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曼施坦因

下载免费读
金色大厅里四周到处都是火,壁炉里的火焰旺盛的烧了出来,火舌爬上了圣诞树,欢快的舔舐着大厅的穹顶,入耳的是美妙的音乐,人们在舞池里以火焰为伴纵情舞蹈,男人沉醉的亲吻着女人,脚下的舞步踢踏的愈来愈盛就像是要一直舞进地狱。
  “跑,跑快些,别回头。”脸上沾着血的女孩说道。
  小男孩蹲坐在地上脸上有些茫然,他环顾四周,眼底倒影着滔天的火光。
  女孩坐在大厅中央捂住腹部,鲜血不住的涌了出来,小男孩贴了过去想帮他按住伤口但却被女孩一把推开坐倒在了地上并面露怒容道:“你没听见吗?我让你滚!”
  小男孩被吓着了,他向来很听女孩的话,也最怕女孩生气。
  女孩看见地上恐惧却没有任何动作的男孩忽的神情柔软了起来说:“你过来。”
  小男孩毫不迟疑的爬了过去,女孩伸手抚摸他的脸,鲜血留在了他的脸颊上,温热的,有些粘稠,女孩温声细语地说道:“我要死了,这里的人都要死了,但你不同,你可以从这里逃走,你丢下我我不怪你,你现在在这里本来就是意外,所以走吧,别等了,你一直都很听我的话不是吗?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我让你去死你也会去死,但我现在想让你走,如果再等下去的话就真的走不了了。”
  着火的圣诞树倒了,将几个纵情舞蹈的男女压在了下面,金色大厅中依旧载歌载舞,没有人恐慌,他们对一切的灾难视而不见,似乎唯有女孩和男孩两个最不正常的人才是正常的。
  小男孩看着女孩不住的摇头,他说什么都不走。
  “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三件事吗?”女孩看着小男孩忽然说道:“现在该履行你的承诺了,我要你转身离开我,跑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小男孩脸上出现了犹豫,可还是没有动,他握着女孩满是鲜血的手浑身都在颤抖。
  “我不是说了吗,过了今晚你就是男子汉了,男子汉从来都会信守诺言,答应我好吗?”女孩伸手撩起了小男孩的额发微笑着说。
  小男孩呆呆的看着女孩,良久他才点了点头。
  “很好,不愧是我的男子汉。”女孩搂过了小男孩的头亲吻他的额头,用力的推了他一把,男孩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后头也不回的向着金色大厅的大门冲去。
  “跑啊!再跑快些!不要回头,一直跑到那——春暖花开的花园里去!”女孩在火焰中看着小男孩一骑绝尘的背影大声的喊道。
  小男孩真的跑的很快,脚下仿佛生了风,什么障碍都拦不住他,最后冲出了火焰的帷幕消失在了大厅的大门。
  女孩坐在血泊中看着男孩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确信他不会再回来了,捏紧的拳头才略微放松了,浑身绷起的那股劲儿也彻底卸掉了,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金色大厅里四周到处都是火壁炉里的火焰旺盛的烧了出来火舌爬上了圣诞树欢快的舔舐着大厅的穹顶入耳的是美妙的音乐人们在舞池里以火焰为伴纵情舞蹈男人沉醉的亲吻着女人脚下的舞步踢踏的愈来愈盛就像是要一直舞进地狱跑跑快些别回头脸上沾着血的女孩说道小男孩蹲坐在地上脸上有些茫然他环顾四周眼底倒影着滔天的火光女孩坐在大厅中央捂住腹部鲜血不住的涌了出来小男孩贴了过去想帮他按住伤口但却被女孩一把推开坐倒在了地上并面露怒容道你没听见吗我让你滚小男孩被吓着了他向来很听女孩的话也最怕女孩生气女孩看见地上恐惧却没有任何动作的男孩忽的神情柔软了起来说你过来小男孩毫不迟疑的爬了过去女孩伸手抚摸他的脸鲜血留在了他的脸颊上温热的有些粘稠女孩温声细语地说道我要死了这里的人都要死了但你不同你可以从这里逃走你丢下我我不怪你你现在在这里本来就是意外所以走吧别等了你一直都很听我的话不是吗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我让你去死你也会去死但我现在想让你走如果再等下去的话就真的走不了了着火的圣诞树倒了将几个纵情舞蹈的男女压在了下面金色大厅中依旧载歌载舞没有人恐慌他们对一切的灾难视而不见似乎唯有女孩和男孩两个最不正常的人才是正常的小男孩看着女孩不住的摇头他说什么都不走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三件事吗女孩看着小男孩忽然说道现在该履行你的承诺了我要你转身离开我跑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来了小男孩脸上出现了犹豫可还是没有动他握着女孩满是鲜血的手浑身都在颤抖我不是说了吗过了今晚你就是男子汉了男子汉从来都会信守诺言答应我好吗女孩伸手撩起了小男孩的额发微笑着说小男孩呆呆的看着女孩良久他才点了点头很好不愧是我的男子汉女孩搂过了小男孩的头亲吻他的额头用力的推了他一把男孩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后头也不回的向着金色大厅的大门冲去跑啊再跑快些不要回头一直跑到那春暖花开的花园里去女孩在火焰中看着小男孩一骑绝尘的背影大声的喊道小男孩真的跑的很快脚下仿佛生了风什么障碍都拦不住他最后冲出了火焰的帷幕消失在了大厅的大门女孩坐在血泊中看着男孩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确信他不会再回来了捏紧的拳头才略微放松了浑身绷起的那股劲儿也彻底卸掉了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果然跑的真够快的直到最后女孩脸上才出现了如释负重的表情笑着嘟哝了一句在她的头上燃烧的房梁倒塌了下来火焰吞噬了一切林年睁开了眼睛耳边是闹铃反复的滴滴声床头柜上的闹铃显示现在是房间内的光线昏暗窗帘外薄暮曙光天微微亮起大街上清洁工扫地的飒飒声清晰入耳他又做噩梦了金色大厅里四周到处都火壁炉里火焰旺盛烧出来火舌爬上圣诞树欢快舔舐着大厅穹顶入耳美妙音乐们在舞池里以火焰为伴纵情舞蹈男沉醉亲吻着女脚下舞步踢踏愈来愈盛就像要直舞进地狱。
  “跑跑快些别回头。”脸上沾着血女孩说道。
  小男孩蹲坐在地上脸上有些茫然环顾四周眼底倒影着滔天火光。
  女孩坐在大厅中央捂住腹部鲜血住涌出来小男孩贴过去想帮按住伤口但却被女孩把推开坐倒在地上并面露怒容道:“没听见?让滚!”
  小男孩被吓着向来很听女孩话也最怕女孩生气。
  女孩看见地上恐惧却没有任何动作男孩忽神情柔软起来说:“过来。”
  小男孩毫迟疑爬过去女孩伸手抚摸脸鲜血留在脸颊上温热有些粘稠女孩温声细语地说道:“要死里都要死但同可以从里逃走丢下怪现在在里本来就意外所以走别等直都很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让去死也会去死但现在想让走如果再等下去话就真走。”
  着火圣诞树倒将几纵情舞蹈男女压在下面金色大厅中依旧载歌载舞没有恐慌们对切灾难视而见似乎唯有女孩和男孩两最正常才正常。
  小男孩看着女孩住摇头说什么都走。
  “说愿意为做三件事?”女孩看着小男孩忽然说道:“现在该履行承诺要转身离开跑远远永远要再回来。”
  小男孩脸上出现犹豫可还没有动握着女孩满鲜血手浑身都在颤抖。
  “说过今晚就男子汉男子汉从来都会信守诺言答应?”女孩伸手撩起小男孩额发微笑着说。
  小男孩呆呆看着女孩良久才点点头。
  “很愧男子汉。”女孩搂过小男孩头亲吻额头用力推把男孩踉跄摔倒在地上后头也回向着金色大厅大门冲去。
  “跑啊!再跑快些!要回头直跑到那——春暖花开花园里去!”女孩在火焰中看着小男孩骑绝尘背影大声喊道。
  小男孩真跑很快脚下仿佛生风什么障碍都拦住最后冲出火焰帷幕消失在大厅大门。
  女孩坐在血泊中看着男孩消失方向看很久直到确信会再回来捏紧拳头才略微放松浑身绷起那股劲儿也彻底卸掉下子瘫软在地上。
  “果然跑真够快。”直到最后女孩脸上才出现如释负重表情笑着嘟哝句。
  在她头上燃烧房梁倒塌下来火焰吞噬切。
  林年睁开眼睛耳边闹铃反复滴滴声床头柜上闹铃显示现在7:00AM房间内光线昏暗。
  窗帘外薄暮曙光天微微亮起大街上清洁工扫地飒飒声清晰入耳。
  又做噩梦。
  ...
  ...
  ...
金色大厅里四周到处都是火,壁炉里的火焰旺盛的烧了出来,火舌爬上了圣诞树,欢快的舔舐着大厅的穹顶,入耳的是美妙的音乐,人们在舞池里以火焰为伴纵情舞蹈,男人沉醉的亲吻着女人,脚下的舞步踢踏的愈来愈盛就像是要一直舞进地狱。
  “跑,跑快些,别回头。”脸上沾着血的女孩说道。
  小男孩蹲坐在地上脸上有些茫然,他环顾四周,眼底倒影着滔天的火光。
  女孩坐在大厅中央捂住腹部,鲜血不住的涌了出来,小男孩贴了过去想帮他按住伤口但却被女孩一把推开坐倒在了地上并面露怒容道:“你没听见吗?我让你滚!”
  小男孩被吓着了,他向来很听女孩的话,也最怕女孩生气。
  女孩看见地上恐惧却没有任何动作的男孩忽的神情柔软了起来说:“你过来。”
  小男孩毫不迟疑的爬了过去,女孩伸手抚摸他的脸,鲜血留在了他的脸颊上,温热的,有些粘稠,女孩温声细语地说道:“我要死了,这里的人都要死了,但你不同,你可以从这里逃走,你丢下我我不怪你,你现在在这里本来就是意外,所以走吧,别等了,你一直都很听我的话不是吗?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我让你去死你也会去死,但我现在想让你走,如果再等下去的话就真的走不了了。”
  着火的圣诞树倒了,将几个纵情舞蹈的男女压在了下面,金色大厅中依旧载歌载舞,没有人恐慌,他们对一切的灾难视而不见,似乎唯有女孩和男孩两个最不正常的人才是正常的。
  小男孩看着女孩不住的摇头,他说什么都不走。
  “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三件事吗?”女孩看着小男孩忽然说道:“现在该履行你的承诺了,我要你转身离开我,跑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小男孩脸上出现了犹豫,可还是没有动,他握着女孩满是鲜血的手浑身都在颤抖。
  “我不是说了吗,过了今晚你就是男子汉了,男子汉从来都会信守诺言,答应我好吗?”女孩伸手撩起了小男孩的额发微笑着说。
  小男孩呆呆的看着女孩,良久他才点了点头。
  “很好,不愧是我的男子汉。”女孩搂过了小男孩的头亲吻他的额头,用力的推了他一把,男孩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后头也不回的向着金色大厅的大门冲去。
  “跑啊!再跑快些!不要回头,一直跑到那——春暖花开的花园里去!”女孩在火焰中看着小男孩一骑绝尘的背影大声的喊道。
  小男孩真的跑的很快,脚下仿佛生了风,什么障碍都拦不住他,最后冲出了火焰的帷幕消失在了大厅的大门。
  女孩坐在血泊中看着男孩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确信他不会再回来了,捏紧的拳头才略微放松了,浑身绷起的那股劲儿也彻底卸掉了,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果然跑的真够快的。”直到最后女孩脸上才出现了如释负重的表情,笑着嘟哝了一句。
  在她的头上,燃烧的房梁倒塌了下来火焰吞噬了一切。
  林年睁开了眼睛,耳边是闹铃反复的滴滴声,床头柜上的闹铃显示现在是7:00AM,房间内的光线昏暗。
金色大厅里四周到处都是火,壁炉里的火焰旺盛的烧了出来,火舌爬上了圣诞树,欢快的舔舐着大厅的穹顶,入耳的是美妙的音乐,人们在舞池里以火焰为伴纵情舞蹈,男人沉醉的亲吻着女人,脚下的舞步踢踏的愈来愈盛就像是要一直舞进地狱。
  “跑,跑快些,别回头。”脸上沾着血的女孩说道。
  小男孩蹲坐在地上脸上有些茫然,他环顾四周,眼底倒影着滔天的火光。
  女孩坐在大厅中央捂住腹部,鲜血不住的涌了出来,小男孩贴了过去想帮他按住伤口但却被女孩一把推开坐倒在了地上并面露怒容道:“你没听见吗?我让你滚!”
  小男孩被吓着了,他向来很听女孩的话,也最怕女孩生气。
  女孩看见地上恐惧却没有任何动作的男孩忽的神情柔软了起来说:“你过来。”
  小男孩毫不迟疑的爬了过去,女孩伸手抚摸他的脸,鲜血留在了他的脸颊上,温热的,有些粘稠,女孩温声细语地说道:“我要死了,这里的人都要死了,但你不同,你可以从这里逃走,你丢下我我不怪你,你现在在这里本来就是意外,所以走吧,别等了,你一直都很听我的话不是吗?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我让你去死你也会去死,但我现在想让你走,如果再等下去的话就真的走不了了。”
  着火的圣诞树倒了,将几个纵情舞蹈的男女压在了下面,金色大厅中依旧载歌载舞,没有人恐慌,他们对一切的灾难视而不见,似乎唯有女孩和男孩两个最不正常的人才是正常的。
  小男孩看着女孩不住的摇头,他说什么都不走。
  “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三件事吗?”女孩看着小男孩忽然说道:“现在该履行你的承诺了,我要你转身离开我,跑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小男孩脸上出现了犹豫,可还是没有动,他握着女孩满是鲜血的手浑身都在颤抖。
  “我不是说了吗,过了今晚你就是男子汉了,男子汉从来都会信守诺言,答应我好吗?”女孩伸手撩起了小男孩的额发微笑着说。
  小男孩呆呆的看着女孩,良久他才点了点头。
  “很好,不愧是我的男子汉。”女孩搂过了小男孩的头亲吻他的额头,用力的推了他一把,男孩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后头也不回的向着金色大厅的大门冲去。
  “跑啊!再跑快些!不要回头,一直跑到那——春暖花开的花园里去!”女孩在火焰中看着小男孩一骑绝尘的背影大声的喊道。
  小男孩真的跑的很快,脚下仿佛生了风,什么障碍都拦不住他,最后冲出了火焰的帷幕消失在了大厅的大门。
  女孩坐在血泊中看着男孩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确信他不会再回来了,捏紧的拳头才略微放松了,浑身绷起的那股劲儿也彻底卸掉了,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果然跑的真够快的。”直到最后女孩脸上才出现了如释负重的表情,笑着嘟哝了一句。
  在她的头上,燃烧的房梁倒塌了下来火焰吞噬了一切。
  林年睁开了眼睛,耳边是闹铃反复的滴滴声,床头柜上的闹铃显示现在是7:00AM,房间内的光线昏暗。
  窗帘外薄暮曙光,天微微亮起,大街上清洁工扫地的飒飒声清晰入耳。
  他又做噩梦了。
  ...
  ...
  ...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