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浅梦

下载免费读
大厅里空旷安静,窗外暴风雪的呼啸不绝于耳。
  “会跳舞吗?”大厅里女孩没来由的扭头忽然问道。
  “不...不会。”被女孩问到的小男孩显得有些怯懦,似乎是因为他被无数次问过类似的问题,可他的答案始终都是这么一个。
  “你不会很正常。”站在大厅中央的女孩露出了一副本该就是这样,理所当然的表情:“你是亚裔,我看这里亚裔女孩腿都很短,腿短的人当然不会跳舞。”
  “你也是亚裔啊...”
  男孩想争辩什么,可由于说话的声音太过柔弱了,女孩直接无视了他的话说:“那你想不想学跳舞?”
  男孩愣了一下下意识点头:“想。”
  “我可以教你。”女孩说道:“我是苏联人,苏联女孩都会跳芭蕾,这是基因遗传,我们从娘胎里就开始起、落、起、落了。”
  “为什么要教我?为什么不是...别的其他人?”男孩问。
  “因为我喜欢笨的人。”女孩理所当然地说:“教聪明的人没有难度,我会很没有成就感,但如果能把你教会,就证明我比聪明人还聪明。”
  “嗯...嗯。”男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头,他看着女孩自顾自的在空旷的大厅里起落、旋转,手臂、小腿的线条美的跟油画一样,忍不住轻声说:“我能不能不学芭蕾?”
  女孩停下了舞蹈,散开的金发披到了背后扭头看向他问:“为什么?我知道你笨,但我有信心教会你。”
  “芭蕾是女孩子跳的舞。”男孩抱着腿小声地说。
  “哦,你担心这个。”女孩一边说一边踱步向前:“芭蕾其实很适合你。”
  “你想说我像女孩子吗?”
  “不,我说芭蕾很适合你,是因为她的寓意和你很像。”
  “寓意?”
  女孩站到了空旷大厅的正中央,利落的转身高抬颀长的脖颈俯视着墙角怯懦的男孩轻声说道:“芭蕾是效仿天鹅的舞蹈,每个起落芭蕾的舞者都是天鹅,有的天鹅终生沉默,而在死前会高歌一曲,我觉得向来不素长鸣的天鹅在死前的一曲一定会格外的哀婉动听。”
  “你是说我会死吗?”
  “谁都会死,只是迟早的事。”
  男孩半张脸藏在环抱的双手中看着大厅中央的女孩,那双俯视着自己的瞳孔流淌的颜色将大厅倒影的金碧辉煌。
  *
  飞机震动的动静把林年吵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的是金子一样绚烂的长发,有那么一瞬间他分不清梦和现实了,他忍不住伸手想去触碰到柔顺的金发,身边却忽然有人不轻不重的拍打了一下他的手背把他带回了现实。
  “想玩头发自己染。”林弦看着睡的迷糊的林年说道:“你没看见他男朋友多大块吗?”
  林年愣愣的抬头看去,自己正坐在美联航班机的座位上,靠前不远处的位置坐着一个金发的美国女孩,他梦醒时分看见的金发正是那个女孩的,而在女孩身边还坐着一个块头大的像是健美教练的汉子,正戴着运动耳机不住的跟着节奏点头。
  机舱里响起了提示音,班机的空无人员甜美的嗓音告诉大家飞机遇见了一些可控范围内的气流,出现震动现象是正常的现象不必惊慌。
  林年记起来了,他和林弦正坐在飞往芝加哥国际机场的航班上,行程近13个小时,卡塞尔学院财大气粗给他们订了头等舱的机票,他受不住等待的无聊就暂时睡了过去。
大厅里空旷安静窗外暴风雪的呼啸不绝于耳会跳舞吗大厅里女孩没来由的扭头忽然问道不不会被女孩问到的小男孩显得有些怯懦似乎是因为他被无数次问过类似的问题可他的答案始终都是这么一个你不会很正常站在大厅中央的女孩露出了一副本该就是这样理所当然的表情你是亚裔我看这里亚裔女孩腿都很短腿短的人当然不会跳舞你也是亚裔啊男孩想争辩什么可由于说话的声音太过柔弱了女孩直接无视了他的话说那你想不想学跳舞男孩愣了一下下意识点头想我可以教你女孩说道我是苏联人苏联女孩都会跳芭蕾这是基因遗传我们从娘胎里就开始起落起落了为什么要教我为什么不是别的其他人男孩问因为我喜欢笨的人女孩理所当然地说教聪明的人没有难度我会很没有成就感但如果能把你教会就证明我比聪明人还聪明嗯嗯男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头他看着女孩自顾自的在空旷的大厅里起落旋转手臂小腿的线条美的跟油画一样忍不住轻声说我能不能不学芭蕾女孩停下了舞蹈散开的金发披到了背后扭头看向他问为什么我知道你笨但我有信心教会你芭蕾是女孩子跳的舞男孩抱着腿小声地说哦你担心这个女孩一边说一边踱步向前芭蕾其实很适合你你想说我像女孩子吗不我说芭蕾很适合你是因为她的寓意和你很像寓意女孩站到了空旷大厅的正中央利落的转身高抬颀长的脖颈俯视着墙角怯懦的男孩轻声说道芭蕾是效仿天鹅的舞蹈每个起落芭蕾的舞者都是天鹅有的天鹅终生沉默而在死前会高歌一曲我觉得向来不素长鸣的天鹅在死前的一曲一定会格外的哀婉动听你是说我会死吗谁都会死只是迟早的事男孩半张脸藏在环抱的双手中看着大厅中央的女孩那双俯视着自己的瞳孔流淌的颜色将大厅倒影的金碧辉煌飞机震动的动静把林年吵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的是金子一样绚烂的长发有那么一瞬间他分不清梦和现实了他忍不住伸手想去触碰到柔顺的金发身边却忽然有人不轻不重的拍打了一下他的手背把他带回了现实想玩头发自己染林弦看着睡的迷糊的林年说道你没看见他男朋友多大块吗林年愣愣的抬头看去自己正坐在美联航班机的座位上靠前不远处的位置坐着一个金发的美国女孩他梦醒时分看见的金发正是那个女孩的而在女孩身边还坐着一个块头大的像是健美教练的汉子正戴着运动耳机不住的跟着节奏点头机舱里响起了提示音班机的空无人员甜美的嗓音告诉大家飞机遇见了一些可控范围内的气流出现震动现象是正常的现象不必惊慌林年记起来了他和林弦正坐在飞往芝加哥国际机场的航班上行程近个小时卡塞尔学院财大气粗给他们订了头等舱的机票他受不住等待的无聊就暂时睡了过去大厅里空旷安静窗外暴风雪呼啸绝于耳。
  “会跳舞?”大厅里女孩没来由扭头忽然问道。
  “...会。”被女孩问到小男孩显得有些怯懦似乎因为被无数次问过类似问题可答案始终都么。
  “会很正常。”站在大厅中央女孩露出副本该就样理所当然表情:“亚裔看里亚裔女孩腿都很短腿短当然会跳舞。”
  “也亚裔啊...”
  男孩想争辩什么可由于说话声音太过柔弱女孩直接无视话说:“那想想学跳舞?”
  男孩愣下下意识点头:“想。”
  “可以教。”女孩说道:“苏联苏联女孩都会跳芭蕾基因遗传们从娘胎里就开始起、落、起、落。”
  “为什么要教?为什么...别其?”男孩问。
  “因为喜欢笨。”女孩理所当然地说:“教聪明没有难度会很没有成就感但如果能把教会就证明比聪明还聪明。”
  “嗯...嗯。”男孩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头看着女孩自顾自在空旷大厅里起落、旋转手臂、小腿线条美跟油画样忍住轻声说:“能能学芭蕾?”
  女孩停下舞蹈散开金发披到背后扭头看向问:“为什么?知道笨但有信心教会。”
  “芭蕾女孩子跳舞。”男孩抱着腿小声地说。
  “哦担心。”女孩边说边踱步向前:“芭蕾其实很适合。”
  “想说像女孩子?”
  “说芭蕾很适合因为她寓意和很像。”
  “寓意?”
  女孩站到空旷大厅正中央利落转身高抬颀长脖颈俯视着墙角怯懦男孩轻声说道:“芭蕾效仿天鹅舞蹈每起落芭蕾舞者都天鹅有天鹅终生沉默而在死前会高歌曲觉得向来素长鸣天鹅在死前曲定会格外哀婉动听。”
  “说会死?”
  “谁都会死只迟早事。”
  男孩半张脸藏在环抱双手中看着大厅中央女孩那双俯视着自己瞳孔流淌颜色将大厅倒影金碧辉煌。
  *
  飞机震动动静把林年吵醒睁开眼睛看见金子样绚烂长发有那么瞬间分清梦和现实忍住伸手想去触碰到柔顺金发身边却忽然有轻重拍打下手背把带回现实。
  “想玩头发自己染。”林弦看着睡迷糊林年说道:“没看见男朋友多大块?”
  林年愣愣抬头看去自己正坐在美联航班机座位上靠前远处位置坐着金发美国女孩梦醒时分看见金发正那女孩而在女孩身边还坐着块头大像健美教练汉子正戴着运动耳机住跟着节奏点头。
  机舱里响起提示音班机空无员甜美嗓音告诉大家飞机遇见些可控范围内气流出现震动现象正常现象必惊慌。
  林年记起来和林弦正坐在飞往芝加哥国际机场航班上行程近13小时卡塞尔学院财大气粗给们订头等舱机票受住等待无聊就暂时睡过去。
大厅里空旷安静,窗外暴风雪的呼啸不绝于耳。
  “会跳舞吗?”大厅里女孩没来由的扭头忽然问道。
  “不...不会。”被女孩问到的小男孩显得有些怯懦,似乎是因为他被无数次问过类似的问题,可他的答案始终都是这么一个。
  “你不会很正常。”站在大厅中央的女孩露出了一副本该就是这样,理所当然的表情:“你是亚裔,我看这里亚裔女孩腿都很短,腿短的人当然不会跳舞。”
  “你也是亚裔啊...”
  男孩想争辩什么,可由于说话的声音太过柔弱了,女孩直接无视了他的话说:“那你想不想学跳舞?”
  男孩愣了一下下意识点头:“想。”
  “我可以教你。”女孩说道:“我是苏联人,苏联女孩都会跳芭蕾,这是基因遗传,我们从娘胎里就开始起、落、起、落了。”
  “为什么要教我?为什么不是...别的其他人?”男孩问。
  “因为我喜欢笨的人。”女孩理所当然地说:“教聪明的人没有难度,我会很没有成就感,但如果能把你教会,就证明我比聪明人还聪明。”
  “嗯...嗯。”男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头,他看着女孩自顾自的在空旷的大厅里起落、旋转,手臂、小腿的线条美的跟油画一样,忍不住轻声说:“我能不能不学芭蕾?”
  女孩停下了舞蹈,散开的金发披到了背后扭头看向他问:“为什么?我知道你笨,但我有信心教会你。”
  “芭蕾是女孩子跳的舞。”男孩抱着腿小声地说。
  “哦,你担心这个。”女孩一边说一边踱步向前:“芭蕾其实很适合你。”
  “你想说我像女孩子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