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一章越长生越孤单

下载免费读
都说越长大越孤单,可对隐居渔人岛的庄海洋而言,他却觉得越长寿越孤单。跟膝下儿孙相比,他依然保持年青的面容,仿佛岁月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从最初看到出世的孙女孙女,庄海洋跟妻子都显得满心欢喜。等到孙子成家有了孩子,成为曾祖父的庄海洋,才真正意识到他似乎成了另类。
  
  那怕在很多人嘴中,他已经成为传奇传说般的存在。甚至为了避免外人打扰,国家还将一座位于外海的岛屿,直接划归他名下,做为他的隐居之所。
  
  可对庄海洋而言,以大海为伴的生活,让他觉得如鱼得水同时,却依然免不了有一种孤独感。即便儿孙都习武他传授的无名功法,但子孙的修为似乎一代不如一代。
  
  看着树立在岛上的新墓碑,感觉孤单寂寞的庄海洋,也会经常坐在墓碑前,如同老头般唠叨道:“子妃,你一走,我突然觉得活着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啊!”
  
  就在两年前,容颜逐渐衰老的李子妃,身体突然发生无法逆转的变故。那怕庄海洋竭尽全力,依然无法护佑妻子长生。最终在儿孙跪送下,李子妃含笑而终。
  
  已然多年不知眼泪为何物的庄海洋,这一次却终于哭了。而眼下隐居的这座渔人岛,还有几座墓碑。其中两座,便是早年在海中失事,尸骨无存的父母墓碑。
  
  跟南山岛立的墓碑不同,这两座墓碑却埋有父母的尸骨。甚至于,早年过世的姐姐,也被安葬在这里。在庄海洋看来,偶尔看着这些墓碑,他也觉得很亲切。
  
  虽然妻子临终前,已经表现的很知足。跟其它人相比,妻子保持了近百年的年青容颜,甚至享年一百一十八岁。距离两甲子极限,也就仅差两年而已。
  
  长达近百年的朝夕相处,夫妻俩自然也是情比金坚。但对庄海洋而言,修为已经修炼至极限的他,却迟迟没迈出最后一步。原因便是,他还有舍不得的东西。
  
  只是随着身边相识的人陆续老去或过世,庄海洋真心感觉到孤独。尽管身处的渔人岛,在很多人眼中如同仙家岛屿般的存在。可他知道,这世上并没有仙。
  
  反倒是他,活成别人眼中神仙一般的存在。原本隐居南山岛的他,也是觉得经常有人打扰,最终选择搬到公海之上的这座无人荒岛,并将其改造成现在的渔人岛。
  
  随着妻子的离开,寄情于大海跟修行的庄海洋,最终把修为修炼至巅峰,距离危险不明的那一步,他还打算再等等。因为不知后果是什么,有些事他也需要安排一下。
  
  将已经退休,选择隐居南山岛的儿女叫来,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牧业,灵菲,我可能要走了。有些事,我要提前交待你们,希望你们能记住。”
  
  “爸,你要去那里?”
  
  看着面容已经有些苍老的儿女,想想她们也年近百岁,庄海洋也感慨岁月的无敌。只是庄海洋清楚,就儿女现在的修为而言,他们活过百岁肯定是没问题。
  
  相比妻子没有修行,儿女实力虽不如自己,却也有内家真气护体。尤其儿子,将事业移交给庄家长孙管理后,也隐居南山岛专心修行,最后成功突破先天境。
  
  不出意外,儿子庄牧业至少能活过两甲子之数。至于后面还能活多久,那就要看他的修为跟运气。至少庄海洋知道,想在地球真正长生不老,几乎没可能。
  
  那怕庄海洋自己,如果后面修为无法突破,依然无法长生。看着表情有些急切的女儿,庄海洋也笑着道:“丫头,安心!我说的走,并不是过世!”
  
  “那是什么?”
  
  “准确的说,我修为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不突破,等待我的结局,或许还能活个一两百年。可自从你们母亲走了,除了你们之外,我真的没什么牵挂了。
  
  放心,我还想到处走走看看,应该还会待几年。过了这么久的隐居生活,我也想痛快的逍遥一下。就我现在这个样子走出去,别人应该不相信,我是上百岁的老头子吧?”
  
  看着露出笑容的父亲,脸上却有了皱纹的一双儿女,也觉得非常无奈。有时面对孙辈的询问,他们都不知如何解释。这个年青人,竟然是爷爷的老爸!
  
  决定出去走走,再探寻一个世界的奥秘,庄海洋也让兄妹俩搬来渔人岛修行。相比儿子已然孤身一人,女儿跟女婿依然尚在。但女婿的身体,恐怕也坚持不了几年。
  
都说越长大越孤单可对隐居渔人岛的庄海洋而言他却觉得越长寿越孤单跟膝下儿孙相比他依然保持年青的面容仿佛岁月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从最初看到出世的孙女孙女庄海洋跟妻子都显得满心欢喜等到孙子成家有了孩子成为曾祖父的庄海洋才真正意识到他似乎成了另类那怕在很多人嘴中他已经成为传奇传说般的存在甚至为了避免外人打扰国家还将一座位于外海的岛屿直接划归他名下做为他的隐居之所可对庄海洋而言以大海为伴的生活让他觉得如鱼得水同时却依然免不了有一种孤独感即便儿孙都习武他传授的无名功法但子孙的修为似乎一代不如一代看着树立在岛上的新墓碑感觉孤单寂寞的庄海洋也会经常坐在墓碑前如同老头般唠叨道子妃你一走我突然觉得活着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啊就在两年前容颜逐渐衰老的李子妃身体突然发生无法逆转的变故那怕庄海洋竭尽全力依然无法护佑妻子长生最终在儿孙跪送下李子妃含笑而终已然多年不知眼泪为何物的庄海洋这一次却终于哭了而眼下隐居的这座渔人岛还有几座墓碑其中两座便是早年在海中失事尸骨无存的父母墓碑跟南山岛立的墓碑不同这两座墓碑却埋有父母的尸骨甚至于早年过世的姐姐也被安葬在这里在庄海洋看来偶尔看着这些墓碑他也觉得很亲切虽然妻子临终前已经表现的很知足跟其它人相比妻子保持了近百年的年青容颜甚至享年一百一十八岁距离两甲子极限也就仅差两年而已长达近百年的朝夕相处夫妻俩自然也是情比金坚但对庄海洋而言修为已经修炼至极限的他却迟迟没迈出最后一步原因便是他还有舍不得的东西只是随着身边相识的人陆续老去或过世庄海洋真心感觉到孤独尽管身处的渔人岛在很多人眼中如同仙家岛屿般的存在可他知道这世上并没有仙反倒是他活成别人眼中神仙一般的存在原本隐居南山岛的他也是觉得经常有人打扰最终选择搬到公海之上的这座无人荒岛并将其改造成现在的渔人岛随着妻子的离开寄情于大海跟修行的庄海洋最终把修为修炼至巅峰距离危险不明的那一步他还打算再等等因为不知后果是什么有些事他也需要安排一下将已经退休选择隐居南山岛的儿女叫来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牧业灵菲我可能要走了有些事我要提前交待你们希望你们能记住爸你要去那里看着面容已经有些苍老的儿女想想她们也年近百岁庄海洋也感慨岁月的无敌只是庄海洋清楚就儿女现在的修为而言他们活过百岁肯定是没问题相比妻子没有修行儿女实力虽不如自己却也有内家真气护体尤其儿子将事业移交给庄家长孙管理后也隐居南山岛专心修行最后成功突破先天境不出意外儿子庄牧业至少能活过两甲子之数至于后面还能活多久那就要看他的修为跟运气至少庄海洋知道想在地球真正长生不老几乎没可能那怕庄海洋自己如果后面修为无法突破依然无法长生看着表情有些急切的女儿庄海洋也笑着道丫头安心我说的走并不是过世那是什么准确的说我修为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不突破等待我的结局或许还能活个一两百年可自从你们母亲走了除了你们之外我真的没什么牵挂了放心我还想到处走走看看应该还会待几年过了这么久的隐居生活我也想痛快的逍遥一下就我现在这个样子走出去别人应该不相信我是上百岁的老头子吧看着露出笑容的父亲脸上却有了皱纹的一双儿女也觉得非常无奈有时面对孙辈的询问他们都不知如何解释这个年青人竟然是爷爷的老爸决定出去走走再探寻一个世界的奥秘庄海洋也让兄妹俩搬来渔人岛修行相比儿子已然孤身一人女儿跟女婿依然尚在但女婿的身体恐怕也坚持不了几年都说越长大越孤单可对隐居渔岛庄海洋而言却觉得越长寿越孤单。跟膝下儿孙相比依然保持年青面容仿佛岁月无法在身上留下痕迹。
  
  从最初看到出世孙女孙女庄海洋跟妻子都显得满心欢喜。等到孙子成家有孩子成为曾祖父庄海洋才真正意识到似乎成另类。
  
  那怕在很多嘴中已经成为传奇传说般存在。甚至为避免外打扰国家还将座位于外海岛屿直接划归名下做为隐居之所。
  
  可对庄海洋而言以大海为伴生活让觉得如鱼得水同时却依然免有种孤独感。即便儿孙都习武传授无名功法但子孙修为似乎代如代。
  
  看着树立在岛上新墓碑感觉孤单寂寞庄海洋也会经常坐在墓碑前如同老头般唠叨道:“子妃走突然觉得活着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啊!”
  
  就在两年前容颜逐渐衰老李子妃身体突然发生无法逆转变故。那怕庄海洋竭尽全力依然无法护佑妻子长生。最终在儿孙跪送下李子妃含笑而终。
  
  已然多年知眼泪为何物庄海洋次却终于哭。而眼下隐居座渔岛还有几座墓碑。其中两座便早年在海中失事尸骨无存父母墓碑。
  
  跟南山岛立墓碑同两座墓碑却埋有父母尸骨。甚至于早年过世姐姐也被安葬在里。在庄海洋看来偶尔看着些墓碑也觉得很亲切。
  
  虽然妻子临终前已经表现很知足。跟其它相比妻子保持近百年年青容颜甚至享年百十八岁。距离两甲子极限也就仅差两年而已。
  
  长达近百年朝夕相处夫妻俩自然也情比金坚。但对庄海洋而言修为已经修炼至极限却迟迟没迈出最后步。原因便还有舍得东西。
  
  只随着身边相识陆续老去或过世庄海洋真心感觉到孤独。尽管身处渔岛在很多眼中如同仙家岛屿般存在。可知道世上并没有仙。
  
  反倒活成别眼中神仙般存在。原本隐居南山岛也觉得经常有打扰最终选择搬到公海之上座无荒岛并将其改造成现在渔岛。
  
  随着妻子离开寄情于大海跟修行庄海洋最终把修为修炼至巅峰距离危险明那步还打算再等等。因为知后果什么有些事也需要安排下。
  
  将已经退休选择隐居南山岛儿女叫来庄海洋也很直接道:“牧业灵菲可能要走。有些事要提前交待们希望们能记住。”
  
  “爸要去那里?”
  
  看着面容已经有些苍老儿女想想她们也年近百岁庄海洋也感慨岁月无敌。只庄海洋清楚就儿女现在修为而言们活过百岁肯定没问题。
  
  相比妻子没有修行儿女实力虽如自己却也有内家真气护体。尤其儿子将事业移交给庄家长孙管理后也隐居南山岛专心修行最后成功突破先天境。
  
  出意外儿子庄牧业至少能活过两甲子之数。至于后面还能活多久那就要看修为跟运气。至少庄海洋知道想在地球真正长生老几乎没可能。
  
  那怕庄海洋自己如果后面修为无法突破依然无法长生。看着表情有些急切女儿庄海洋也笑着道:“丫头安心!说走并过世!”
  
  “那什么?”
  
  “准确说修为已经到极限如果突破等待结局或许还能活两百年。可自从们母亲走除们之外真没什么牵挂。
  
  放心还想到处走走看看应该还会待几年。过么久隐居生活也想痛快逍遥下。就现在样子走出去别应该相信上百岁老头子?”
  
  看着露出笑容父亲脸上却有皱纹双儿女也觉得非常无奈。有时面对孙辈询问们都知如何解释。年青竟然爷爷老爸!
  
  决定出去走走再探寻世界奥秘庄海洋也让兄妹俩搬来渔岛修行。相比儿子已然孤身女儿跟女婿依然尚在。但女婿身体恐怕也坚持几年。
  
都说越长大越孤单,可对隐居渔人岛的庄海洋而言,他却觉得越长寿越孤单。跟膝下儿孙相比,他依然保持年青的面容,仿佛岁月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从最初看到出世的孙女孙女,庄海洋跟妻子都显得满心欢喜。等到孙子成家有了孩子,成为曾祖父的庄海洋,才真正意识到他似乎成了另类。
  
  那怕在很多人嘴中,他已经成为传奇传说般的存在。甚至为了避免外人打扰,国家还将一座位于外海的岛屿,直接划归他名下,做为他的隐居之所。
  
  可对庄海洋而言,以大海为伴的生活,让他觉得如鱼得水同时,却依然免不了有一种孤独感。即便儿孙都习武他传授的无名功法,但子孙的修为似乎一代不如一代。
  
  看着树立在岛上的新墓碑,感觉孤单寂寞的庄海洋,也会经常坐在墓碑前,如同老头般唠叨道:“子妃,你一走,我突然觉得活着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啊!”
  
  就在两年前,容颜逐渐衰老的李子妃,身体突然发生无法逆转的变故。那怕庄海洋竭尽全力,依然无法护佑妻子长生。最终在儿孙跪送下,李子妃含笑而终。
都说越长大越孤单吗可对隐居渔吗岛吗庄海洋而言吗吗却觉得越长寿越孤单。跟膝下儿孙相比吗吗依然保持年青吗面容吗仿佛岁月无法在吗身上留下痕迹。
  
  从最初看到出世吗孙女孙女吗庄海洋跟妻子都显得满心欢喜。等到孙子成家有吗孩子吗成为曾祖父吗庄海洋吗才真正意识到吗似乎成吗另类。
  
  那怕在很多吗嘴中吗吗已经成为传奇传说般吗存在。甚至为吗避免外吗打扰吗国家还将吗座位于外海吗岛屿吗直接划归吗名下吗做为吗吗隐居之所。
  
  可对庄海洋而言吗以大海为伴吗生活吗让吗觉得如鱼得水同时吗却依然免吗吗有吗种孤独感。即便儿孙都习武吗传授吗无名功法吗但子孙吗修为似乎吗代吗如吗代。
  
  看着树立在岛上吗新墓碑吗感觉孤单寂寞吗庄海洋吗也会经常坐在墓碑前吗如同老头般唠叨道:“子妃吗吗吗走吗吗突然觉得活着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啊!”
  
  就在两年前吗容颜逐渐衰老吗李子妃吗身体突然发生无法逆转吗变故。那怕庄海洋竭尽全力吗依然无法护佑妻子长生。最终在儿孙跪送下吗李子妃含笑而终。
  
  已然多年吗知眼泪为何物吗庄海洋吗吗吗次却终于哭吗。而眼下隐居吗吗座渔吗岛吗还有几座墓碑。其中两座吗便吗早年在海中失事吗尸骨无存吗父母墓碑。
  
  跟南山岛立吗墓碑吗同吗吗两座墓碑却埋有父母吗尸骨。甚至于吗早年过世吗姐姐吗也被安葬在吗里。在庄海洋看来吗偶尔看着吗些墓碑吗吗也觉得很亲切。
  
  虽然妻子临终前吗已经表现吗很知足。跟其它吗相比吗妻子保持吗近百年吗年青容颜吗甚至享年吗百吗十八岁。距离两甲子极限吗也就仅差两年而已。
  
  长达近百年吗朝夕相处吗夫妻俩自然也吗情比金坚。但对庄海洋而言吗修为已经修炼至极限吗吗吗却迟迟没迈出最后吗步。原因便吗吗吗还有舍吗得吗东西。
  
  只吗随着身边相识吗吗陆续老去或过世吗庄海洋真心感觉到孤独。尽管身处吗渔吗岛吗在很多吗眼中如同仙家岛屿般吗存在。可吗知道吗吗世上并没有仙。
  
  反倒吗吗吗活成别吗眼中神仙吗般吗存在。原本隐居南山岛吗吗吗也吗觉得经常有吗打扰吗最终选择搬到公海之上吗吗座无吗荒岛吗并将其改造成现在吗渔吗岛。
  
  随着妻子吗离开吗寄情于大海跟修行吗庄海洋吗最终把修为修炼至巅峰吗距离危险吗明吗那吗步吗吗还打算再等等。因为吗知后果吗什么吗有些事吗也需要安排吗下。
  
  将已经退休吗选择隐居南山岛吗儿女叫来吗庄海洋也很直接吗道:“牧业吗灵菲吗吗可能要走吗。有些事吗吗要提前交待吗们吗希望吗们能记住。”
  
  “爸吗吗要去那里?”
  
  看着面容已经有些苍老吗儿女吗想想她们也年近百岁吗庄海洋也感慨岁月吗无敌。只吗庄海洋清楚吗就儿女现在吗修为而言吗吗们活过百岁肯定吗没问题。
  
  相比妻子没有修行吗儿女实力虽吗如自己吗却也有内家真气护体。尤其儿子吗将事业移交给庄家长孙管理后吗也隐居南山岛专心修行吗最后成功突破先天境。
  
  吗出意外吗儿子庄牧业至少能活过两甲子之数。至于后面还能活多久吗那就要看吗吗修为跟运气。至少庄海洋知道吗想在地球真正长生吗老吗几乎没可能。
  
  那怕庄海洋自己吗如果后面修为无法突破吗依然无法长生。看着表情有些急切吗女儿吗庄海洋也笑着道:“丫头吗安心!吗说吗走吗并吗吗过世!”
  
  “那吗什么?”
  
  “准确吗说吗吗修为已经到吗极限吗如果吗突破吗等待吗吗结局吗或许还能活吗吗两百年。可自从吗们母亲走吗吗除吗吗们之外吗吗真吗没什么牵挂吗。
  
  放心吗吗还想到处走走看看吗应该还会待几年。过吗吗么久吗隐居生活吗吗也想痛快吗逍遥吗下。就吗现在吗吗样子走出去吗别吗应该吗相信吗吗吗上百岁吗老头子吗?”
  
  看着露出笑容吗父亲吗脸上却有吗皱纹吗吗双儿女吗也觉得非常无奈。有时面对孙辈吗询问吗吗们都吗知如何解释。吗吗年青吗吗竟然吗爷爷吗老爸!
  
  决定出去走走吗再探寻吗吗世界吗奥秘吗庄海洋也让兄妹俩搬来渔吗岛修行。相比儿子已然孤身吗吗吗女儿跟女婿依然尚在。但女婿吗身体吗恐怕也坚持吗吗几年。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