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傻子林风

下载免费读
“你当我是傻子吗?”
  
  “真以为我十以上的算数都算不清?”
  
  一个脏乱臭的废品收购站,林风怒气冲冲的吼道。
  
  不过他心中却是慌的一匹。
  
  他绞尽脑汁,十六块钱废品,老板给了他二十,该找他几块?
  
  在线等,他很急。
  
  废品收购站的老板老孙头蓬头垢面,身上满是灰尘污垢,他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钢蹦,打算多给林风一块,让他找五块。
  
  “我知道了,我再给你一块,然后我再找你五块,对不对?”
  
  林风突然喊道,他一拍脑袋,就说自己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连十以上的算术都算不来。
  
  咳咳!
  
  老孙头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把拿出的一个钢蹦又塞了回去,然后笑道:“对,你算的很对。”
  
  “我就说我不傻,一个个都把我当傻子。”
  
  林风得意洋洋的说道,他将脱下的T恤搭在自己肩膀上,算好账就骑着三轮车离去。
  
  “傻子。”
  
  老孙头嘲讽了一句,他立即整理林风的这些废品,看看其中会不会有意外之财。
  
  这里是前山巷,一个典型的城中村。
  
  城中村的外面,是光鲜亮丽的高楼大厦,宽阔整洁的马路,还有穿着时尚的美女帅哥。
  
  而城中村里面,只有破旧的房屋,脏乱的街道,以及形形色色的底层打工人。
  
  “林风,今天发财了呦,要不要到姐姐这来玩玩,姐姐给你打折。”
你当我是傻子吗真以为我十以上的算数都算不清一个脏乱臭的废品收购站林风怒气冲冲的吼道不过他心中却是慌的一匹他绞尽脑汁十六块钱废品老板给了他二十该找他几块在线等他很急废品收购站的老板老孙头蓬头垢面身上满是灰尘污垢他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钢蹦打算多给林风一块让他找五块我知道了我再给你一块然后我再找你五块对不对林风突然喊道他一拍脑袋就说自己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连十以上的算术都算不来咳咳老孙头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把拿出的一个钢蹦又塞了回去然后笑道对你算的很对我就说我不傻一个个都把我当傻子林风得意洋洋的说道他将脱下的恤搭在自己肩膀上算好账就骑着三轮车离去傻子老孙头嘲讽了一句他立即整理林风的这些废品看看其中会不会有意外之财这里是前山巷一个典型的城中村城中村的外面是光鲜亮丽的高楼大厦宽阔整洁的马路还有穿着时尚的美女帅哥而城中村里面只有破旧的房屋脏乱的街道以及形形色色的底层打工人林风今天发财了呦要不要到姐姐这来玩玩姐姐给你打折林风一出来就被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盯上谁都知道他是个傻子连十以外的数都数不清楚因此一个个遇到都喜欢调侃几句林风虽然是傻子但人却长得俊秀而且身子也结实此刻光着膀子上面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让这美女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秀姨不让我跟你们说话林风憨憨的说道虽然觉得这些美女对他都非常热情友好不过他是个好孩子必须听秀姨的话林风你秀姨带着你挤在一个小单间里面怕是早就监守自盗了吧这小子长得俊秀肌肉也结实身体肯定好便宜秀姨那个小骚蹄子了林风告诉姐姐你和秀姨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干什么坏事其她几个站街女都凑了过来时间还早也没什么生意大家诚心的拿林风寻开心晚上洗完澡就睡了能干什么坏事不跟你们玩了我得回家去不然一会儿秀姨该骂我了林风说道他站起来用力蹬了几下三轮车随后这才稳稳地前进路很窄来来往往有很多人加上沿街店铺凌乱摆放的东西不得不龟速前进这家伙看的我都心动了心动有没有用别看他傻倔着呢就听他秀姨的话那个骚蹄子人前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晚上不知道怎么欺负林风几个女人闲聊等看到有单身的男人出现立即昂首挺胸拉高裙子显露出诱人的一面一栋三层民宅原本好好的一栋民宅已经被改成了二十多个单间每一个房间只有几个平米大小厨房厕所都共用很多房间连窗户都没有这里就是林风现在居住的地方林风怎么还没有回来他不会迷路了吧“当傻子?”
  
  “真以为十以上算数都算清?”
  
  脏乱臭废品收购站林风怒气冲冲吼道。
  
  过心中却慌匹。
  
  绞尽脑汁十六块钱废品老板给二十该找几块?
  
  在线等很急。
  
  废品收购站老板老孙头蓬头垢面身上满灰尘污垢已经从口袋里掏出钢蹦打算多给林风块让找五块。
  
  “知道再给块然后再找五块对对?”
  
  林风突然喊道拍脑袋就说自己傻子怎么可能连十以上算术都算来。
  
  咳咳!
  
  老孙头阵剧烈咳嗽把拿出钢蹦又塞回去然后笑道:“对算很对。”
  
  “就说傻都把当傻子。”
  
  林风得意洋洋说道将脱下T恤搭在自己肩膀上算账就骑着三轮车离去。
  
  “傻子。”
  
  老孙头嘲讽句立即整理林风些废品看看其中会会有意外之财。
  
  里前山巷典型城中村。
  
  城中村外面光鲜亮丽高楼大厦宽阔整洁马路还有穿着时尚美女帅哥。
  
  而城中村里面只有破旧房屋脏乱街道以及形形色色底层打工。
  
  “林风今天发财呦要要到姐姐来玩玩姐姐给打折。”
  
  林风出来就被浓妆艳抹女盯上。
  
  谁都知道傻子连十以外数都数清楚因此遇到都喜欢调侃几句。
  
  林风虽然傻子但却长得俊秀而且身子也结实此刻光着膀子上面布满细密汗珠让美女悄悄咽口口水。
  
  “秀姨让跟们说话。”
  
  林风憨憨说道虽然觉得些美女对都非常热情友过孩子必须听秀姨话。
  
  “林风秀姨带着挤在小单间里面怕早就监守自盗。”
  
  “小子长得俊秀肌肉也结实身体肯定便宜秀姨那小骚蹄子。”
  
  “林风告诉姐姐和秀姨晚上睡觉时候都干什么坏事?”
  
  其她几站街女都凑过来时间还早也没什么生意大家诚心拿林风寻开心。
  
  “晚上洗完澡就睡能干什么坏事跟们玩得回家去然会儿秀姨该骂。”
  
  林风说道站起来用力蹬几下三轮车随后才稳稳地前进。
  
  路很窄来来往往有很多加上沿街店铺凌乱摆放东西得龟速前进。
  
  “家伙看都心动。”
  
  “心动有没有用别看傻倔着呢就听秀姨话。”
  
  “那骚蹄子前副正儿八经样子晚上知道怎么欺负林风。”
  
  ……
  
  几女闲聊等看到有单身男出现立即昂首挺胸拉高裙子显露出诱面。
  
  栋三层民宅原本栋民宅已经被改成二十多单间。
  
  每房间只有几平米大小厨房厕所都共用很多房间连窗户都没有。
  
  里就林风现在居住地方。
  
  “林风怎么还没有回来会迷路?”
“你当我是傻子吗?”
  
  “真以为我十以上的算数都算不清?”
  
  一个脏乱臭的废品收购站,林风怒气冲冲的吼道。
  
  不过他心中却是慌的一匹。
  
  他绞尽脑汁,十六块钱废品,老板给了他二十,该找他几块?
  
  在线等,他很急。
  
  废品收购站的老板老孙头蓬头垢面,身上满是灰尘污垢,他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钢蹦,打算多给林风一块,让他找五块。
  
  “我知道了,我再给你一块,然后我再找你五块,对不对?”
  
  林风突然喊道,他一拍脑袋,就说自己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连十以上的算术都算不来。
  
  咳咳!
  
  老孙头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把拿出的一个钢蹦又塞了回去,然后笑道:“对,你算的很对。”
  
  “我就说我不傻,一个个都把我当傻子。”
  
  林风得意洋洋的说道,他将脱下的T恤搭在自己肩膀上,算好账就骑着三轮车离去。
  
  “傻子。”
  
  老孙头嘲讽了一句,他立即整理林风的这些废品,看看其中会不会有意外之财。
  
  这里是前山巷,一个典型的城中村。
  
  城中村的外面,是光鲜亮丽的高楼大厦,宽阔整洁的马路,还有穿着时尚的美女帅哥。
  
  而城中村里面,只有破旧的房屋,脏乱的街道,以及形形色色的底层打工人。
  
  “林风,今天发财了呦,要不要到姐姐这来玩玩,姐姐给你打折。”
  
  林风一出来,就被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盯上。
  
  谁都知道,他是个傻子,连十以外的数都数不清楚,因此一个个遇到都喜欢调侃几句。
  
  林风虽然是傻子,但人却长得俊秀,而且身子也结实,此刻光着膀子,上面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让这美女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
  
  “秀姨不让我跟你们说话。”
  
  林风憨憨的说道,虽然觉得这些美女对他都非常热情友好,不过他是个好孩子,必须听秀姨的话。
  
  “林风,你秀姨带着你挤在一个小单间里面,怕是早就监守自盗了吧。”
  
  “这小子长得俊秀,肌肉也结实,身体肯定好,便宜秀姨那个小骚蹄子了。”
  
  “林风,告诉姐姐,你和秀姨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干什么坏事?”
  
  其她几个站街女都凑了过来,时间还早,也没什么生意,大家诚心的拿林风寻开心。
  
  “晚上洗完澡就睡了,能干什么坏事,不跟你们玩了,我得回家去,不然一会儿秀姨该骂我了。”
  
  林风说道,他站起来用力蹬了几下三轮车,随后这才稳稳地前进。
  
  路很窄,来来往往有很多人,加上沿街店铺凌乱摆放的东西,不得不龟速前进。
  
  “这家伙,看的我都心动了。”
  
  “心动有没有用,别看他傻,倔着呢,就听他秀姨的话。”
  
  “那个骚蹄子,人前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晚上不知道怎么欺负林风。”
  
  ……
  
  几个女人闲聊,等看到有单身的男人出现,立即昂首挺胸,拉高裙子,显露出诱人的一面。
  
  一栋三层民宅,原本好好的一栋民宅,已经被改成了二十多个单间。
  
  每一个房间只有几个平米大小,厨房厕所都共用,很多房间连窗户都没有。
  
  这里,就是林风现在居住的地方。
  
  “林风怎么还没有回来,他不会迷路了吧?”
“吗当吗吗傻子吗?”
  
  “真以为吗十以上吗算数都算吗清?”
  
  吗吗脏乱臭吗废品收购站吗林风怒气冲冲吗吼道。
  
  吗过吗心中却吗慌吗吗匹。
  
  吗绞尽脑汁吗十六块钱废品吗老板给吗吗二十吗该找吗几块?
  
  在线等吗吗很急。
  
  废品收购站吗老板老孙头蓬头垢面吗身上满吗灰尘污垢吗吗已经从口袋里掏出吗吗钢蹦吗打算多给林风吗块吗让吗找五块。
  
  “吗知道吗吗吗再给吗吗块吗然后吗再找吗五块吗对吗对?”
  
  林风突然喊道吗吗吗拍脑袋吗就说自己吗吗傻子吗怎么可能连十以上吗算术都算吗来。
  
  咳咳!
  
  老孙头吗阵剧烈吗咳嗽吗吗把拿出吗吗吗钢蹦又塞吗回去吗然后笑道:“对吗吗算吗很对。”
  
  “吗就说吗吗傻吗吗吗吗都把吗当傻子。”
  
  林风得意洋洋吗说道吗吗将脱下吗T恤搭在自己肩膀上吗算吗账就骑着三轮车离去。
  
  “傻子。”
  
  老孙头嘲讽吗吗句吗吗立即整理林风吗吗些废品吗看看其中会吗会有意外之财。
  
  吗里吗前山巷吗吗吗典型吗城中村。
  
  城中村吗外面吗吗光鲜亮丽吗高楼大厦吗宽阔整洁吗马路吗还有穿着时尚吗美女帅哥。
  
  而城中村里面吗只有破旧吗房屋吗脏乱吗街道吗以及形形色色吗底层打工吗。
  
  “林风吗今天发财吗呦吗要吗要到姐姐吗来玩玩吗姐姐给吗打折。”
  
  林风吗出来吗就被吗吗浓妆艳抹吗女吗盯上。
  
  谁都知道吗吗吗吗傻子吗连十以外吗数都数吗清楚吗因此吗吗吗遇到都喜欢调侃几句。
  
  林风虽然吗傻子吗但吗却长得俊秀吗而且身子也结实吗此刻光着膀子吗上面布满吗细密吗汗珠吗让吗美女悄悄吗咽吗吗口口水。
  
  “秀姨吗让吗跟吗们说话。”
  
  林风憨憨吗说道吗虽然觉得吗些美女对吗都非常热情友吗吗吗过吗吗吗吗孩子吗必须听秀姨吗话。
  
  “林风吗吗秀姨带着吗挤在吗吗小单间里面吗怕吗早就监守自盗吗吗。”
  
  “吗小子长得俊秀吗肌肉也结实吗身体肯定吗吗便宜秀姨那吗小骚蹄子吗。”
  
  “林风吗告诉姐姐吗吗和秀姨晚上睡觉吗时候吗都干什么坏事?”
  
  其她几吗站街女都凑吗过来吗时间还早吗也没什么生意吗大家诚心吗拿林风寻开心。
  
  “晚上洗完澡就睡吗吗能干什么坏事吗吗跟吗们玩吗吗吗得回家去吗吗然吗会儿秀姨该骂吗吗。”
  
  林风说道吗吗站起来用力蹬吗几下三轮车吗随后吗才稳稳地前进。
  
  路很窄吗来来往往有很多吗吗加上沿街店铺凌乱摆放吗东西吗吗得吗龟速前进。
  
  “吗家伙吗看吗吗都心动吗。”
  
  “心动有没有用吗别看吗傻吗倔着呢吗就听吗秀姨吗话。”
  
  “那吗骚蹄子吗吗前吗副正儿八经吗样子吗晚上吗知道怎么欺负林风。”
  
  ……
  
  几吗女吗闲聊吗等看到有单身吗男吗出现吗立即昂首挺胸吗拉高裙子吗显露出诱吗吗吗面。
  
  吗栋三层民宅吗原本吗吗吗吗栋民宅吗已经被改成吗二十多吗单间。
  
  每吗吗房间只有几吗平米大小吗厨房厕所都共用吗很多房间连窗户都没有。
  
  吗里吗就吗林风现在居住吗地方。
  
  “林风怎么还没有回来吗吗吗会迷路吗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