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谈判

下载免费读
古往今来都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放在林年这种特殊情况上就是“儿行千里姐担忧”,可曼蒂从来没有听过“儿行千里担忧姐”的这种说法。
  “所以我拒绝。”林年点了点头说道。
  “不,你怎么能拒绝...不是,我是说,你怎么会因为这种搞笑的原因放弃卡塞尔之门?”曼蒂感觉自己憋了一口气,现在的情况超乎了她之前在咖啡厅里演练过的所有意外场面,她甚至考虑到了如果林年说自己晕机的话,她就马上联系学院给林年换轮船票打包送去美国。
古往今来都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放在林年这种特殊情况上就是儿行千里姐担忧可曼蒂从来没有听过儿行千里担忧姐的这种说法所以我拒绝林年点了点头说道不你怎么能拒绝不是我是说你怎么会因为这种搞笑的原因放弃卡塞尔之门曼蒂感觉自己憋了一口气现在的情况超乎了她之前在咖啡厅里演练过的所有意外场面她甚至考虑到了如果林年说自己晕机的话她就马上联系学院给林年换轮船票打包送去美国你觉得这很好笑吗林年顿了一下轻声问曼蒂忽然说不出话了万万没想到问题不上出在林年身上而是出在了林年姐姐那里他见过父母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舍得孩子出国留学的但没见过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担心父母在国内的这种情况下难道她还能把林年姐姐一起给打包丢去美国曼施坦因教授知道了会砍死她吧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商量曼蒂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说要么这样你跟我们去圣安东尼奥读预科班我让学院给你姐姐在国内安排一个工作不用了我说了不管是圣安东尼奥还是伊利诺伊州都太远了林年轻声说道很感谢你们学校的看重我十分受宠若惊拒绝只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还希望贵校在我们高中另外招生一些尖子生我的话就算了吧这彬彬有礼的拒绝一出口曼蒂脸都快绿了算了你怎么能算了啊你觉得拒绝是你的问题但你拒绝了其实要出问题的是我啊让一个预估级甚至还处于觉醒边缘的混血种流落在外鬼知道哪天这座滨海城市就会爆出神秘力量杀人事件到时候来到这里的就不再是她这样青春美丽的招生办人员了而是那群满是冷血杀猪匠的执行部可很多事情曼蒂都没法跟林年直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是得签了保密协议才能进行透露的可签协议就意味着同意入学这又是一个死循环但我想了一下其实我们好像也有的谈林年沉默思考了片刻忽然说道曼蒂一个喘气差点没缓过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你说话别大喘气啊有的谈就谈啊你有什么条件直说只要不出格我们学院都会尽量满足你但话一出口她又觉得古怪了起来好像现在她才是求着入学的学生林年才是招生办的人我想跳过预科班直接入学就读你们学院本部林年看向曼蒂的双眼认真的说道这曼蒂呆住了因为这个条件倒是出人意料但犹豫了片刻后她说道你等等你的要求已经超出我的办事权限了我得先请示我的上级再做决定看是否能满足你的条件林年喝了一口咖啡示意无碍他可以等曼蒂从包里拿出了一部划开了屏幕拨打了一个电话在对面接通后第一时间说道是我曼蒂曼施坦因教授我这边跟他面谈出了一些问题嗯对他说他想提一个条件不然会直接拒绝卡塞尔之门不问题就出现在这个条件上他想要提前入学直接跳过预科班就读一年级说完这席话后曼蒂陷入了沉默因为电话那头也陷入了沉默桌对面的林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喝咖啡片刻后曼蒂抬起头看向林年说道曼施坦因教授想跟你说话他是学校的风纪委员会主席兼管理财政的教员有资格处理你提出的相关要求好的林年放下了咖啡杯坐正了曼蒂点下了免提键林年吗电话那头响起的是一个老人的声音给林年的第一印象是严肃刻板但对方接下来说的话却是格外的和善我听曼蒂说你的要求是提前入学卡塞尔你可以说说为什么吗因为按理来说大学应该是没有任何年龄要求的只要知识储备足够通过相关考试并且表现出水平线以上的知识学习能力就能入读大学我觉得以我的学习水平可以跳过高三直接就读贵校林年整理了一下言辞缓缓说道并且以我的性格并不喜欢太被动贵校的学生之前介绍时提到过奖学金的事情我想以正大光明的方式通过学习获得奖学金自主的承担一切生活消费所以你为的是奖学金的事情电话那头曼施坦因教授直接说道是的林年也毫不避讳的承认了我想提前入学获得奖学金原来你之前一直是在讨价还价桌对面的曼蒂扶额靠在了桌上她千想万想都没想到之前全程表现出如此独立性格的林年绕了这么久居然只是为了奖学金的问题拿着电话的林年看了曼蒂一眼说这是一个买白菜为了五角钱也能讨价还价半小时的国家曼蒂揉了揉太阳穴美金的奖学金不算少但对于卡塞尔学院来说绝对也不算多甚至堪称九牛一毛如果只是钱的事情那么这次的招生无疑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如果是寻常学生我说不定会拒绝但如果是你的话提前入学不是不可以曼施坦因教授说道就此之外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我希望你知道我们学院是诚信想要将优异的学生培养成才而你无疑就是我们眼中的优异学生你的意愿我们会格外的重视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现在可以一次性问完林年安静了数秒后开口说道国内成绩优秀的学生有很多但为什么找上我不我要更正一点你是优异而不是优秀曼施坦因教授淡淡地说道林年兀然抬头看向曼蒂他似乎意识到了从一开始这些人找上自己从来都是以优异二字来夸赞自己的而并非优秀优秀与优异两者都是赞美可却存在着一字之差现在林年似乎意识到了为什么这所卡塞尔学院会不辞千里而来找上自己了你明白了曼施坦因教授见林年沉默了这么久微笑着说道并且我听曼蒂说你一直放不下你的姐姐独自在国内是吧是我原计划是打算预支奖学金在学院附近租房子和他一起住林年坦然说道卡塞尔学院处于远郊唯一抵达的方式是坐次快车学院的附近没有城镇是旷野和红松林所以你未来四年可能只能住校了曼施坦因教授说道但我愿意给你一个优待学校方面愿意给你一个优待你可以带你的姐姐一起来学院我们会为她安排一份适合她的工作教授曼蒂惊讶出声电话那头的曼施坦因教授没有理会她继续说道但她在进入我们校园之前需要签订一份保密协议承诺不泄密在学院内包括但不限于听见看见的一切有关事务这样我才能有资格向校长申请让她和你一起进入学院本部这份优待有点大这下就算是林年也忍不住动容了我需要考虑考虑古往今来都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放在林年这种特殊情况上就是“儿行千里姐担忧”,可曼蒂从来没有听过“儿行千里担忧姐”的这种说法。
  “所以我拒绝。”林年点了点头说道。
  “不,你怎么能拒绝...不是,我是说,你怎么会因为这种搞笑的原因放弃卡塞尔之门?”曼蒂感觉自己憋了一口气,现在的情况超乎了她之前在咖啡厅里演练过的所有意外场面,她甚至考虑到了如果林年说自己晕机的话,她就马上联系学院给林年换轮船票打包送去美国。
  “你觉得这很好笑吗?”林年顿了一下轻声问。
  曼蒂忽然说不出话了。
  万万没想到,问题不上出在林年身上,而是出在了林年姐姐那里,他见过父母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舍得孩子出国留学的,但没见过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担心父母在国内的,这种情况下难道她还能把林年姐姐一起给打包丢去美国?曼施坦因教授知道了会砍死她吧?
  “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商量。”曼蒂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说:“要么这样,你跟我们去圣安东尼奥读预科班,我让学院给你姐姐在国内安排一个工作...”
  “不用了,我说了,不管是圣安东尼奥还是伊利诺伊州都太远了。”林年轻声说道:“很感谢你们学校的看重,我十分受宠若惊,拒绝只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还希望贵校在我们高中另外招生一些尖子生,我的话就算了吧。”
  这彬彬有礼的拒绝一出口,曼蒂脸都快绿了,算了,你怎么能算了啊?你觉得拒绝是你的问题,但你拒绝了其实要出问题的是我啊。
  让一个预估A级甚至还处于觉醒边缘的混血种流落在外,鬼知道哪天这座滨海城市就会爆出神秘力量杀人事件,到时候来到这里的就不再是她这样青春美丽的招生办人员了,而是那群满是冷血杀猪匠的执行部!
  可很多事情曼蒂都没法跟林年直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是得签了保密协议才能进行透露的,可签协议就意味着同意入学,这又是一个死循环。
  “但我想了一下,其实我们好像也有的谈。”林年沉默思考了片刻忽然说道。
  曼蒂一个喘气差点没缓过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你说话别大喘气啊,有的谈就谈啊,你有什么条件直说,只要不出格,我们学院都会尽量满足你。”
  但话一出口,她又觉得古怪了起来,好像现在她才是求着入学的学生,林年才是招生办的人。
  “我想跳过预科班直接入学就读你们学院本部。”林年看向曼蒂的双眼认真的说道。
  “这。”曼蒂呆住了,因为这个条件倒是出人意料,但犹豫了片刻后她说道:“你等等,你的要求已经超出我的办事权限了,我得先请示我的上级再做决定看是否能满足你的条件。”
  林年喝了一口咖啡示意无碍,他可以等。
  曼蒂从包里拿出了一部iPhone3划开了屏幕拨打了一个电话,在对面接通后第一时间说道:“是我,曼蒂,曼施坦因教授,我这边跟他面谈出了一些问题。”
  “嗯,对,他说他想提一个条件不然会直接拒绝卡塞尔之门...”
  “不...问题就出现在这个条件上,他想要提前入学,直接跳过预科班就读一年级。”说完这席话后曼蒂陷入了沉默,因为电话那头也陷入了沉默,桌对面的林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喝咖啡。
  片刻后曼蒂抬起头看向林年说道:“曼施坦因教授想跟你说话,他是学校的风纪委员会主席兼管理财政的教员,有资格处理你提出的相关要求。”
  “好的。”林年放下了咖啡杯坐正了,曼蒂点下了免提键。
  “林年吗?”电话那头响起的是一个老人的声音,给林年的第一印象是严肃刻板,但对方接下来说的话却是格外的和善:“我听曼蒂说你的要求是提前入学卡塞尔?你可以说说为什么吗?”
  “因为按理来说大学应该是没有任何年龄要求的,只要知识储备足够通过相关考试,并且表现出水平线以上的知识学习能力就能入读大学,我觉得以我的学习水平可以跳过高三直接就读贵校。”林年整理了一下言辞缓缓说道:“并且以我的性格并不喜欢太被动,贵校的学生之前介绍时提到过奖学金的事情,我想以正大光明的方式通过学习获得奖学金,自主的承担一切生活消费。”
  “所以你为的是奖学金的事情?”电话那头曼施坦因教授直接说道。
  “是的。”林年也毫不避讳的承认了:“我想提前入学获得奖学金。”
  “原来你之前一直是在讨价还价。”桌对面的曼蒂扶额靠在了桌上,她千想万想都没想到之前全程表现出如此独立性格的林年绕了这么久居然只是为了奖学金的问题。
  拿着电话的林年看了曼蒂一眼说:“这是一个买白菜为了五角钱也能讨价还价半小时的国家。”
  曼蒂揉了揉太阳穴,36000美金的奖学金,不算少,但对于卡塞尔学院来说绝对也不算多,甚至堪称九牛一毛,如果只是钱的事情,那么这次的招生无疑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如果是寻常学生我说不定会拒绝,但如果是你的话,提前入学不是不可以。”曼施坦因教授说道:“就此之外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我希望你知道我们学院是诚信想要将优异的学生培养成才,而你无疑就是我们眼中的优异学生,你的意愿我们会格外的重视,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现在可以一次性问完。”
  林年安静了数秒后开口说道“国内成绩优秀的学生有很多,但为什么找上我。”
  “不,我要更正一点,你是“优异”而不是优秀。”曼施坦因教授淡淡地说道。
  林年兀然抬头看向曼蒂,他似乎意识到了从一开始这些人找上自己,从来都是以“优异”二字来夸赞自己的,而并非优秀。
  优秀与优异两者都是赞美,可却存在着一字之差。
  现在,林年似乎意识到了为什么这所“卡塞尔学院”会不辞千里而来找上自己了。
  “你明白了。”曼施坦因教授见林年沉默了这么久微笑着说道:“并且,我听曼蒂说你一直放不下你的姐姐独自在国内是吧?”
  “是,我原计划是打算预支奖学金,在学院附近租房子和他一起住。”林年坦然说道。
  “卡塞尔学院处于远郊,唯一抵达的方式是坐CC1000次快车,学院的附近没有城镇是旷野和红松林,所以你未来四年可能只能住校了。”曼施坦因教授说道:“但我愿意给你一个优待、学校方面愿意给你一个优待,你可以带你的姐姐一起来学院,我们会为她安排一份适合她的工作。”
  “教授!”曼蒂惊讶出声。
  电话那头的曼施坦因教授没有理会她继续说道:“但她在进入我们校园之前需要签订一份保密协议,承诺不泄密在学院内包括但不限于听见、看见的一切有关事务,这样我才能有资格向校长申请让她和你一起进入学院本部。”
  “这份优待有点大。”这下就算是林年也忍不住动容了:“我需要考虑考虑。”
古往今来都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放在林年这种特殊情况上就是“儿行千里姐担忧”,可曼蒂从来没有听过“儿行千里担忧姐”的这种说法。
  “所以我拒绝。”林年点了点头说道。
  “不,你怎么能拒绝...不是,我是说,你怎么会因为这种搞笑的原因放弃卡塞尔之门?”曼蒂感觉自己憋了一口气,现在的情况超乎了她之前在咖啡厅里演练过的所有意外场面,她甚至考虑到了如果林年说自己晕机的话,她就马上联系学院给林年换轮船票打包送去美国。
  “你觉得这很好笑吗?”林年顿了一下轻声问。
  曼蒂忽然说不出话了。
  万万没想到,问题不上出在林年身上,而是出在了林年姐姐那里,他见过父母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舍得孩子出国留学的,但没见过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担心父母在国内的,这种情况下难道她还能把林年姐姐一起给打包丢去美国?曼施坦因教授知道了会砍死她吧?
  “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商量。”曼蒂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说:“要么这样,你跟我们去圣安东尼奥读预科班,我让学院给你姐姐在国内安排一个工作...”
  “不用了,我说了,不管是圣安东尼奥还是伊利诺伊州都太远了。”林年轻声说道:“很感谢你们学校的看重,我十分受宠若惊,拒绝只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还希望贵校在我们高中另外招生一些尖子生,我的话就算了吧。”
  这彬彬有礼的拒绝一出口,曼蒂脸都快绿了,算了,你怎么能算了啊?你觉得拒绝是你的问题,但你拒绝了其实要出问题的是我啊。
  让一个预估A级甚至还处于觉醒边缘的混血种流落在外,鬼知道哪天这座滨海城市就会爆出神秘力量杀人事件,到时候来到这里的就不再是她这样青春美丽的招生办人员了,而是那群满是冷血杀猪匠的执行部!
  可很多事情曼蒂都没法跟林年直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是得签了保密协议才能进行透露的,可签协议就意味着同意入学,这又是一个死循环。
  “但我想了一下,其实我们好像也有的谈。”林年沉默思考了片刻忽然说道。
  曼蒂一个喘气差点没缓过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你说话别大喘气啊,有的谈就谈啊,你有什么条件直说,只要不出格,我们学院都会尽量满足你。”
  但话一出口,她又觉得古怪了起来,好像现在她才是求着入学的学生,林年才是招生办的人。
  “我想跳过预科班直接入学就读你们学院本部。”林年看向曼蒂的双眼认真的说道。
  “这。”曼蒂呆住了,因为这个条件倒是出人意料,但犹豫了片刻后她说道:“你等等,你的要求已经超出我的办事权限了,我得先请示我的上级再做决定看是否能满足你的条件。”
  林年喝了一口咖啡示意无碍,他可以等。
  曼蒂从包里拿出了一部iPhone3划开了屏幕拨打了一个电话,在对面接通后第一时间说道:“是我,曼蒂,曼施坦因教授,我这边跟他面谈出了一些问题。”
  “嗯,对,他说他想提一个条件不然会直接拒绝卡塞尔之门...”
  “不...问题就出现在这个条件上,他想要提前入学,直接跳过预科班就读一年级。”说完这席话后曼蒂陷入了沉默,因为电话那头也陷入了沉默,桌对面的林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喝咖啡。
  片刻后曼蒂抬起头看向林年说道:“曼施坦因教授想跟你说话,他是学校的风纪委员会主席兼管理财政的教员,有资格处理你提出的相关要求。”
  “好的。”林年放下了咖啡杯坐正了,曼蒂点下了免提键。
  “林年吗?”电话那头响起的是一个老人的声音,给林年的第一印象是严肃刻板,但对方接下来说的话却是格外的和善:“我听曼蒂说你的要求是提前入学卡塞尔?你可以说说为什么吗?”
  “因为按理来说大学应该是没有任何年龄要求的,只要知识储备足够通过相关考试,并且表现出水平线以上的知识学习能力就能入读大学,我觉得以我的学习水平可以跳过高三直接就读贵校。”林年整理了一下言辞缓缓说道:“并且以我的性格并不喜欢太被动,贵校的学生之前介绍时提到过奖学金的事情,我想以正大光明的方式通过学习获得奖学金,自主的承担一切生活消费。”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