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 1

下载免费读
“你记得我真是让人开心呢,明明是这么好的人,某个白兔子却是想独占呢,之前你就是察觉到我在边上才带着他跑走的吧。”
  W说着一翻身就从通风管上下来,落地之后瞟了一眼皱眉中的霜星,脸上笑容更加的邪恶了。
  “这里是罗德岛,你别太放肆了,不然我有权让你回去。”霜星警告道。
  “嗨嗨,官大一级压死人呢,谁让我就是个临时加入的雇佣兵呢。”
  “我爸看在你是萨卡兹的份上,又为特蕾西娅打工过才破例让你加入的,可我不信任你。”
  霜星和W针锋相对的说道,这个雇佣兵的恶行在整合运动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不是爱国者念及旧情想保护同族,白兔子早把她驱逐了。
  “我也没想要你的信任,我只是对他好奇罢了。”
  W翻了个白眼无视了霜星的话,转身就看向了刀客塔,那打量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商品一样。
  “看看这人的怂样,刚刚还喊非礼呢,这个就是你们整合运动心里的救世主?神?无所不能的先知?”
  “你到底想说什么?”
  刀客塔察觉到W身上有对自己的恶意,心里不禁在想莫非自己失忆前也给了她一刀?自己的隐藏身份是个专捅美少女的变态?
  “我听说你的事迹之后就很崇拜你啊,你的传说过于神化了你这个人,以至于我见到你真人的时候落差过大,大到我甚至怀疑你在假装失忆。”
  “呐,爱国者和我说你是殿下身边的人,这不巧了么,我也是殿下身边的人,可我从未听说过她边上有什么先知,如果你是躲在暗处的,那殿下遇害的那一天你在干什么,你究竟在哪里?”
  “那一天,为什么殿下会死?”
  W说着双手按在了刀客塔的肩膀上,等到最后一句话说完,眼中的恶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伤和懊悔,让刀某人感到疼的同时又无言以对。
  “够了,你逼迫一个失忆的人回答这些问题有意义吗?”
  霜星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走过来拍掉W的手不满的喝道。
  “好吧,你就护着他吧,反正在他想起答案之前,我会一直盯着他的,我们相处的时间还有很多不是么。”
  W被打断了也不生气,恢复之前的笑容之后说道,打开门在走之前还对刀客塔抛了个媚眼,这才晃着尾巴离开了。
你记得我真是让人开心呢明明是这么好的人某个白兔子却是想独占呢之前你就是察觉到我在边上才带着他跑走的吧说着一翻身就从通风管上下来落地之后瞟了一眼皱眉中的霜星脸上笑容更加的邪恶了这里是罗德岛你别太放肆了不然我有权让你回去霜星警告道嗨嗨官大一级压死人呢谁让我就是个临时加入的雇佣兵呢我爸看在你是萨卡兹的份上又为特蕾西娅打工过才破例让你加入的可我不信任你霜星和针锋相对的说道这个雇佣兵的恶行在整合运动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不是爱国者念及旧情想保护同族白兔子早把她驱逐了我也没想要你的信任我只是对他好奇罢了翻了个白眼无视了霜星的话转身就看向了刀客塔那打量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商品一样看看这人的怂样刚刚还喊非礼呢这个就是你们整合运动心里的救世主神无所不能的先知你到底想说什么刀客塔察觉到身上有对自己的恶意心里不禁在想莫非自己失忆前也给了她一刀自己的隐藏身份是个专捅美少女的变态我听说你的事迹之后就很崇拜你啊你的传说过于神化了你这个人以至于我见到你真人的时候落差过大大到我甚至怀疑你在假装失忆呐爱国者和我说你是殿下身边的人这不巧了么我也是殿下身边的人可我从未听说过她边上有什么先知如果你是躲在暗处的那殿下遇害的那一天你在干什么你究竟在哪里那一天为什么殿下会死说着双手按在了刀客塔的肩膀上等到最后一句话说完眼中的恶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伤和懊悔让刀某人感到疼的同时又无言以对够了你逼迫一个失忆的人回答这些问题有意义吗霜星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走过来拍掉的手不满的喝道好吧你就护着他吧反正在他想起答案之前我会一直盯着他的我们相处的时间还有很多不是么被打断了也不生气恢复之前的笑容之后说道打开门在走之前还对刀客塔抛了个媚眼这才晃着尾巴离开了别在意她就这种扭曲的性格霜星说道我还好看的出来她是真情流露不是故意来找麻烦的那个殿下对她来说肯定非常重要吧刀客塔无法和共情却能理解她的想法人死不能复生大概是用这样的行为来宣泄心里的悲伤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是你曾经的朋友谢谢你保护了我叶莲娜刀客塔重新看向霜星说道对于白兔子这样无私的保护他还是非常感动的而这句话也让她回忆起两人过去的情分虽然已经淡化了很多很多但终于还是有这样熟悉的感觉回来了“记得真让开心呢明明么某白兔子却想独占呢之前就察觉到在边上才带着跑走。”
  W说着翻身就从通风管上下来落地之后瞟眼皱眉中霜星脸上笑容更加邪恶。
  “里罗德岛别太放肆然有权让回去。”霜星警告道。
  “嗨嗨官大级压死呢谁让就临时加入雇佣兵呢。”
  “爸看在萨卡兹份上又为特蕾西娅打工过才破例让加入可信任。”
  霜星和W针锋相对说道雇佣兵恶行在整合运动里无知无晓要爱国者念及旧情想保护同族白兔子早把她驱逐。
  “也没想要信任只对奇罢。”
  W翻白眼无视霜星话转身就看向刀客塔那打量眼神就像在看商品样。
  “看看怂样刚刚还喊非礼呢就们整合运动心里救世主?神?无所能先知?”
  “到底想说什么?”
  刀客塔察觉到W身上有对自己恶意心里禁在想莫非自己失忆前也给她刀?自己隐藏身份专捅美少女变态?
  “听说事迹之后就很崇拜啊传说过于神化以至于见到真时候落差过大大到甚至怀疑在假装失忆。”
  “呐爱国者和说殿下身边巧么也殿下身边可从未听说过她边上有什么先知如果躲在暗处那殿下遇害那天在干什么究竟在哪里?”
  “那天为什么殿下会死?”
  W说着双手按在刀客塔肩膀上等到最后句话说完眼中恶意消失见取而代之悲伤和懊悔让刀某感到疼同时又无言以对。
  “够逼迫失忆回答些问题有意义?”
  霜星有些看下去她走过来拍掉W手满喝道。
  “就护着反正在想起答案之前会直盯着们相处时间还有很多么。”
  W被打断也生气恢复之前笑容之后说道打开门在走之前还对刀客塔抛媚眼才晃着尾巴离开。
  “别在意她就种扭曲性格。”霜星说道。
  “还看出来她真情流露故意来找麻烦那殿下对她来说肯定非常重要。”
  刀客塔无法和W共情却能理解她想法死能复生大概用样行为来宣泄心里悲伤。
  “也很清楚听说曾经朋友。”
  “谢谢保护叶莲娜。”
  刀客塔重新看向霜星说道对于白兔子样无私保护还非常感动而句话也让她回忆起两过去情分虽然已经淡化很多很多但终于还有样熟悉感觉回来。
“你记得我真是让人开心呢,明明是这么好的人,某个白兔子却是想独占呢,之前你就是察觉到我在边上才带着他跑走的吧。”
  W说着一翻身就从通风管上下来,落地之后瞟了一眼皱眉中的霜星,脸上笑容更加的邪恶了。
  “这里是罗德岛,你别太放肆了,不然我有权让你回去。”霜星警告道。
  “嗨嗨,官大一级压死人呢,谁让我就是个临时加入的雇佣兵呢。”
  “我爸看在你是萨卡兹的份上,又为特蕾西娅打工过才破例让你加入的,可我不信任你。”
  霜星和W针锋相对的说道,这个雇佣兵的恶行在整合运动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不是爱国者念及旧情想保护同族,白兔子早把她驱逐了。
  “我也没想要你的信任,我只是对他好奇罢了。”
  W翻了个白眼无视了霜星的话,转身就看向了刀客塔,那打量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商品一样。
  “看看这人的怂样,刚刚还喊非礼呢,这个就是你们整合运动心里的救世主?神?无所不能的先知?”
  “你到底想说什么?”
  刀客塔察觉到W身上有对自己的恶意,心里不禁在想莫非自己失忆前也给了她一刀?自己的隐藏身份是个专捅美少女的变态?
  “我听说你的事迹之后就很崇拜你啊,你的传说过于神化了你这个人,以至于我见到你真人的时候落差过大,大到我甚至怀疑你在假装失忆。”
  “呐,爱国者和我说你是殿下身边的人,这不巧了么,我也是殿下身边的人,可我从未听说过她边上有什么先知,如果你是躲在暗处的,那殿下遇害的那一天你在干什么,你究竟在哪里?”
  “那一天,为什么殿下会死?”
  W说着双手按在了刀客塔的肩膀上,等到最后一句话说完,眼中的恶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伤和懊悔,让刀某人感到疼的同时又无言以对。
  “够了,你逼迫一个失忆的人回答这些问题有意义吗?”
  霜星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走过来拍掉W的手不满的喝道。
  “好吧,你就护着他吧,反正在他想起答案之前,我会一直盯着他的,我们相处的时间还有很多不是么。”
  W被打断了也不生气,恢复之前的笑容之后说道,打开门在走之前还对刀客塔抛了个媚眼,这才晃着尾巴离开了。
“你记得我真是让人开心呢,明明是这么好的人,某个白兔子却是想独占呢,之前你就是察觉到我在边上才带着他跑走的吧。”
  W说着一翻身就从通风管上下来,落地之后瞟了一眼皱眉中的霜星,脸上笑容更加的邪恶了。
  “这里是罗德岛,你别太放肆了,不然我有权让你回去。”霜星警告道。
  “嗨嗨,官大一级压死人呢,谁让我就是个临时加入的雇佣兵呢。”
  “我爸看在你是萨卡兹的份上,又为特蕾西娅打工过才破例让你加入的,可我不信任你。”
  霜星和W针锋相对的说道,这个雇佣兵的恶行在整合运动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不是爱国者念及旧情想保护同族,白兔子早把她驱逐了。
  “我也没想要你的信任,我只是对他好奇罢了。”
  W翻了个白眼无视了霜星的话,转身就看向了刀客塔,那打量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商品一样。
  “看看这人的怂样,刚刚还喊非礼呢,这个就是你们整合运动心里的救世主?神?无所不能的先知?”
  “你到底想说什么?”
  刀客塔察觉到W身上有对自己的恶意,心里不禁在想莫非自己失忆前也给了她一刀?自己的隐藏身份是个专捅美少女的变态?
  “我听说你的事迹之后就很崇拜你啊,你的传说过于神化了你这个人,以至于我见到你真人的时候落差过大,大到我甚至怀疑你在假装失忆。”
  “呐,爱国者和我说你是殿下身边的人,这不巧了么,我也是殿下身边的人,可我从未听说过她边上有什么先知,如果你是躲在暗处的,那殿下遇害的那一天你在干什么,你究竟在哪里?”
  “那一天,为什么殿下会死?”
  W说着双手按在了刀客塔的肩膀上,等到最后一句话说完,眼中的恶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伤和懊悔,让刀某人感到疼的同时又无言以对。
  “够了,你逼迫一个失忆的人回答这些问题有意义吗?”
  霜星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走过来拍掉W的手不满的喝道。
  “好吧,你就护着他吧,反正在他想起答案之前,我会一直盯着他的,我们相处的时间还有很多不是么。”
  W被打断了也不生气,恢复之前的笑容之后说道,打开门在走之前还对刀客塔抛了个媚眼,这才晃着尾巴离开了。
  “别在意,她就这种扭曲的性格。”霜星说道。
  “我还好,看的出来她是真情流露,不是故意来找麻烦的,那个殿下对她来说肯定非常重要吧。”
  刀客塔无法和W共情,却能理解她的想法,人死不能复生,大概是用这样的行为来宣泄心里的悲伤。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是你曾经的朋友。”
  “谢谢你保护了我,叶莲娜。”
  刀客塔重新看向霜星说道,对于白兔子这样无私的保护,他还是非常感动的,而这句话也让她回忆起两人过去的情分,虽然已经淡化了很多很多,但终于还是有这样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