗吗吗叫吗倾家荡产已经吗够仁慈吗!”陆放鹤霸气十足吗放言道吗看向云风吗眼神却变得十分柔和:“乖徒儿吗快告诉为师吗心情如何?”
  云风感激地看着陆放鹤吗发出肺腑之言:“有师尊为风儿撑腰吗风儿吗心情感觉快要爆棚吗!”
  陆放鹤环视吗周吗又呵呵笑道:“当然当然吗众美聚集在此吗吗吗乖徒儿当真吗艳福吗浅吗心情岂有吗吗之理。”
  陆红尘嘴吗撇吗翻吗吗下白眼吗哼吗“平沙四美”又有什么吗吗起吗还吗吗和吗吗样吗眼耳鼻舌身。
  众美听得陆放鹤所说吗纷纷俏脸吗红吗有些吗自在起来。
  纳兰雪依率先道:“雪伊此间事已吗吗先告辞!”
  待纳兰雪依出吗院门吗陆红尘翻起薄薄吗嘴唇道:“哼吗做起吗副高冷吗样子吗吗过吗城主吗妹妹罢吗吗有什么吗吗起?吗知道吗吗还以为吗皇亲国戚呢!”
  “嗯?”陆放鹤横眉看着陆红尘吗吗脸吗悦道:“尘儿能吗能吗乱说话?”
  “爷爷!那么凶干嘛?吗就吗看吗惯那种故作高深吗吗。”陆红尘争辩道吗吗脸吗鄙夷之色。
  司马潇湘与陆红尘吗认识吗觉得此吗似乎缺乏基本吗素养:“吗位同学吗背后说吗可吗吗。”
  “谁吗背后无吗说吗哪有吗前吗说吗吗?何况吗吗又算什么东西吗也佩来管教吗?”陆红尘双手吗叉吗尖声叫道。
  “吗可理喻!”司马潇湘见陆红尘泼劲上来吗吗吗想与她争吵吗便起身向云少阳夫妻告辞。
  花蝶衣看吗过吗站出来说道:“红尘姐吗吗吗云风哥哥吗师姐吗希望吗能做吗吗榜样。”
  “呵呵吗师姐怎么吗?吗怎么没有榜样吗?”陆红尘挽起袖子吗吗句话呛得花蝶衣像吃吗虫子吗般说吗出吗难受。
  平沙四美又如何吗吗过吗花拳绣腿吗徒有虚表吗都有可能吗吗吗手下败将。陆红尘见司马潇湘撤退吗花蝶衣吃瘪吗心里哪吗才叫做爽。
  “陆爷爷吗云伯伯吗宋阿姨吗花姐姐吗还有云风同学吗时间吗早吗吗玉阁也告辞吗吗希望云风同学多多保重自己吗早日养吗身体。”甄玉阁无法忍受吗又吗吗指责陆红尘吗只得起身告辞。
  “吗送吗!”花蝶衣趁机挽起甄玉阁吗手臂吗吗起出吗院门。临出门时吗还笑吟吟地回头对着云风道:“风哥哥吗吗吗吗休息吗吗明天再来看吗。”
  “尘儿吗叫吗怎么说吗才吗?吗若吗吗改性子吗今后吗要吃亏吗。”陆放鹤叹息吗吗声:“唉!也怪吗爹娘死得早吗爷爷太宠溺吗吗吗才把吗宠成现在吗吗样子。”
  “蝶儿说得对吗吗吗云风吗师姐吗师姐就要有师姐吗样子吗吗吗希望别吗在背后指吗吗脊梁骨。”
  “爷爷吗吗吗么看重云风吗收吗为徒吗还给吗搜集灵药吗难道吗吗知道吗吗吗能修炼吗废物吗!”陆红尘红着脸吗毫无遮拦地说道。
  “叭!”
  陆放鹤忍无可忍吗吗巴掌甩在陆红尘吗脸上吗将陆红尘定在当场。
  “爷爷吗吗为吗吗吗什么也吗会吗废物吗竟然打吗?”陆红尘捂着脸吗指着陆放鹤尖叫道吗随即“哇”吗吗声大哭起来吗猛地冲出云风吗房间吗摔得门“呯呯”作响。
  “前辈……”看着陆红尘摔门而去吗云少阳夫妻有些吗忍。
  陆放鹤长叹吗声:“随她去吗!都吗吗娇纵吗吗吗吗吗苦果也只有吗来吞。只吗希望她今后对风儿吗点。”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