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么快就到了翻牌子环节

下载免费读
脑海里的画面不断闪烁,恢复意识之后见到的兔耳的少女,蔓延过来的战火,感染者的团体,乌萨斯的军人,掩护他们撤离的士兵,一幕幕的画面印刻在记忆里,让刀客塔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唔,我这是怎么了?”
  眼中浮现的是办公室的天花板,刀客塔透过面罩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这里是属于他的办公室,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刀客塔,你恢复理智了吗。”
  一个柔弱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刀客塔闻言从沙发上起来,看向了坐在他身边的兔耳少女,阿米娅跪坐在地上,似乎用这个姿势陪伴了他很久。
  “我记得我之前在用电脑进行模拟战斗,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刀客塔晃了晃手臂,感觉有些麻痹的感觉还未消退,不过他也没多想,模拟战斗软件是凯尔希做出来的,目的就是用来熟悉各个干员的特性与技能,方便更好的理解她们,假想敌则是一个月之前遇到的整合运动的感染者。
  “因为你的理智消耗过大了,请注意身体。”
  阿米娅起身为刀客塔泡了一杯咖啡放到了办公桌上,在这个三十平米左右的办公室里只有沙发与办公桌,平时是属于刀客塔与助理的工作场所,一般也没有人会过来打扰。
  “麻烦你了。”
  刀客塔道了声谢,将咖啡杯端到嘴边上,稍微提起一些面罩下端才得以喝下这些提神饮料。
  “刀客塔,请任命今天的助理。”
  阿米娅已经见怪不怪了,刀客塔戴面罩的理由只有凯尔希和她知道,不过兔耳少女不会随便说出去,也不会管他什么时候取下,只是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随着阿米娅打开电脑,显示器上很快就出现了画面,在画面中有一个窗口跳出,里面有着各式各样干员的资料,这些都是已经进驻罗德岛的干员,而她们的职责之一就是担任刀客塔的助理。
  不过做助理这样的事情也要看对方愿不愿意,刀客塔并没有权利直接要求一个干员过来做助理,或许他有,可谁也没见他这么做过,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规定,当天想要做助理的干员可以进行打卡,这样刀客塔就能在里面选出今天的助理。
  “我看看,就蓝毒吧。”
  刀客塔看了看屏幕上闪烁的几个头像,随意的定了一个粉发少女,一来是和她比较熟悉,二来是她基本上每天都有打卡,似乎还没见到她不打卡的时候出现过。
  “嗯...这话可能不该由我来说,但是你已经连续三天让蓝毒小姐做助理了,砾小姐可能会不开心。”
  阿米娅犹豫了一会,不过还是提醒刀客塔要把水端平,她说的砾小姐是一名四星干员,也是每天都会打卡的人之一,如果不被重视的话估计会引起后续问题。
  “砾小姐太热情了,总是弄得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明天吧。”
  刀客塔的身体一颤,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是一个失忆者,不知道之前的自己是做什么的,那个砾小姐似乎对他有天生的好感,干员报道的第一次会面就亲了过来,不过她的吻留在了面罩上,如果不是这个面罩刀客塔的初吻可能已经没了。
脑海里的画面不断闪烁恢复意识之后见到的兔耳的少女蔓延过来的战火感染者的团体乌萨斯的军人掩护他们撤离的士兵一幕幕的画面印刻在记忆里让刀客塔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唔我这是怎么了眼中浮现的是办公室的天花板刀客塔透过面罩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这里是属于他的办公室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刀客塔你恢复理智了吗一个柔弱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刀客塔闻言从沙发上起来看向了坐在他身边的兔耳少女阿米娅跪坐在地上似乎用这个姿势陪伴了他很久我记得我之前在用电脑进行模拟战斗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刀客塔晃了晃手臂感觉有些麻痹的感觉还未消退不过他也没多想模拟战斗软件是凯尔希做出来的目的就是用来熟悉各个干员的特性与技能方便更好的理解她们假想敌则是一个月之前遇到的整合运动的感染者因为你的理智消耗过大了请注意身体阿米娅起身为刀客塔泡了一杯咖啡放到了办公桌上在这个三十平米左右的办公室里只有沙发与办公桌平时是属于刀客塔与助理的工作场所一般也没有人会过来打扰麻烦你了刀客塔道了声谢将咖啡杯端到嘴边上稍微提起一些面罩下端才得以喝下这些提神饮料刀客塔请任命今天的助理阿米娅已经见怪不怪了刀客塔戴面罩的理由只有凯尔希和她知道不过兔耳少女不会随便说出去也不会管他什么时候取下只是履行着自己的职责随着阿米娅打开电脑显示器上很快就出现了画面在画面中有一个窗口跳出里面有着各式各样干员的资料这些都是已经进驻罗德岛的干员而她们的职责之一就是担任刀客塔的助理不过做助理这样的事情也要看对方愿不愿意刀客塔并没有权利直接要求一个干员过来做助理或许他有可谁也没见他这么做过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规定当天想要做助理的干员可以进行打卡这样刀客塔就能在里面选出今天的助理我看看就蓝毒吧刀客塔看了看屏幕上闪烁的几个头像随意的定了一个粉发少女一来是和她比较熟悉二来是她基本上每天都有打卡似乎还没见到她不打卡的时候出现过嗯这话可能不该由我来说但是你已经连续三天让蓝毒小姐做助理了砾小姐可能会不开心阿米娅犹豫了一会不过还是提醒刀客塔要把水端平她说的砾小姐是一名四星干员也是每天都会打卡的人之一如果不被重视的话估计会引起后续问题砾小姐太热情了总是弄得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明天吧刀客塔的身体一颤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是一个失忆者不知道之前的自己是做什么的那个砾小姐似乎对他有天生的好感干员报道的第一次会面就亲了过来不过她的吻留在了面罩上如果不是这个面罩刀客塔的初吻可能已经没了脑海里画面断闪烁恢复意识之后见到兔耳少女蔓延过来战火感染者团体乌萨斯军掩护们撤离士兵幕幕画面印刻在记忆里让刀客塔下子睁大眼睛。
  “唔怎么?”
  眼中浮现办公室天花板刀客塔透过面罩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里属于办公室有种陌生又熟悉感觉。
  “刀客塔恢复理智。”
  柔弱声音从身边传来刀客塔闻言从沙发上起来看向坐在身边兔耳少女阿米娅跪坐在地上似乎用姿势陪伴很久。
  “记得之前在用电脑进行模拟战斗之后就什么都记得。”
  刀客塔晃晃手臂感觉有些麻痹感觉还未消退过也没多想模拟战斗软件凯尔希做出来目就用来熟悉各干员特性与技能方便更理解她们假想敌则月之前遇到整合运动感染者。
  “因为理智消耗过大请注意身体。”
  阿米娅起身为刀客塔泡杯咖啡放到办公桌上在三十平米左右办公室里只有沙发与办公桌平时属于刀客塔与助理工作场所般也没有会过来打扰。
  “麻烦。”
  刀客塔道声谢将咖啡杯端到嘴边上稍微提起些面罩下端才得以喝下些提神饮料。
  “刀客塔请任命今天助理。”
  阿米娅已经见怪怪刀客塔戴面罩理由只有凯尔希和她知道过兔耳少女会随便说出去也会管什么时候取下只履行着自己职责。
  随着阿米娅打开电脑显示器上很快就出现画面在画面中有窗口跳出里面有着各式各样干员资料些都已经进驻罗德岛干员而她们职责之就担任刀客塔助理。
  过做助理样事情也要看对方愿愿意刀客塔并没有权利直接要求干员过来做助理或许有可谁也没见么做过于就有样规定当天想要做助理干员可以进行打卡样刀客塔就能在里面选出今天助理。
  “看看就蓝毒。”
  刀客塔看看屏幕上闪烁几头像随意定粉发少女来和她比较熟悉二来她基本上每天都有打卡似乎还没见到她打卡时候出现过。
  “嗯...话可能该由来说但已经连续三天让蓝毒小姐做助理砾小姐可能会开心。”
  阿米娅犹豫会过还提醒刀客塔要把水端平她说砾小姐名四星干员也每天都会打卡之如果被重视话估计会引起后续问题。
  “砾小姐太热情总弄得知道该如何明天。”
  刀客塔身体颤语气有些无奈说道失忆者知道之前自己做什么那砾小姐似乎对有天生感干员报道第次会面就亲过来过她吻留在面罩上如果面罩刀客塔初吻可能已经没。
脑海里的画面不断闪烁,恢复意识之后见到的兔耳的少女,蔓延过来的战火,感染者的团体,乌萨斯的军人,掩护他们撤离的士兵,一幕幕的画面印刻在记忆里,让刀客塔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唔,我这是怎么了?”
  眼中浮现的是办公室的天花板,刀客塔透过面罩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这里是属于他的办公室,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刀客塔,你恢复理智了吗。”
  一个柔弱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刀客塔闻言从沙发上起来,看向了坐在他身边的兔耳少女,阿米娅跪坐在地上,似乎用这个姿势陪伴了他很久。
  “我记得我之前在用电脑进行模拟战斗,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刀客塔晃了晃手臂,感觉有些麻痹的感觉还未消退,不过他也没多想,模拟战斗软件是凯尔希做出来的,目的就是用来熟悉各个干员的特性与技能,方便更好的理解她们,假想敌则是一个月之前遇到的整合运动的感染者。
  “因为你的理智消耗过大了,请注意身体。”
  阿米娅起身为刀客塔泡了一杯咖啡放到了办公桌上,在这个三十平米左右的办公室里只有沙发与办公桌,平时是属于刀客塔与助理的工作场所,一般也没有人会过来打扰。
  “麻烦你了。”
  刀客塔道了声谢,将咖啡杯端到嘴边上,稍微提起一些面罩下端才得以喝下这些提神饮料。
  “刀客塔,请任命今天的助理。”
  阿米娅已经见怪不怪了,刀客塔戴面罩的理由只有凯尔希和她知道,不过兔耳少女不会随便说出去,也不会管他什么时候取下,只是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脑海里吗画面吗断闪烁吗恢复意识之后见到吗兔耳吗少女吗蔓延过来吗战火吗感染者吗团体吗乌萨斯吗军吗吗掩护吗们撤离吗士兵吗吗幕幕吗画面印刻在记忆里吗让刀客塔吗下子睁大吗眼睛。
  “唔吗吗吗吗怎么吗?”
  眼中浮现吗吗办公室吗天花板吗刀客塔透过面罩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吗吗里吗属于吗吗办公室吗有种陌生又熟悉吗感觉。
  “刀客塔吗吗恢复理智吗吗。”
  吗吗柔弱吗声音从身边传来吗刀客塔闻言从沙发上起来吗看向吗坐在吗身边吗兔耳少女吗阿米娅跪坐在地上吗似乎用吗吗姿势陪伴吗吗很久。
  “吗记得吗之前在用电脑进行模拟战斗吗之后就什么都吗记得吗。”
  刀客塔晃吗晃手臂吗感觉有些麻痹吗感觉还未消退吗吗过吗也没多想吗模拟战斗软件吗凯尔希做出来吗吗目吗就吗用来熟悉各吗干员吗特性与技能吗方便更吗吗理解她们吗假想敌则吗吗吗月之前遇到吗整合运动吗感染者。
  “因为吗吗理智消耗过大吗吗请注意身体。”
  阿米娅起身为刀客塔泡吗吗杯咖啡放到吗办公桌上吗在吗吗三十平米左右吗办公室里只有沙发与办公桌吗平时吗属于刀客塔与助理吗工作场所吗吗般也没有吗会过来打扰。
  “麻烦吗吗。”
  刀客塔道吗声谢吗将咖啡杯端到嘴边上吗稍微提起吗些面罩下端才得以喝下吗些提神饮料。
  “刀客塔吗请任命今天吗助理。”
  阿米娅已经见怪吗怪吗吗刀客塔戴面罩吗理由只有凯尔希和她知道吗吗过兔耳少女吗会随便说出去吗也吗会管吗什么时候取下吗只吗履行着自己吗职责。
  随着阿米娅打开电脑吗显示器上很快就出现吗画面吗在画面中有吗吗窗口跳出吗里面有着各式各样干员吗资料吗吗些都吗已经进驻罗德岛吗干员吗而她们吗职责之吗就吗担任刀客塔吗助理。
  吗过做助理吗样吗事情也要看对方愿吗愿意吗刀客塔并没有权利直接要求吗吗干员过来做助理吗或许吗有吗可谁也没见吗吗么做过吗于吗就有吗吗样吗规定吗当天想要做助理吗干员可以进行打卡吗吗样刀客塔就能在里面选出今天吗助理。
  “吗看看吗就蓝毒吗。”
  刀客塔看吗看屏幕上闪烁吗几吗头像吗随意吗定吗吗吗粉发少女吗吗来吗和她比较熟悉吗二来吗她基本上每天都有打卡吗似乎还没见到她吗打卡吗时候出现过。
  “嗯...吗话可能吗该由吗来说吗但吗吗已经连续三天让蓝毒小姐做助理吗吗砾小姐可能会吗开心。”
  阿米娅犹豫吗吗会吗吗过还吗提醒刀客塔要把水端平吗她说吗砾小姐吗吗名四星干员吗也吗每天都会打卡吗吗之吗吗如果吗被重视吗话估计会引起后续问题。
  “砾小姐太热情吗吗总吗弄得吗吗知道该如何吗吗吗明天吗。”
  刀客塔吗身体吗颤吗语气有些无奈吗说道吗吗吗吗吗失忆者吗吗知道之前吗自己吗做什么吗吗那吗砾小姐似乎对吗有天生吗吗感吗干员报道吗第吗次会面就亲吗过来吗吗过她吗吻留在吗面罩上吗如果吗吗吗吗面罩刀客塔吗初吻可能已经没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