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二章:然一晌贪欢

下载免费读
北亰的地面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多死侍?
  
  路明非在列车的车厢门划开时,见到那黑暗中沉寂的军队,心有那么一刻是冷下去了的。大脑反馈的信号不是恐惧,也不是退却,而是不可置信。他的理智在拒绝接受眼睛看到的现实,因为这是完全反常识,反直觉的一幕。
  
  这群死侍是怎么被秘密运送到地铁站的?这可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就算运输一点违法品都会引得风声鹤唳,更何况是一只死侍军团?在天网时代下对方是怎么避开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头,避开那台名叫‘九州’的超级计算机的监视做到的?
  
  路明非来不及得到答案,他就听见面前的paco说话了,“三分钟。”
  
  paco的双眸、鼻、耳朵都在流血,路明非没有完全捏碎她的颅骨,但也已经对她造成了可怕的伤势,在覆盖着她脑袋的手下,那双眼睛已经全部充满了血,但里面找不到痛苦和恐惧。
  
  她依旧保持着平静提醒路明非,“三分钟。”
  
  “三分钟是什么意思?”路明非觉得自己需要听paco讲完接下来的话。
  
  “你只有三分钟”paco说。
  
  单调,漠然。
  
  路明非感到了恶寒和愤怒,那双盛怒的赤金黄金瞳下被调动起来的思考能力飞速绽放出千丝万缕的思绪进行思考。
  
  三分钟的含义是什么。
  
  就眼下来看这群死侍现在是受到“控制”的,因为他们的状态实在太令人眼熟了。
  
  水蛭药剂,明珠塔她们公开贩卖的那种违禁炼金药物,那一次公开演讲面前的这个疯子女人提到过水蛭药物最终的目的是得到可控的死侍,这一条思路可以成功连接到眼下这群死寂到诡异的死侍群团上。
  
  那么这么一来似乎就合理了,被控制的死侍嗜血的欲望被压制近无,所以能伪装成普通人骗过监控不,刚才粗略一扫,月台上存在着不少异形的死侍,这种类型的死侍几乎不可能进行伪装,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被运输到西直门站台的?站台的乘客又是怎么被清空的?
  
  不安和烦躁涌上心头。
  
  冷静分析她话里藏着的信息。注意力集中,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现在的死侍一定被下达了命令,这个命令是什么很关键,但现在信息不足暂时无法推论。她一直强调三分钟,这个三分钟的意思是三分钟后他们会暴起攻击我和陈雯雯么?
  
  不,她不可能这么好心像是打擂台一样留三分钟的休息时间给我,但可以肯定三分钟后一定会发生和这群死侍有关的事情,她强调三分钟,是让我感到时间的紧迫感,从而增加压力,那么根据她的目的去倒退,三分钟后发生什么是我不能接受,感到恐惧的.
  
  死侍。
  
  我所恐惧的。
  
  时间的紧迫感。
  
  有那么一瞬间,头脑风暴的路明非忽然听见了嘈杂声,那是属于人群的熙熙攘攘,脚步、衣料的摩擦、大声的喧哗、细细的碎语。
  
  他的眼前好像看见了一幅场面,大量的人群在站点中涌动,每一个人都带着各不一样的表情,奔向等候列车的月台。
  
  原本准备退出的二度暴血非但没有结束,在受到这一幕的冲击后反倒是更加推进了一步,黑色的鳞甲下出来绵密的‘咔咔’声响,膝盖、肘关节、胸腔的骨骼在异变增生,两只手的手指一关节的鳞片下也缓缓钻出了黑色的角质物,在用力握拳时就是能洞穿肉体、骨骼的致命的凶器。
  
  做到这一步这对于路明非来说并不困难,就像是一场慢跑,他在这趟不知道终点的马拉松上还可以进行加速,去跑得更远,只是前面路上未知的风景让他有些畏惧和警惕。
  
  路明非悄然的变化被paco从握住她透露的利爪缝隙中看在眼里,那双充血的赤红眸子幽然地看着路明非身上的变化。
  
  答案在路明非耳边念出了,不知为何,明明是自己是思考出来的答案,在脑海中念响时却是路明非熟悉的那个该死的男孩的声线,里面带着一丝无奈。
  
  【三分钟后,这些死侍就会重新遵从本能,死侍的本能是嗜血,他们会去寻找渴望新鲜的血肉。】
  
  【所以哥哥,你要当这个英雄吗?】
  
  下一刻,路明非表情恐怖了起来,不存在的冷汗让他浑身发冷。
  
  他死死地盯住手中随时可以杀死的paco,低吼,“你们疯了!?”
  
  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扭曲失真,就像怪物的嘶吼肆虐在空荡荡的车厢中,惊起地上血泊涟漪点点。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点的13号线的终点站西直门,这里是地表的站台,远处有着可以往下的楼梯,在楼梯下是号称整个北亰换乘最多的站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地下不超过十米的地方,大量的乘客正在换乘,而他们却对头顶的13号线终点站月台内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伱有三分钟。”
  
  paco重复了这句话,路明非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她像是一个机器,一个只会完成命令的机器,隔着手下的这个女人的娇小躯体,他仿佛看见了藏在幕后最深处的那个家伙,那个叫皇帝的不知正体的东西在凝视着自己低笑。
  
  地铁列车外,没有灯光的黑暗站台里,由着路明非的嘶吼惊动的,是那群原本处于死寂的死侍,为首的第一只向前踏了一步,锐化的脚爪与地板触碰发出了如铁器落地的响声。
  
  车厢内,路明非原本愤怒的表情以及那狂躁的情绪瞬间消失了,他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那黑鳞簇拥的脸颊的表情。
北亰的地面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多死侍路明非在列车的车厢门划开时见到那黑暗中沉寂的军队心有那么一刻是冷下去了的大脑反馈的信号不是恐惧也不是退却而是不可置信他的理智在拒绝接受眼睛看到的现实因为这是完全反常识反直觉的一幕这群死侍是怎么被秘密运送到地铁站的这可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就算运输一点违法品都会引得风声鹤唳更何况是一只死侍军团在天网时代下对方是怎么避开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头避开那台名叫九州的超级计算机的监视做到的路明非来不及得到答案他就听见面前的说话了三分钟的双眸鼻耳朵都在流血路明非没有完全捏碎她的颅骨但也已经对她造成了可怕的伤势在覆盖着她脑袋的手下那双眼睛已经全部充满了血但里面找不到痛苦和恐惧她依旧保持着平静提醒路明非三分钟三分钟是什么意思路明非觉得自己需要听讲完接下来的话你只有三分钟说单调漠然路明非感到了恶寒和愤怒那双盛怒的赤金黄金瞳下被调动起来的思考能力飞速绽放出千丝万缕的思绪进行思考三分钟的含义是什么就眼下来看这群死侍现在是受到控制的因为他们的状态实在太令人眼熟了水蛭药剂明珠塔她们公开贩卖的那种违禁炼金药物那一次公开演讲面前的这个疯子女人提到过水蛭药物最终的目的是得到可控的死侍这一条思路可以成功连接到眼下这群死寂到诡异的死侍群团上那么这么一来似乎就合理了被控制的死侍嗜血的欲望被压制近无所以能伪装成普通人骗过监控不刚才粗略一扫月台上存在着不少异形的死侍这种类型的死侍几乎不可能进行伪装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被运输到西直门站台的站台的乘客又是怎么被清空的不安和烦躁涌上心头冷静分析她话里藏着的信息注意力集中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现在的死侍一定被下达了命令这个命令是什么很关键但现在信息不足暂时无法推论她一直强调三分钟这个三分钟的意思是三分钟后他们会暴起攻击我和陈雯雯么不她不可能这么好心像是打擂台一样留三分钟的休息时间给我但可以肯定三分钟后一定会发生和这群死侍有关的事情她强调三分钟是让我感到时间的紧迫感从而增加压力那么根据她的目的去倒退三分钟后发生什么是我不能接受感到恐惧的死侍我所恐惧的时间的紧迫感有那么一瞬间头脑风暴的路明非忽然听见了嘈杂声那是属于人群的熙熙攘攘脚步衣料的摩擦大声的喧哗细细的碎语他的眼前好像看见了一幅场面大量的人群在站点中涌动每一个人都带着各不一样的表情奔向等候列车的月台原本准备退出的二度暴血非但没有结束在受到这一幕的冲击后反倒是更加推进了一步黑色的鳞甲下出来绵密的咔咔声响膝盖肘关节胸腔的骨骼在异变增生两只手的手指一关节的鳞片下也缓缓钻出了黑色的角质物在用力握拳时就是能洞穿肉体骨骼的致命的凶器做到这一步这对于路明非来说并不困难就像是一场慢跑他在这趟不知道终点的马拉松上还可以进行加速去跑得更远只是前面路上未知的风景让他有些畏惧和警惕路明非悄然的变化被从握住她透露的利爪缝隙中看在眼里那双充血的赤红眸子幽然地看着路明非身上的变化答案在路明非耳边念出了不知为何明明是自己是思考出来的答案在脑海中念响时却是路明非熟悉的那个该死的男孩的声线里面带着一丝无奈三分钟后这些死侍就会重新遵从本能死侍的本能是嗜血他们会去寻找渴望新鲜的血肉所以哥哥你要当这个英雄吗下一刻路明非表情恐怖了起来不存在的冷汗让他浑身发冷他死死地盯住手中随时可以杀死的低吼你们疯了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扭曲失真就像怪物的嘶吼肆虐在空荡荡的车厢中惊起地上血泊涟漪点点他们现在所在的地点的号线的终点站西直门这里是地表的站台远处有着可以往下的楼梯在楼梯下是号称整个北亰换乘最多的站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地下不超过十米的地方大量的乘客正在换乘而他们却对头顶的号线终点站月台内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伱有三分钟重复了这句话路明非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她像是一个机器一个只会完成命令的机器隔着手下的这个女人的娇小躯体他仿佛看见了藏在幕后最深处的那个家伙那个叫皇帝的不知正体的东西在凝视着自己低笑地铁列车外没有灯光的黑暗站台里由着路明非的嘶吼惊动的是那群原本处于死寂的死侍为首的第一只向前踏了一步锐化的脚爪与地板触碰发出了如铁器落地的响声车厢内路明非原本愤怒的表情以及那狂躁的情绪瞬间消失了他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那黑鳞簇拥的脸颊的表情在阴影之中出现的是极少在路明非身上见到过的冷厉片刻他抬起了头望着手指缝中露出的血红的眼眸缓缓说你们都该死啊他捏碎了的脑袋就像钳子夹爆了一颗脆爽口的通红苹果那难以言喻的响声稍纵即逝大量的鲜血和白色的物质溅到了窗户上他的身上没有躲避在无头的尸体开始倒向他之前他已经离开了背后响起了尸体砸在地上的声音路明非已经站在了车厢外的黄线边缘停靠在月台的列车内散发的白色冷光将他的影子打在黄线外的月台大理石地面上那些如潮水般的死侍看过来时他知道了被控制的这三分钟内这些危险又致命的生物兵器被下达的最后一个指令是什么不需要猜测不需要质疑因为所有的死侍在死亡的一刻蛇似的暗金瞳眸都跃过了车厢盯向车厢末端玻璃后那个呆坐在座椅上低着头的女孩仿佛感受到了那灼热的注视车厢的女孩也抬头了正好看见了窗外骤然回头望向自己的路明非四目相对三分钟之内死侍的唯一目标是你身边的那个女人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杀死她然后吃掉她不剩下任何一滴血不见任何一块碎沫路明非选择吧三分钟的时间是尽可能地创造奇迹在几十只嗜血的死侍口中争抢那如白花般脆弱的女孩亦或者冲下地铁站疏散那些生存率更大一些的普通民众幕后藏身的皇帝从未有如此一刻在路明非的眼前那么的鲜活清晰在玻璃的倒影中祂坐在黑暗中妖冶的黄金瞳凝视着路明非或许还带着一丝讽刺的笑期待着他所期望的一切发生时原来林年一直以来都面对这么大的恶意么这大概是对上次听证会的报复不过他不后悔他这辈子打人脸的次数屈指可数打皇帝这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东西的脸他尤为引以为豪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每一瞬间的思考发生时现实中的残酷事实也在同步发生似哭似嚎的啼哭声响起了死侍中有失去了下半人身如蛇般的变态死侍曲起上半身发出了嚎叫那是令人毛骨悚然到灵魂深处的嚎叫声介乎于哭与嘶吼空灵似深海鲸鱼的长鸣北亰地面怎么可能会出现么多死侍?
  
  路明非在列车车厢门划开时见到那黑暗中沉寂军队心有那么刻冷下去。大脑反馈信号恐惧也退却而可置信。理智在拒绝接受眼睛看到现实因为完全反常识反直觉幕。
  
  群死侍怎么被秘密运送到地铁站?可国际化大都市就算运输点违法品都会引得风声鹤唳更何况只死侍军团?在天网时代下对方怎么避开无所在监控摄像头避开那台名叫‘九州’超级计算机监视做到?
  
  路明非来及得到答案就听见面前paco说话“三分钟。”
  
  paco双眸、鼻、耳朵都在流血路明非没有完全捏碎她颅骨但也已经对她造成可怕伤势在覆盖着她脑袋手下那双眼睛已经全部充满血但里面找到痛苦和恐惧。
  
  她依旧保持着平静提醒路明非“三分钟。”
  
  “三分钟什么意思?”路明非觉得自己需要听paco讲完接下来话。
  
  “只有三分钟”paco说。
  
  单调漠然。
  
  路明非感到恶寒和愤怒那双盛怒赤金黄金瞳下被调动起来思考能力飞速绽放出千丝万缕思绪进行思考。
  
  三分钟含义什么。
  
  就眼下来看群死侍现在受到“控制”因为们状态实在太令眼熟。
  
  水蛭药剂明珠塔她们公开贩卖那种违禁炼金药物那次公开演讲面前疯子女提到过水蛭药物最终目得到可控死侍条思路可以成功连接到眼下群死寂到诡异死侍群团上。
  
  那么么来似乎就合理被控制死侍嗜血欲望被压制近无所以能伪装成普通骗过监控刚才粗略扫月台上存在着少异形死侍种类型死侍几乎可能进行伪装所以们到底怎么被运输到西直门站台?站台乘客又怎么被清空?
  
  安和烦躁涌上心头。
  
  冷静分析她话里藏着信息。注意力集中重要过程而结果。
  
  现在死侍定被下达命令命令什么很关键但现在信息足暂时无法推论。她直强调三分钟三分钟意思三分钟后们会暴起攻击和陈雯雯么?
  
  她可能么心像打擂台样留三分钟休息时间给但可以肯定三分钟后定会发生和群死侍有关事情她强调三分钟让感到时间紧迫感从而增加压力那么根据她目去倒退三分钟后发生什么能接受感到恐惧.
  
  死侍。
  
  所恐惧。
  
  时间紧迫感。
  
  有那么瞬间头脑风暴路明非忽然听见嘈杂声那属于群熙熙攘攘脚步、衣料摩擦、大声喧哗、细细碎语。
  
  眼前像看见幅场面大量群在站点中涌动每都带着各样表情奔向等候列车月台。
  
  原本准备退出二度暴血非但没有结束在受到幕冲击后反倒更加推进步黑色鳞甲下出来绵密‘咔咔’声响膝盖、肘关节、胸腔骨骼在异变增生两只手手指关节鳞片下也缓缓钻出黑色角质物在用力握拳时就能洞穿肉体、骨骼致命凶器。
  
  做到步对于路明非来说并困难就像场慢跑在趟知道终点马拉松上还可以进行加速去跑得更远只前面路上未知风景让有些畏惧和警惕。
  
  路明非悄然变化被paco从握住她透露利爪缝隙中看在眼里那双充血赤红眸子幽然地看着路明非身上变化。
  
  答案在路明非耳边念出知为何明明自己思考出来答案在脑海中念响时却路明非熟悉那该死男孩声线里面带着丝无奈。
  
  【三分钟后些死侍就会重新遵从本能死侍本能嗜血们会去寻找渴望新鲜血肉。】
  
  【所以哥哥要当英雄?】
  
  下刻路明非表情恐怖起来存在冷汗让浑身发冷。
  
  死死地盯住手中随时可以杀死paco低吼“们疯!?”
  
  声音因为愤怒而扭曲失真就像怪物嘶吼肆虐在空荡荡车厢中惊起地上血泊涟漪点点。
  
  们现在所在地点13号线终点站西直门里地表站台远处有着可以往下楼梯在楼梯下号称整北亰换乘最多站点如果没有意外话在地下超过十米地方大量乘客正在换乘而们却对头顶13号线终点站月台内正在发生事情无所知。
  
  “伱有三分钟。”
  
  paco重复句话路明非有那么瞬间感觉她像机器只会完成命令机器隔着手下女娇小躯体仿佛看见藏在幕后最深处那家伙那叫皇帝知正体东西在凝视着自己低笑。
  
  地铁列车外没有灯光黑暗站台里由着路明非嘶吼惊动那群原本处于死寂死侍为首第只向前踏步锐化脚爪与地板触碰发出如铁器落地响声。
  
  车厢内路明非原本愤怒表情以及那狂躁情绪瞬间消失低着头让看清那黑鳞簇拥脸颊表情。
  
  在阴影之中出现极少在路明非身上见到过冷厉。
  
  片刻抬起头望着手指缝中paco露出血红眼眸缓缓说“们.都该死啊。”
  
  捏碎paco脑袋。
  
  就像钳子夹爆颗脆爽口通红苹果那难以言喻响声稍纵即逝大量鲜血和白色物质溅到窗户上身上没有躲避。
  
  在无头尸体开始倒向之前已经离开。
  
  背后响起尸体砸在地上声音路明非已经站在车厢外黄线边缘。
  
  停靠在月台列车内散发白色冷光将影子打在黄线外月台大理石地面上那些如潮水般死侍看过来时知道被控制三分钟内些危险又致命生物兵器被下达最后指令什么。
  
  需要猜测需要质疑。
  
  因为所有死侍在paco死亡刻蛇似暗金瞳眸都跃过车厢盯向车厢末端玻璃后那呆坐在座椅上低着头女孩。
  
  仿佛感受到那灼热注视车厢女孩也抬头正看见窗外骤然回头望向自己路明非四目相对。
  
  【三分钟之内死侍唯目标身边那女们会遗余力地杀死她然后吃掉她剩下任何滴血见任何块碎沫。
  
  路明非选择。
  
  三分钟时间尽可能地创造奇迹在几十只嗜血死侍口中争抢那如白花般脆弱女孩.亦或者冲下地铁站疏散那些生存率更大些普通民众?】
  
  幕后藏身皇帝从未有如此刻在路明非眼前那么鲜活清晰在玻璃倒影中祂坐在黑暗中妖冶黄金瞳凝视着路明非或许还带着丝讽刺笑期待着所期望切发生时。
  
  原来林年直以来都面对么大恶意么。
  
  大概对上次听证会报复?过后悔辈子打脸次数屈指可数打皇帝种自以为高高在上东西脸尤为引以为豪。
  
  没有多余时间思考每瞬间思考发生时现实中残酷事实也在同步发生。
  
  似哭似嚎啼哭声响起死侍中有失去下半身如蛇般变态死侍曲起上半身发出嚎叫那令毛骨悚然到灵魂深处嚎叫声介乎于哭与嘶吼空灵似深海鲸鱼长鸣。
  
北亰的地面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多死侍?
  
  路明非在列车的车厢门划开时,见到那黑暗中沉寂的军队,心有那么一刻是冷下去了的。大脑反馈的信号不是恐惧,也不是退却,而是不可置信。他的理智在拒绝接受眼睛看到的现实,因为这是完全反常识,反直觉的一幕。
  
  这群死侍是怎么被秘密运送到地铁站的?这可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就算运输一点违法品都会引得风声鹤唳,更何况是一只死侍军团?在天网时代下对方是怎么避开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头,避开那台名叫‘九州’的超级计算机的监视做到的?
  
  路明非来不及得到答案,他就听见面前的paco说话了,“三分钟。”
  
  paco的双眸、鼻、耳朵都在流血,路明非没有完全捏碎她的颅骨,但也已经对她造成了可怕的伤势,在覆盖着她脑袋的手下,那双眼睛已经全部充满了血,但里面找不到痛苦和恐惧。
  
  她依旧保持着平静提醒路明非,“三分钟。”
  
  “三分钟是什么意思?”路明非觉得自己需要听paco讲完接下来的话。
  
  “你只有三分钟”paco说。
  
  单调,漠然。
  
  路明非感到了恶寒和愤怒,那双盛怒的赤金黄金瞳下被调动起来的思考能力飞速绽放出千丝万缕的思绪进行思考。
  
  三分钟的含义是什么。
  
  就眼下来看这群死侍现在是受到“控制”的,因为他们的状态实在太令人眼熟了。
  
  水蛭药剂,明珠塔她们公开贩卖的那种违禁炼金药物,那一次公开演讲面前的这个疯子女人提到过水蛭药物最终的目的是得到可控的死侍,这一条思路可以成功连接到眼下这群死寂到诡异的死侍群团上。
  
  那么这么一来似乎就合理了,被控制的死侍嗜血的欲望被压制近无,所以能伪装成普通人骗过监控不,刚才粗略一扫,月台上存在着不少异形的死侍,这种类型的死侍几乎不可能进行伪装,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被运输到西直门站台的?站台的乘客又是怎么被清空的?
北亰的地面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多死侍?
  
  路明非在列车的车厢门划开时,见到那黑暗中沉寂的军队,心有那么一刻是冷下去了的。大脑反馈的信号不是恐惧,也不是退却,而是不可置信。他的理智在拒绝接受眼睛看到的现实,因为这是完全反常识,反直觉的一幕。
  
  这群死侍是怎么被秘密运送到地铁站的?这可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就算运输一点违法品都会引得风声鹤唳,更何况是一只死侍军团?在天网时代下对方是怎么避开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头,避开那台名叫‘九州’的超级计算机的监视做到的?
  
  路明非来不及得到答案,他就听见面前的paco说话了,“三分钟。”
  
  paco的双眸、鼻、耳朵都在流血,路明非没有完全捏碎她的颅骨,但也已经对她造成了可怕的伤势,在覆盖着她脑袋的手下,那双眼睛已经全部充满了血,但里面找不到痛苦和恐惧。
  
  她依旧保持着平静提醒路明非,“三分钟。”
  
  “三分钟是什么意思?”路明非觉得自己需要听paco讲完接下来的话。
  
  “你只有三分钟”paco说。
  
  单调,漠然。
  
  路明非感到了恶寒和愤怒,那双盛怒的赤金黄金瞳下被调动起来的思考能力飞速绽放出千丝万缕的思绪进行思考。
  
  三分钟的含义是什么。
  
  就眼下来看这群死侍现在是受到“控制”的,因为他们的状态实在太令人眼熟了。
  
  水蛭药剂,明珠塔她们公开贩卖的那种违禁炼金药物,那一次公开演讲面前的这个疯子女人提到过水蛭药物最终的目的是得到可控的死侍,这一条思路可以成功连接到眼下这群死寂到诡异的死侍群团上。
  
  那么这么一来似乎就合理了,被控制的死侍嗜血的欲望被压制近无,所以能伪装成普通人骗过监控不,刚才粗略一扫,月台上存在着不少异形的死侍,这种类型的死侍几乎不可能进行伪装,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被运输到西直门站台的?站台的乘客又是怎么被清空的?
  
  不安和烦躁涌上心头。
  
  冷静分析她话里藏着的信息。注意力集中,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现在的死侍一定被下达了命令,这个命令是什么很关键,但现在信息不足暂时无法推论。她一直强调三分钟,这个三分钟的意思是三分钟后他们会暴起攻击我和陈雯雯么?
  
  不,她不可能这么好心像是打擂台一样留三分钟的休息时间给我,但可以肯定三分钟后一定会发生和这群死侍有关的事情,她强调三分钟,是让我感到时间的紧迫感,从而增加压力,那么根据她的目的去倒退,三分钟后发生什么是我不能接受,感到恐惧的.
  
  死侍。
  
  我所恐惧的。
  
  时间的紧迫感。
  
  有那么一瞬间,头脑风暴的路明非忽然听见了嘈杂声,那是属于人群的熙熙攘攘,脚步、衣料的摩擦、大声的喧哗、细细的碎语。
  
  他的眼前好像看见了一幅场面,大量的人群在站点中涌动,每一个人都带着各不一样的表情,奔向等候列车的月台。
  
  原本准备退出的二度暴血非但没有结束,在受到这一幕的冲击后反倒是更加推进了一步,黑色的鳞甲下出来绵密的‘咔咔’声响,膝盖、肘关节、胸腔的骨骼在异变增生,两只手的手指一关节的鳞片下也缓缓钻出了黑色的角质物,在用力握拳时就是能洞穿肉体、骨骼的致命的凶器。
  
  做到这一步这对于路明非来说并不困难,就像是一场慢跑,他在这趟不知道终点的马拉松上还可以进行加速,去跑得更远,只是前面路上未知的风景让他有些畏惧和警惕。
  
  路明非悄然的变化被paco从握住她透露的利爪缝隙中看在眼里,那双充血的赤红眸子幽然地看着路明非身上的变化。
  
  答案在路明非耳边念出了,不知为何,明明是自己是思考出来的答案,在脑海中念响时却是路明非熟悉的那个该死的男孩的声线,里面带着一丝无奈。
  
  【三分钟后,这些死侍就会重新遵从本能,死侍的本能是嗜血,他们会去寻找渴望新鲜的血肉。】
  
  【所以哥哥,你要当这个英雄吗?】
  
  下一刻,路明非表情恐怖了起来,不存在的冷汗让他浑身发冷。
  
  他死死地盯住手中随时可以杀死的paco,低吼,“你们疯了!?”
  
  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扭曲失真,就像怪物的嘶吼肆虐在空荡荡的车厢中,惊起地上血泊涟漪点点。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点的13号线的终点站西直门,这里是地表的站台,远处有着可以往下的楼梯,在楼梯下是号称整个北亰换乘最多的站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地下不超过十米的地方,大量的乘客正在换乘,而他们却对头顶的13号线终点站月台内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伱有三分钟。”
  
  paco重复了这句话,路明非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她像是一个机器,一个只会完成命令的机器,隔着手下的这个女人的娇小躯体,他仿佛看见了藏在幕后最深处的那个家伙,那个叫皇帝的不知正体的东西在凝视着自己低笑。
  
  地铁列车外,没有灯光的黑暗站台里,由着路明非的嘶吼惊动的,是那群原本处于死寂的死侍,为首的第一只向前踏了一步,锐化的脚爪与地板触碰发出了如铁器落地的响声。
  
  车厢内,路明非原本愤怒的表情以及那狂躁的情绪瞬间消失了,他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那黑鳞簇拥的脸颊的表情。
  
  在阴影之中出现的,是极少在路明非身上见到过的冷厉。
  
  片刻,他抬起了头,望着手指缝中paco露出的血红的眼眸,缓缓说,“你们.都该死啊。”
  
  他捏碎了paco的脑袋。
  
  就像钳子夹爆了一颗脆爽口的通红苹果,那难以言喻的响声稍纵即逝,大量的鲜血和白色的物质溅到了窗户上,他的身上,没有躲避。
  
  在无头的尸体开始倒向他之前,他已经离开了。
  
  背后响起了尸体砸在地上的声音,路明非已经站在了车厢外的黄线边缘。
  
  停靠在月台的列车内散发的白色冷光将他的影子打在黄线外的月台大理石地面上,那些如潮水般的死侍看过来时,他知道了被控制的这三分钟内,这些危险又致命的生物兵器被下达的最后一个指令是什么。
  
  不需要猜测,不需要质疑。
  
  因为所有的死侍,在paco死亡的一刻,蛇似的暗金瞳眸都跃过了车厢,盯向车厢末端玻璃后那个呆坐在座椅上低着头的女孩。
  
  仿佛感受到了那灼热的注视,车厢的女孩也抬头了,正好看见了窗外骤然回头望向自己的路明非,四目相对。
  
  【三分钟之内,死侍的唯一目标是你身边的那个女人,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杀死她,然后吃掉她,不剩下任何一滴血,不见任何一块碎沫。
  
  路明非,选择吧。
  
  三分钟的时间,是尽可能地创造奇迹,在几十只嗜血的死侍口中争抢那如白花般脆弱的女孩.亦或者冲下地铁站疏散那些生存率更大一些的普通民众?】
  
  幕后藏身的皇帝从未有如此一刻在路明非的眼前那么的鲜活清晰,在玻璃的倒影中,祂坐在黑暗中妖冶的黄金瞳凝视着路明非,或许还带着一丝讽刺的笑,期待着他所期望的一切发生时。
  
  原来林年一直以来都面对这么大的恶意么。
  
  这大概是对上次听证会的报复?不过他不后悔,他这辈子打人脸的次数屈指可数,打皇帝这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东西的脸,他尤为引以为豪。
  
  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每一瞬间的思考发生时,现实中的残酷事实也在同步发生。
  
  似哭似嚎的啼哭声响起了,死侍中有失去了下半人身,如蛇般的变态死侍曲起上半身发出了嚎叫,那是令人毛骨悚然到灵魂深处的嚎叫声,介乎于哭与嘶吼,空灵似深海鲸鱼的长鸣。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