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龙

下载免费读
一上列车曼施坦因教授就递给了林年和林弦两包衣服,拆开后世界树校徽格外亮眼。芬格尔解释说这是卡塞尔学院的校服。
  林年摸了摸衣服面料从旁侧击这身行头肯定不便宜吧,不会要在奖学金里加收学杂费吧?曼施坦因教授无奈的摇头说不需要,两人才放心的去隔间里换了衣服。
  出来时林年和林弦的模样不由让曼施坦因教授眼前一亮,白色的衬衣,墨绿色的西装滚着银色细边,深玫瑰红色的领巾,胸口的口袋上绣着卡塞尔学院的世界树校徽,穿杂牌衣服穿了十几年的林年忽然之间“上等”了起来,显得风度翩翩俊秀得体,一旁的林弦原本的漂亮利落被无限放大,说是上流社会的千金大概没人不相信。
一上列车曼施坦因教授就递给了林年和林弦两包衣服,拆开后世界树校徽格外亮眼。芬格尔解释说这是卡塞尔学院的校服。
  林年摸了摸衣服面料从旁侧击这身行头肯定不便宜吧,不会要在奖学金里加收学杂费吧?曼施坦因教授无奈的摇头说不需要,两人才放心的去隔间里换了衣服。
  出来时林年和林弦的模样不由让曼施坦因教授眼前一亮,白色的衬衣,墨绿色的西装滚着银色细边,深玫瑰红色的领巾,胸口的口袋上绣着卡塞尔学院的世界树校徽,穿杂牌衣服穿了十几年的林年忽然之间“上等”了起来,显得风度翩翩俊秀得体,一旁的林弦原本的漂亮利落被无限放大,说是上流社会的千金大概没人不相信。
  “不错,很合身,相信到了学院后会更加合身的。”曼施坦因点头评价道:“新款校服都用了全新的面料,最近装备部研究出了新型蛛丝加在了布料夹层里,可以起到防弹作用。”
  “你是说这身校服防弹?”林年愣了一下,扯了扯袖口,内翻里面还用墨绿针线刺着他的名字,这很显然就是校服而不是什么作战行动衣。
  “防患于未然,最近校园枪击案件挺多的。”曼施坦因犹豫了一下说:“来,这边坐,我们讨论一下入学的一些手续问题,解决完手续问题后我就可以给你们透露更多的有关学院的相关信息了。”
  “手续?我以为那天在酒店里我们已经解决完所有手续了。”林年坐在了靠实木舷窗的位置上,林弦也跟在旁边落座看向桌对面的曼施坦因。
  曼施坦因还没说什么时,车厢的门被打开了,芬格尔推着一副盖着帆布的画板进来了,他看了眼芬格尔后问向林年两人:“咖啡还是普洱茶?我听说中国人都挺喜欢喝茶的。”
  “咖啡,多加奶精和糖,谢谢。”林年轻轻举了举手。
  “红茶,谢谢。”林弦看向芬格尔颔首说。
  “一杯葡萄酒。”曼施坦因从一旁的文件袋里拿出了一叠纸质文件放在了桌上。
  “好嘞!”芬格尔极为狗腿的向曼施坦因露出了献媚的表情,应答着转身扭着屁股就跑去端喝的了。
  “看起来曼施坦因教授在学院里的声望很高。”林弦看着芬格尔离去的模样说。
  “我主管风纪,有人做贼心虚而已。”曼施坦因教授摇头说。
  “芬格尔师兄真的是六年级?”林年忍不住问。
  “是的,他是我的好友古德里安的学生,因为一些事情留学了两年,我们学校很人情化的一般不会开除学生,除非犯了不可扰苏的原则性错误。”曼施坦因说:“芬格尔在学校里一直都很闲,曼蒂最近几天开学课很多,所以才会拜托他来接你们的。”
  “请问一下一个导师手下同时可以带几个学生?”林弦问。
  “一个最少,至多不超过三个。”曼施坦因说:“现在我手下的学生只有你和曼蒂,你们都是我认为的极具天分的学生。”
  “你们学校似乎对‘天分’的定义有些奇怪。”林年偷瞄了一眼身旁的林弦考究了一下词语说。
  “在说明情况之前,我希望两位能签一下这份保密协议。”曼施坦因回头看了一眼画板,将手里的两份文件推到了林年姐弟二人的面前:“协议的内容大抵是若是两位拒绝入学的话,不能将我们的入学辅导内容透露给外界,这很重要,关乎到我们学院的办学理念和宗旨。”
  “接受入学辅导还要签保密协议的?”林年古怪的接过文件扫了一眼,愕然的发现上面的具体协议居然是由拉丁文和英文混合着写的,凭借他的英文水平都只能看懂几个简单的词,比如“lineage”、“Indenture”之流的,可多个词连在一起就突然难以理解词意了。
上列车曼施坦因教授就递给林年和林弦两包衣服拆开后世界树校徽格外亮眼。芬格尔解释说卡塞尔学院校服。
  林年摸摸衣服面料从旁侧击身行头肯定便宜会要在奖学金里加收学杂费?曼施坦因教授无奈摇头说需要两才放心去隔间里换衣服。
  出来时林年和林弦模样由让曼施坦因教授眼前亮白色衬衣墨绿色西装滚着银色细边深玫瑰红色领巾胸口口袋上绣着卡塞尔学院世界树校徽穿杂牌衣服穿十几年林年忽然之间“上等”起来显得风度翩翩俊秀得体旁林弦原本漂亮利落被无限放大说上流社会千金大概没相信。
  “错很合身相信到学院后会更加合身。”曼施坦因点头评价道:“新款校服都用全新面料最近装备部研究出新型蛛丝加在布料夹层里可以起到防弹作用。”
  “说身校服防弹?”林年愣下扯扯袖口内翻里面还用墨绿针线刺着名字很显然就校服而什么作战行动衣。
  “防患于未然最近校园枪击案件挺多。”曼施坦因犹豫下说:“来边坐们讨论下入学些手续问题解决完手续问题后就可以给们透露更多有关学院相关信息。”
  “手续?以为那天在酒店里们已经解决完所有手续。”林年坐在靠实木舷窗位置上林弦也跟在旁边落座看向桌对面曼施坦因。
  曼施坦因还没说什么时车厢门被打开芬格尔推着副盖着帆布画板进来看眼芬格尔后问向林年两:“咖啡还普洱茶?听说中国都挺喜欢喝茶。”
  “咖啡多加奶精和糖谢谢。”林年轻轻举举手。
  “红茶谢谢。”林弦看向芬格尔颔首说。
  “杯葡萄酒。”曼施坦因从旁文件袋里拿出叠纸质文件放在桌上。
  “嘞!”芬格尔极为狗腿向曼施坦因露出献媚表情应答着转身扭着屁股就跑去端喝。
  “看起来曼施坦因教授在学院里声望很高。”林弦看着芬格尔离去模样说。
  “主管风纪有做贼心虚而已。”曼施坦因教授摇头说。
  “芬格尔师兄真六年级?”林年忍住问。
  “友古德里安学生因为些事情留学两年们学校很情化般会开除学生除非犯可扰苏原则性错误。”曼施坦因说:“芬格尔在学校里直都很闲曼蒂最近几天开学课很多所以才会拜托来接们。”
  “请问下导师手下同时可以带几学生?”林弦问。
  “最少至多超过三。”曼施坦因说:“现在手下学生只有和曼蒂们都认为极具天分学生。”
  “们学校似乎对‘天分’定义有些奇怪。”林年偷瞄眼身旁林弦考究下词语说。
  “在说明情况之前希望两位能签下份保密协议。”曼施坦因回头看眼画板将手里两份文件推到林年姐弟二面前:“协议内容大抵若两位拒绝入学话能将们入学辅导内容透露给外界很重要关乎到们学院办学理念和宗旨。”
  “接受入学辅导还要签保密协议?”林年古怪接过文件扫眼愕然发现上面具体协议居然由拉丁文和英文混合着写凭借英文水平都只能看懂几简单词比如“lineage”、“Indenture”之流可多词连在起就突然难以理解词意。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