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蕙质兰心,秋儿

下载免费读
高处不胜寒,听雨三楼的回廊风明显大了很多,秋儿穿着新购置的冬衣,严毢明白他的安排,秋儿月儿被照顾得很好,包裹得只漏一个小脑袋,李业没在内堂说,人多耳杂。
  他拉着秋儿在回廊的桌椅前坐下,秋儿显得很紧张,世子单独把她叫来她当然紧张,低着小脑袋,脸颊红扑扑的也不说话。
  秋儿比月儿文静,也不喜欢随意说话。寻常人大多喜欢月儿的性子,因为率真活泼,容易相处,而秋儿安静多了,不讨喜。
  但率真有率真的好处,安静也有安静的道理。
  说得少就错得少,怕的不是安静,怕的是安静又不会思考,那就是呆子。
  而秋儿显然是另一类,其实这几天来李业就一直在观察,秋儿是在听的,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她都默默的听着、看着,这时候月儿会立即发表意见,并且率真的表达自己所想。
  而秋儿把说话的时间用来思考,她总是安静的看着,然后默默的想事情。月儿的性格像一个为领导处理琐碎事的助理,而秋儿更像决策者,她具备决策者的基本素质,少说话,多思考。
  当然,在这个年代甚至后世很多公司企业,决策者和执行者是统一的。
  但在更加先进和科学的大企业中,决策和执行是两回事,之所以将二者分开,决策者不参与具体谈判,而谈判者不得参与决策是为了避开一个常见有不被注意的心理效应的影响而导致出错。只是大多数企业是没注意这点的,现在李业准备启用这种模式。
高处不胜寒听雨三楼的回廊风明显大了很多秋儿穿着新购置的冬衣严毢明白他的安排秋儿月儿被照顾得很好包裹得只漏一个小脑袋李业没在内堂说人多耳杂他拉着秋儿在回廊的桌椅前坐下秋儿显得很紧张世子单独把她叫来她当然紧张低着小脑袋脸颊红扑扑的也不说话秋儿比月儿文静也不喜欢随意说话寻常人大多喜欢月儿的性子因为率真活泼容易相处而秋儿安静多了不讨喜但率真有率真的好处安静也有安静的道理说得少就错得少怕的不是安静怕的是安静又不会思考那就是呆子而秋儿显然是另一类其实这几天来李业就一直在观察秋儿是在听的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她都默默的听着看着这时候月儿会立即发表意见并且率真的表达自己所想而秋儿把说话的时间用来思考她总是安静的看着然后默默的想事情月儿的性格像一个为领导处理琐碎事的助理而秋儿更像决策者她具备决策者的基本素质少说话多思考当然在这个年代甚至后世很多公司企业决策者和执行者是统一的但在更加先进和科学的大企业中决策和执行是两回事之所以将二者分开决策者不参与具体谈判而谈判者不得参与决策是为了避开一个常见有不被注意的心理效应的影响而导致出错只是大多数企业是没注意这点的现在李业准备启用这种模式李业好笑的看着脸红成大苹果都不敢抬头的秋儿他大致明白小丫头想些什么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有些事情是改变不了的他无法于时代的潮流对抗如果那么做后果必然粉身碎骨比如秋儿和月儿的身份其实一开始她们就注定和李业绑在一起李业未加冠的时候她们是女婢不止包括照顾生活甚至可以为所欲为等李业加冠她们就是小妾这种命运从小注定她们无力挣扎所以才让李业心疼不过他再禽兽也不会对未成年人出手而现在突然独处小丫头显然是想歪了李业给她倒了一杯热茶秋儿一下子才反应连忙抬头本该是她倒茶才对她惊慌如一只小白兔世子李业按住她的嘴别说话听我说秋儿脸更红了映着身后雪白的世界格外诱人不要紧张我只是问你些话你要好好想然后认认真真的回答不要着急仔细想想再说说着李业把热茶递到她手中人在紧张的时候总要抓着点东西才能安心如果是一个暖烘烘的白瓷杯那就更好了秋儿捧着瓷杯乖巧的点头不过似乎发现自己想歪了小脸更红李业随手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也用来捂手他喝不惯这个时代的茶刚刚听我跟严掌柜说话了吗秋儿点点头听了听得仔细吗秋儿又点头她嘴角微微翘起显得十分自信好那我来考考你严掌柜跟我说了那么多他说酒楼生意不好是什么缘故这个问题很难李业问的时候天南地北的乱扯少量有用信息夹杂其中很多人根本听不出来无法过滤有用信息或者听到也没注意秋儿微微一顿就自信的回道严掌柜说一来听雨楼器物陈旧不讨喜二是地方偏僻周遭少有人家也没客人上门三来城西望江楼咏月阁抢了生意高处不胜寒,听雨三楼的回廊风明显大了很多,秋儿穿着新购置的冬衣,严毢明白他的安排,秋儿月儿被照顾得很好,包裹得只漏一个小脑袋,李业没在内堂说,人多耳杂。
  他拉着秋儿在回廊的桌椅前坐下,秋儿显得很紧张,世子单独把她叫来她当然紧张,低着小脑袋,脸颊红扑扑的也不说话。
  秋儿比月儿文静,也不喜欢随意说话。寻常人大多喜欢月儿的性子,因为率真活泼,容易相处,而秋儿安静多了,不讨喜。
  但率真有率真的好处,安静也有安静的道理。
  说得少就错得少,怕的不是安静,怕的是安静又不会思考,那就是呆子。
  而秋儿显然是另一类,其实这几天来李业就一直在观察,秋儿是在听的,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她都默默的听着、看着,这时候月儿会立即发表意见,并且率真的表达自己所想。
  而秋儿把说话的时间用来思考,她总是安静的看着,然后默默的想事情。月儿的性格像一个为领导处理琐碎事的助理,而秋儿更像决策者,她具备决策者的基本素质,少说话,多思考。
  当然,在这个年代甚至后世很多公司企业,决策者和执行者是统一的。
  但在更加先进和科学的大企业中,决策和执行是两回事,之所以将二者分开,决策者不参与具体谈判,而谈判者不得参与决策是为了避开一个常见有不被注意的心理效应的影响而导致出错。只是大多数企业是没注意这点的,现在李业准备启用这种模式。
  李业好笑的看着脸红成大苹果,都不敢抬头的秋儿,他大致明白小丫头想些什么。
  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有些事情是改变不了的,他无法于时代的潮流对抗,如果那么做,后果必然粉身碎骨。
  比如秋儿和月儿的身份,其实一开始她们就注定和李业绑在一起,李业未加冠的时候她们是女婢,不止包括照顾生活,甚至可以为所欲为,等李业加冠她们就是小妾。这种命运从小注定,她们无力挣扎,所以才让李业心疼。
  不过他再禽兽也不会对未成年人出手,而现在突然独处小丫头显然是想歪了。
  李业给她倒了一杯热茶,秋儿一下子才反应,连忙抬头,本该是她倒茶才对,她惊慌如一只小白兔:“世子........”
  李业按住她的嘴:“别说话,听我说。”
  秋儿脸更红了,映着身后雪白的世界格外诱人,“不要紧张,我只是问你些话,你要好好想,然后认认真真的回答,不要着急仔细想想再说。”
  说着李业把热茶递到她手中,人在紧张的时候总要抓着点东西才能安心,如果是一个暖烘烘的白瓷杯那就更好了。
  秋儿捧着瓷杯,乖巧的点头,不过似乎发现自己想歪了,小脸更红。
  李业随手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也用来捂手,他喝不惯这个时代的茶:“刚刚听我跟严掌柜说话了吗?”
  秋儿点点头:“听了。”
  “听得仔细吗?”
  秋儿又点头,她嘴角微微翘起,显得十分自信。
  “好,那我来考考你,严掌柜跟我说了那么多,他说酒楼生意不好是什么缘故?”这个问题很难,李业问的时候天南地北的乱扯,少量有用信息夹杂其中,很多人根本听不出来,无法过滤有用信息,或者听到也没注意。
  秋儿微微一顿,就自信的回道:“严掌柜说一来听雨楼器物陈旧,不讨喜。二是地方偏僻,周遭少有人家,也没客人上门。三来城西望江楼,咏月阁抢了生意......”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